在美國總統特朗普近日要求公開喬・拜登(Joe Biden)父子從中共和烏克蘭收取巨額資金的詳情之後,一家總部位於上海的大型私招股權公司將其官網上有關該公司的重要合夥人亨特・拜登(Hunter Biden)的所有信息悄悄撤下。

針對民主黨發起的彈劾總統事件,美國白宮周三(9月25日)發佈特朗普與烏克蘭總統在7月份的通話紀錄,通話內容讓民主黨提出的彈劾理由受到質疑。

特朗普隨後發表推文表示,「我已經通知了眾議院共和黨領袖凱文・麥卡錫(Kevin McCarthy)以及眾議院所有共和黨議員,我完全支持對所謂告密者的信息透明公開,但我也堅持要求對喬・拜登和兒子亨特能快速輕易地從烏克蘭和中國(中共)那裏獲取數百萬美元(的案子)透明公開。」

美國參議院臨時議長查理斯・格拉斯利(Charles E. Grassley)曾於8月14日寫信給財政部長姆欽(Steven Mnuchin),要求他針對前副總統拜登之子亨特收取中共巨款投資的問題展開調查。

格拉斯利在信中提到,奧巴馬時代的美國海外投資委員會(CFIUS)批准了將美國擁有抗振動技術的製造商亨尼格斯(Henniges)的控制權交給了一家中共政府所擁有的航空公司和一家總部位於中國、與中共政府有著密切聯繫的投資公司。

他說,參與收購亨尼格斯交易公司之一的是一個價值10億美元的私人投資基金,名為「渤海華美(上海)股權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Bohai Harvest RST,簡稱「渤海華美」或BHR)。

大紀元記者發現,目前上海私招股權公司渤海華美官網的團隊成員介紹頁面有關投資合夥人亨特・拜登的信息已經被撤下,但在大陸媒體「投資界」轉載的相關簡介中還可以看到。

「投資界」轉載的渤海華美有關團隊成員簡介。(網絡截圖)
「投資界」轉載的渤海華美有關團隊成員簡介。(網絡截圖)

據介紹,亨特現為BHR公司董事,RSP的管理合夥人以及Boies Schiller Flexner LPP律師事務所顧問。亨特目前是世界糧食計劃署美國項目的董事會主席以及非盈利的美國國家政策中心、杜魯門國家安全項目、美國領導人聯盟董事。

同時,亨特還是美國國際戰略研究中心發展執行委員會、美國國家民主研究所主席諮詢委員會、美國華盛頓特區天主教慈善會主席諮詢委員會成員。在2006—2009年,亨特曾擔任美國鐵路公司董事,並在2007—2009年,擔任該公司副董事長。曾受克林頓總統委派,亨特還曾擔任美國商務部部長William Daley領導下的電子商務政策協調機構的執行董事。

「投資界」轉載的渤海華美有關團隊成員簡介。(網絡截圖)
「投資界」轉載的渤海華美有關團隊成員簡介。(網絡截圖)

百度百科記載的亨特・拜登的個人簡介。(網絡截圖)
百度百科記載的亨特・拜登的個人簡介。(網絡截圖)

據「攔截」(Intercept)網站報道,過去十年,亨特的投資觸角延伸到中國。根據中共官方記錄,亨特是BHR董事會成員。BHR是曠視科技(Face ++)的重要投資者之一,中共資助建立Face ++移動電話應用程式,用來大規模監視人民,包括在新疆的維吾爾人。

調查記者(investigative journalist)彼得・施韋澤(Peter Schweizer)深入調查拜登家族與中共政府的商業交易後得出的結論是,拜登「會向外國勢力妥協,不適合擔任總統」。

施韋澤指出亨特從中國銀行(Bank of China,屬中共政府的一個部門)獲得了10億美元資金,與前國務卿約翰・克里(John Kerry)的繼子克里斯托弗・海因茨(Christopher Heinz)創立BHR。

霍士新聞節目主持人史蒂芬・希爾頓(Steve Hilton)表示,拜登是「不折不扣的內部腐敗人士」。他回憶起拜登以副總統身份在2013年12月訪問中國,當時隨行的亨特,正在與好友,也是商業夥伴的海因茲(Heinz Ketchup家族財產繼承人,國務卿約翰・克里的繼子)一起籌建BHR。

當年拜登與中共領導層會面,巧合的是,在拜登離開中國後十天,亨特與海因茲的公司Rosemont Seneca就與中國銀行簽署了一筆10億美元的獨家協議,在中共政府的支持下創建了BHR。

據渤海華美官網介紹,該公司旗下管理基金超過十家,投資案例包括中石化銷售公司、中廣核電力、滴滴出行、萬達商業地產私有化等多個項目。2015年9月,渤海華美與中共軍企中航工業汽車聯合收購美國瀚德汽車100%股權。併購後,中航工業汽車控股51%,渤海華美佔49%股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