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議院國土安全委員會(Senate Homeland Security Committee)9月底發佈的一份報告,詳細介紹了亨特·拜登(Hunter Biden)在他父親擔任副總統期間的諸多不正當外國商業交易,這已經讓拜登家族受到了很多審查。

2019年4月遺落在特拉華州一家維修店的廢棄手提電腦,如今似乎攪亂了民主黨候選人喬·拜登的整個總統競選活動。

根據公開的紀錄,事情的大概是這樣的:

●2019年4月12日,亨特·拜登帶著三台損壞的手提電腦來到特拉華州的約翰·保羅·麥克·艾薩克(John Paul Mac Isaac)的電腦維修店。麥克·艾薩克稱,只有一台蘋果手提電腦可以修復。

●電腦成功修復後,店家多次通知亨特可以取回了,但亨特從未回應。

●亨特簽署的維修合同(如果是真的話)明確規定,如果物品放在店裏超過90天,根據特拉華州的法律,該物品被視為遺棄,歸為店家所有。

●在查看了手提電腦的內容後,麥克·艾薩克注意到一些內容,這讓他不得不聯繫州和聯邦執法部門。

●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和特拉華州的聯邦檢察官戴維·魏斯(David Weiss)向麥克·艾薩克發出聯邦傳票,並在2019年12月接管了手提電腦,想必是進行他們自己的調查。

我懷疑由於後來手提電腦內容的洩露,目前正在進行多項調查。

手提電腦的內容

把這台手提電腦的內容稱為「爆炸性的」,未免過於輕描淡寫了。從目前公佈的郵件來看,如果是真的,不僅顯示了赤裸裸的權錢交易、金融腐敗和出售接近喬·拜登的機會,而且遠不止這些。據稱,拜登家族及其生意夥伴與中國、烏克蘭、俄羅斯等外國政府之間有大量資金轉手。要相信這種錢是在沒有任何附加條件的情況下轉手是令人難以置信的。

亨特·拜登有長期的吸毒史,《紐約郵報》10月14日公佈的據稱來自其手提電腦的圖片顯示他在吸毒。在一張圖片中,他似乎是暈過去了,臉旁還有一支針管。

在這篇報道佔據新聞媒體一周之後(儘管一些社交媒體平台試圖對其進行封殺),需要指出的是,無論是喬·拜登、亨特·拜登、拜登家族的任何成員,還是拜登的競選團隊,都沒有發表聲明,否認所公佈的郵件或圖片的真實性。

雖然國會中的很多民主黨人和媒體都把手提電腦的爆料說成是俄羅斯的虛假信息,但最有能力驗證或反駁這些郵件和圖像真實性的人卻保持沉默。這很能說明問題。

拜登團隊以躲避來應對

一周過去了,拜登陣營沒有任何否認。10月18日,在一次小型活動後,拜登競選團隊宣佈,在10月22日與美國總統特朗普的辯論之前,這位總統候選人不會公開露面。

在總統競選的現階段,一位候選人從競選活動中消失4天,簡直聞所未聞。

拜登失蹤的原因是「為辯論做準備」。我懷疑,真正的原因在於,隨著時間的推移,拜登團隊預計將從手提電腦中披露出更多爆炸性的信息,因此他們盡最大努力避免讓候選人有被質問這些信息的機會。

拜登一家何以這麼長時間逍遙法外

早在2014年,當亨特·拜登擔任烏克蘭能源公司布瑞斯馬(Burisma)董事會成員時,就有新聞報道和評論。

但不過就是一些媒體的報道而已。拜登家族在「華盛頓沼澤」中順風順水地過了幾年,幾乎沒有遇到反擊,也沒有問責。

當然,時不時會有記者問一些關於公然的利益衝突和「令人不安的表象」。每當這種情況發生時,喬·拜登就會憤怒地拒絕回答,稱那是謊言,或者宣稱他從未與家人談論過他們的商業交易。問題就會被拋在腦後,然後大家該幹啥幹啥。

這種憤怒的否認策略一直對喬·拜登很有幫助……直到現在。

現在面對新的證據,僅僅是憤怒地否認,稱自己從未討論過家族成員在外國的商業活動,無法獲得同樣的效果了。而且在那些國家,他當時是奧巴馬政府指定的外交要員。

這是一件好事。喬·拜登早就該為這些老問題給出新答案了。#

原文It’s Time for Joe Biden to Come Up With a New Answer to Old Questions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布賴恩·凱茨(Brian Cates)是一位南德薩斯的作家,他是《沒有人問過我意見,但無論如何都在這裏!》(Nobody Asked For My Opinion ? But Here It Is Anyway!)的作者,可以在Twitter@drawandstrike聯繫他。

本文所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