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2020總統大選結果未定,民主黨候選人拜登對華政策以及與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的關係也備受關注。近十年來,拜登與中共高層互動頻繁,並且多次與習近平會面,倆人還一起吃朱古力。

親共港媒曾指,拜登與習近平的「私人友誼」,遠遠超過了與安倍晉三「這位老朋友」的情誼。

拜登說不給習近平添麻煩

11月7日晚,美國民主黨候選人拜登自行宣佈勝選後,儘管中共總書記習近平至今未向拜登祝賀,但拜登與中共以及習近平本人之間的關係似乎比較密切。

2013年12月初,時任美國副總統拜登訪問中日韓三國,而當年11月,中共在東海單方面設立了防空識別區,引發日本抗議。

拜登12月2日到訪日本後,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曾於3日晚盛情款待拜登並舉行雙邊會談,會後雙方還舉行了聯合記者會,安倍還宣佈,在應對中國防空識別區問題上,雙方達成「不能默認中國使用強力單方面改變現狀的挑戰」等「共識」。

12月4日,拜登訪問中國,並與時任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會晤。儘管日方希望美國能同它一道呼籲中方廢止東海防控識別區,但拜登並未向中方提出任何類似要求。

當時親中共的《文匯報》引述日媒的報道稱,拜登會見安倍時,拒絕了日方提出的美國贊同日本主張的「中國(中共)必須撤回防空識別圈」等要求,最後只同意使用「不能默認中國防空識別圈」的曖昧詞彙來表達。

日媒報道,拜登沒有告訴安倍美國為甚麼要拒絕日本的要求,但他12月3日上午會見在野的日本民主黨主席海江田萬里時,悄悄說透露了自己的心跡:「習近平主席正處於事業起步的艱難時期,我不能給他添麻煩。」

親共港媒:拜登與習近平的關係遠超安倍

《文匯報》報道稱,安倍如果親耳聽到這句話的話,他一定會當場昏倒,原來美國人嘴巴上高喊「日美同盟」,心裏卻戀著北京。

報道還稱,拜登與習近平的「私人友誼」,遠遠超過了安倍「這位老朋友」的情誼。

2012年2月,時任中共副主席習近平率領多名省長回訪美國時,拜登曾全程陪同,兩人在洛杉磯中美省州長會議上,拜登拿起夏威夷州長帶來的朱古力遞給身邊的習近平,兩人一起吃朱古力。

2011年8月,時任美國副總統拜登訪問中國時,當時中共副主席習近平也全程陪同,兩人還一起到北京國家奧林匹克中心觀看兩國大學男子籃球比賽,並一起到四川都江堰遊玩。

拜登改變對中共強硬態度的背後

大紀元此前的調查報告發現,拜登從政早期,曾對中共表現強硬的態度。

如1991年,美國老布殊總統準備延長中國最惠國待遇,美國參議院討論該問題時,時任參議員拜登表示反對,他說:「如果中共繼續在武器擴散問題上像流氓惡棍那樣行事,我們應當還以毫不含糊的信息……拒絕給予中共最惠國貿易地位」。

2001年8月,新任參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拜登訪問中國,並同中共黨魁江澤民會面。雖然拜登當時還是對中共持強硬態度,但從那時起,身為美國外交政策關鍵人物的拜登,對中共的態度逐漸發生了改變。

2001年11月,中共成功加入了世界貿易組織(WTO),時任參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拜登,亦未對此提出反對。

2007年,拜登成功連任參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後,2008年拜登被奧巴馬選為副總統候選人。

不久,拜登兒子亨特·拜登(Hunter Biden)與後來成為美國國務卿的約翰·克里(John Kerry)的繼子克里斯托弗·海因茨(Christopher Heinz),共同創辦了「Seneca Global Advisors」諮詢公司。

2009年,亨特和克里斯托弗·海因茨以及克里的顧問德文·亞徹(Devon Archer)共同創辦了投資公司「Rosemont Seneca」。Seneca Global和Rosemont Seneca,在拜登家族與中共做生意的過程中,起到了重要作用。

2010年4月,遊走於美中權貴和商界大亨之間的台灣商人,時任美國立法領袖基金會的亞洲/中國總監的林俊良(Michael Lin),將Rosemont Seneca公司主席的亨特介紹給中共的金融機構,並表示亨特目的是「加深相互了解並探索商業合作的可能性」。幾天後,時任美國副總統的拜登在華盛頓核安全峰會上,與到訪的中共國家主席胡錦濤會面。

2011年8月17日,拜登訪問中國時,對中共的態度大幅軟化,再沒有直接批評中共在武器擴散和人權上的劣跡,反而鼓吹大力發展美中之間的緊密關係。這與他在10年前和更早期的強硬態度,形成了鮮明對比。

大紀元調查發現,2012年2月,就在習近平訪問美國,並與拜登會面的同時,拜登兒子亨特的Seneca諮詢公司,為美國能源新創公司Great Point拉來一筆來自中國的12.5億美元的投資,這也是當年美國收到的最大一筆外國風險投資。

2013年12月,時任美國副總統拜登訪問中國,與習近平會面;亨特也隨同拜登出訪。在這次出訪10天後,亨特敲定了拜登家族與中共的第二筆大生意——中方提供募資的10億美元的渤海華美投資基金。半年後,中共將該資金規模調漲為15億美元。

拜登2014年演講時,再次強調發展中美關係。

今年以來,因為中共病毒、中共在南海、東海、台海不斷加強軍事活動,中共強行出台「港版國安法」等原因,中美關係惡化到雙方建交以來的最低點。

但拜登今年競選總統時宣稱,他如果當選,首先要取消對中國的關稅。而特朗普在競選中多次強調:「拜登贏了,中國(中共)就贏了。」「拜登是社會主義木馬。」

就在美國大選前夕,拜登兒子亨特的「電腦門」事件爆發,拜登父子接受包括中共及其它國家賄賂的醜聞被揭開。

紐約前市長朱利亞尼(Rudy Giuliani)10月20日對媒體披露,拜登讓兒子亨特介入一個涉及中企的賄賂計劃,其中包括三名中共的人,一人是中共情報人員。在該賄賂計劃中,「百分之十的錢被(拜登)瓜分。」「那是每年一千萬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