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大金汗努爾哈赤駕崩,皇太極繼位,建立「大清」稱帝,與明朝對峙。從皇太極駕崩後的繼位之爭、順治登基,入關為天下主,到奠定大清盛世的一代英主康熙皇帝,背後都有一個女人的身影——「孝莊文皇后」布木布泰(或稱大玉兒)。且看這一位與多爾袞兩小無猜,互許終身的蒙古格格如何平息大清朝的繼位之爭、改變清朝的命運。

第一章

西斜的太陽,閃著金黃色的光輝,照耀著無垠的草原。秋風,吹著草浪。草原,已失去了夏春的青蔥,和遍地百紫千紅野花爛縵蓬勃的景象。草色逐漸萎黃,只有耐寒的幾種野花,稀疏地點綴著秋日的草原。

草原上,散佈著星星點點的蒙古包。這塊水草豐美的沃土,是蒙古科爾沁部落聚居的所在。一座座帳幕,是他們棲息的住所。他們也靠畜牧為生,幸運的是:水草的豐足,使他們可以定居,不必東漂西泊的流浪遊牧。

一個小小的身影,自一座最華麗的帳幕中閃出;那帳幕,是屬於莽古思貝勒的。他是蒙古科爾沁的部落長,姓博爾濟吉特氏,是蒙古「成吉思汗」嫡系的「黃金氏族」。

他統領著這塊土地,和土地上的牧民。那身影,是一個小女孩。她爬上族人用以瞭望的高台,向東方眺望。目極處,只見幾隻鷂鷹盤旋在藍天白雲間。成群的牛、羊、駝、馬,在草原上徜徉......一位美婦、莽古思之子寨桑貝勒的福晉,領著兩個年齡大些的女孩,也出了帳幕,向四方張望,口中喊:

「布木布泰!......玉兒!」小女孩聽見呼喚,口中回應著,一邊爬下高台:

「阿娘,玉兒在這裏。」

「布木布泰,你爬那麼高,做甚麼?」

寨桑福晉微嗔著責備。小名「玉兒」的布木布泰嘟著小嘴:

「等哲哲姑姑回來呀!」年約十三、四歲的大女孩取笑道:

「等到了,哲哲姑姑也不認得你;不知道你是哪家的小丫頭!」

布木布泰不服氣,道:「阿爹去接姑姑了,難道他不會告訴姑姑,我是布木布泰?」 寨桑福晉微笑看她們鬥嘴,這時,才出聲哄道:

「姑姑當然認得布木布泰!布木布泰和哲哲姑姑一樣是美人胎子;一看,就知道是博爾濟吉特家的小格格!」

在關外,「博爾濟吉特氏」以出美人而遠近聞名。各部落貝勒、台吉,都爭相來聘,以與門第高貴「博爾濟吉特氏」的美人聯姻為榮。

布木布泰頰上綻放著笑渦,問:「阿娘!姑姑真的很美嗎?」

「是呀!不然,當年,怎麼會葉赫和建州爭著求親呢?這次,建州滅了葉赫,算起來,多少跟她也有點關係......」

寨桑福晉斂眸回憶起往事:「建州汗的兒子皇太極貝勒,和葉赫的德爾格勒貝勒,同時派人來提親,讓你們的爺爺,十分為難。後來還是許給了建州。為此,葉赫把原先許給建州的親悔了......」

對這些情仇恩怨,布木布泰是不懂也不感興趣的。倒是兩個大女孩聽得津津有味。 忽然,聽見布木布泰喊:

「阿娘!他們來了!我看到旗子了!」寨桑福晉忙順著她手指的方向望去。果然,草原盡頭,出現了白色的旌旗,笑道:「果然是他們來了!海蘭珠,快告訴爺爺、奶奶去!告訴他們,姑姑回來啦!」不多時,在黃塵旗影間,已看得見馬上的人了,布木布泰眼尖,喊道:

「我看到阿爹和吳克善哥哥了!那一個女子,好美!一定是姑姑!她身邊的...... 咦!是個小孩子!」

「小孩子?」寨桑福晉用手遮在眉上,張望了一會兒,道:「四貝勒在姑姑後面;那孩子是誰?」

旋即笑道:「那孩子至少也比你大兩歲,你還說人家小孩子!」布木布泰不理會她母親,早奔著迎上去。◇(待續)

——節錄自《玉玲瓏》/聯合文學出版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