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在推特上放了一個大廣告,號稱要對中國實施重大制裁,市場在顫慄中等待消息。星期五終於等到了特朗普的記者會,推出的基本上都是象徵意義的措施,美股掉頭上漲。上周除了中美關係,還有不少其它影響市場的消息。中國總理宣佈了3.6%的財政赤字預算,刺激力度遜於市場預期;全國人大授權常委會就香港國家安全法立法,美英等國反應強烈,美國國務卿稱香港不再享有「自治權」。

歐盟決定發行7,500億疫情基金,對舒緩財政赤字國壓力有好處,意大利國債受到追捧;據報德國支持歐盟5,000-10,000億歐元刺激方案,歐元轉強,美元指數回落。美國各州先後重新開放人流管制,交通流量明顯回升,原油價格繼續攀上。大宗商品則受制於中國刺激措施偏弱的影響。黃金曾一度刺破1,690關口,不過一周下來變化不大。

歐盟計劃推出史無前例的7,500億歐元復甦基金,用來抗衡因為疫情而遭受重大打擊的經濟,這筆資金會以歐盟發債的形式募集,並成為預算的一部份。此事的意義不僅在於刺激經濟,更在於第一次用歐盟作為發債主體,在歐洲擁有共同財政問題上邁出了重大的一步。

自從1999年歐元誕生,歐洲擁有了共同的貨幣,但是財政政策卻是獨立的。各國財政紀律的不同步,釀出2012年歐債危機,幾乎令人類歷史上最大膽嘗試的跨國貨幣崩潰。突如其來的新冠疫情,導致經濟大停頓,稅收不見了,開支卻大增,財政疲弱國家面臨巨大的舉債壓力。但是他們各自舉債不僅成本高,而且市場質疑償債能力。

歐洲財政健全國家一直抗拒為歐債國買單,但是這場疫情讓成員國站到了一起。7,500億歐盟債不算小數目,也並非極大的數目,歐盟債可能為歐洲央行的購債計劃提供新的標的。歐盟發債肯定不是對所有成員國都有均等的好處,但是此舉的確錨定了歐洲的借債成本和能力,乃歐盟歷史上一個里程碑事件。

美國幾乎所有的州都進入了解禁人流管制、重啟經濟活動的程式。儘管疫情仍然較嚴重,經濟已經吃不消了,美國不得不冒險解禁舒緩經濟困局。人們的生活開始重上正軌,恐慌性購買廁紙、消毒液消失了,意粉、披薩在超市的銷量已經回到疫情前水準。儘管電影院、舞廳尚未開放,公路上的汽車流量比疫情前僅低約5-10%。連街頭打鬥、毒品交易也重現了。

這些刺激市場對經濟V型反彈的憧憬。筆者認為那種可能性比較小。人流管制解禁後,人們的經濟活動肯定會有恢復,不過那是從極低水準的反彈,距離正常水準恐怕有很長的路要走。從中國經驗看,人群厭惡心理可能長期存在,總有一批人寧可在空曠地方散步,也不願去人多的地方摻合。更重要的是,預計已經失業了的人中有三至四成會失去過去的那份工作,找新工作難,新工作的工資也可能偏低。

收入預期改變了消費行為也跟著變,甚至企業投資也需要隨之調整。美國按揭、車貸違約率飆升,便是未來消費者現金流出問題的前兆性反映。哪怕疫情不捲土重來,筆者認為就業市場的恢復也需要若干年的時間。不僅美國,全球經濟均面臨U型衰退的威脅。

本周聚焦,仍是中美關係。美國非農就業五月份預計減少1,000萬人,不過由於人流管制已經開放,這組數字反映的是過去,對市場和政策制定者的影響不大。美國的ISM、歐洲和中國的PMI會廣受關注。歐洲央行4日開會,預計政策不作調整,不過ECB可能夏季將PEPP額度上調5,000億至1.25萬億歐元,或有暗示出來。聯儲進入六月中會議前的靜默期。

本欄所闡述的是作者對經濟、政策與市場的理解、認識,為個人觀點,並非投資建議或勸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