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前一五四年,吳王劉濞聯合另外六個國家,打出「誅晁錯,清君側」的旗號,發動叛亂。一向主張強硬削藩的晁錯,卻顯得手足無措,連續向景帝提出了三個荒謬的建議,其中之一就是誅殺袁盎。

◎袁盎獻計 晁錯滅族

袁盎此時已經是一介平民,沒有資格去覲見皇帝。於是,袁盎找了一個既能在漢景帝面前說上話,又跟晁錯有矛盾的人,這個人就是外戚竇嬰。竇嬰連夜帶著袁盎進宮覲見漢景帝。漢景帝正在宮裏和晁錯商量籌措軍糧的事情,這時袁盎進來了。

漢景帝問袁盎,你在吳國曾經做過國相,對吳國的情況應該很了解,你覺得吳王造反這件事,未來會怎麼發展?袁盎說,這件事沒甚麼可擔心的。景帝一愣,說吳國這麼有錢,「煎礦得錢,煮海為鹽」,吳王頭髮都已經白了,如果沒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他怎麼敢造反?他現在造反,一定是有能夠贏得天下的把握,為甚麼你說這件事沒甚麼可值得憂慮的?袁盎說,吳王是很有錢,但是用錢所能招徠或者收買的,絕不會是豪傑之士,只不過是那些亡命之徒、無賴的子弟、貪婪之人,他們互相利誘而已。真正的豪傑,怎麼可能跟他造反?

晁錯這個時候也趕緊說,袁盎說得對。晁錯本來很討厭袁盎,但他看到景帝有點慌了,急於安慰漢景帝,所以也跟著附和袁盎。

袁盎
袁盎

景帝問袁盎該怎麼辦。袁盎說,我倒是有一個辦法,但是說之前,先請兩邊的人退下。於是兩邊的人都退了下去,唯獨晁錯不走。袁盎說,我跟皇上說的是機密大事,其他人不能聽。景帝對晁錯說,你也下去吧。晁錯不得不退到旁邊的屋子裏,心裏非常生氣。

景帝問袁盎,現在可以講了吧?是甚麼方法?袁盎說,這些諸侯造反是因為晁錯,「方今計獨有斬錯」,只要殺了晁錯,然後把封地退還給他們,吳楚七國之亂一下就可平息。景帝默然良久,想了很長時間最後說,「顧誠何如,吾不愛一人以謝天下」,我不會為了一個人而得罪天下的人。也就是說,這個時候,景帝覺得殺死晁錯,並不是一個不可接受的選項,而晁錯此時還一無所知。

十幾天後,景帝命令丞相陶青、中尉(相當於首都的衛戍司令)嘉(這個人姓甚麼,在史書上沒有記載),加上廷尉(相當於司法部長)張歐,三人聯名彈劾晁錯,說晁錯離間皇帝和諸侯的關係,同時要把地割讓給其他的諸侯王(指晁錯建議割讓徐城和僮城),搞得天下大亂,最後還說晁錯無臣子禮,大逆不道,就是他不遵守做臣子的規矩。大逆不道是死罪。景帝批了一個字:「可」。

之後中尉嘉駕著車到晁錯家裏說,皇上找你。《史記‧吳王劉濞列傳》記載:「紿載行市」,騙晁錯上車。晁錯以為皇帝找他開會,穿著朝服就上了車,結果被拉到長安東市即刻腰斬。晁錯死得非常慘,他家所有的人也全部被殺。

晁錯被滅族之後,七國之亂消失了嗎?沒有。晁錯死得非常冤,因為他提出削藩的建議,是希望鞏固大漢的江山,他是為了大漢千秋萬代的平安而死。

後世很多人對晁錯做出過評價。宋代蘇軾寫過關於楚漢時期很多人的政論文章,對他們進行評價,如為留侯張良寫過《留侯論》、為晁錯寫過《晁錯論》。蘇軾說,晁錯最重要的問題就是沒有擔當。他說,大禹治水的時候,大禹知道建一個壩可能會垮掉,或者出現潰堤、漫堤等情況,但是大禹不慌。為甚麼?因為大禹已經預料到這些事情可能會發生,並且已經想好了應對的方法。蘇軾的原文說:「惟能前知其當然,事至不懼,而徐為之圖」,在事情發生之前,就知道它會發生,事情來了之後就不會害怕,慢慢地、很穩健地把事情處理好。晁錯就沒能做到這一點。

蘇軾說,天下當時是一個太平的景象,漢景帝剛剛即位的時候,國家很有錢,天下太平,這個時候無緣無故地挑起了削籓這件事,不是不可以,但是一旦挑起之後,一定要有能力把事情擺平;如果挑起了這個禍患,當事情來的時候,自己先撤了,希望別人來擺平這個禍患,這時天下大禍,一定會集中在這個人的身上。所以蘇軾說:「天下治平,無故而發大難之端,吾發之,吾能收之,然後有辭於天下,事至而循循焉欲去之,使他人任其責,則天下之禍,必集於我。」蘇軾說,即使沒有後面袁盎說要殺晁錯,或者沒有後面那些彈劾的話,晁錯也是死定了。

另外,晁錯沒有朋友,他死的時候,沒有人替他說話,就跟當年商鞅被五馬分屍的情況是一模一樣的,所以晁錯一定是個非常傲慢的人。

很多事情不能光知道怎麼做是對的,還要知道具體的步驟,同時還要做很多溝通和解釋的工作,取得共識之後才可以做,不能一個人往前衝。所以周易講,「柔順利貞,君子攸行」,就是講話要比較柔和,能夠取得大家的諒解,這才是君子所為。但是晁錯不懂這些,他看到了一件事情應該怎麼做,就硬著頭皮往前衝。所以《漢書‧晁錯傳》評價他:「銳於為國遠慮,而不見身害」,說他為國家打算,目光如炬,看得非常遠,但是他自己要倒楣了,他卻不知道。

◎袁盎和談 險些喪命

斬殺晁錯後,漢景帝拜袁盎為太常,讓他捧著景帝的詔書去見吳王,說已經殺了晁錯,是否可以和談?袁盎去了之後,吳王知道他是來傳達詔書的,馬上就說,我現在已經是東帝了,我還接受誰的詔書?於是命人把袁盎關進軍營,派了一個都尉和五百名士兵看守,但袁盎還是跑了。

袁盎是怎麼跑的呢?袁盎當年在吳國做國相的時候,他手下有個侍從和他的一個婢女私通,這是犯罪行為,按理應該處理的,但是袁盎假裝不知道,對那個人還像原來一樣好。後來有人告訴這個人說,你知道嗎,你這點兒事已經被袁公知道了。這人一害怕就跑了。袁盎親自去追,對他說,你不要跑,你這事其實我早就知道了,我也沒想處罰你,你跟我回去,我把那個婢女賜給你。所以袁盎對這個人有恩。

袁盎被關起來的時候,看守他的正好是當年他放過的那個侍從。當時天氣很冷,那個侍從買了兩石濃酒給那些士兵喝,把他們全部灌醉。之後,他跑到袁盎的帳篷裏,對袁盎說,明天吳王就要殺您,趁著今夜很黑趕緊逃跑。袁盎看不清這人的臉,問「你是誰」?那人說,我是當年跟您的婢女私通的那個人。袁盎為人很好,對他說,你是有父母的人,你把我放了之後,你怎麼辦?你父母怎麼辦?那人說,您不用考慮這麼多,我把您放了之後,我也會跑的。於是他和袁盎從西北角跑掉了。

袁盎步行70里,遇到了梁國的士兵,就是漢景帝的弟弟梁王劉武的士兵,於是獲救。

袁盎這次傳達詔書失敗,說明「七國之亂」已經不可能通過和談解決,而只能用軍事手段解決。於是景帝任命周亞夫為太尉,到前線平叛;任命竇嬰為大將軍,帶兵駐守濴陽;命欒布進攻齊國;命酈寄進攻趙國。從景帝的整個戰略布局來看,他還是很有些帥才的。那麼這一場戰爭結果如何?請看下一章《指揮若定》。◇(待續)


點播節目視頻和音頻請訪問《笑談風雲》官方網站:https://xtfy.ntdtv.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