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前二零八年六月,項梁立羋心為楚懷王,開始了西進討伐秦國的戰役。在取得幾次勝利後,項梁因驕傲輕敵,而被秦國大將章邯殺死。項梁的侄子項羽發動兵變,接管了楚國的軍隊,並在鉅鹿大戰中破釜沉舟,大敗秦軍。七個月後,走投無路的章邯投降了項羽,而項羽卻一聲令下,坑殺了二十萬秦國的降卒。就在此時劉邦一路凱歌,迅速挺進咸陽。

劉邦在公元前208年閏九月起兵。起兵後,接連打了幾個小的勝仗。因為當時秦國的主力部隊正在鉅鹿和項羽決戰,所以劉邦一路上沒有遇到甚麼有力的抵抗。

到了第二年的二月份,劉邦遇到了兩個對他後來奪取天下至關重要的人物,一個人是彭越,這個人原來是一個強盜,他帶著一千多人投奔了劉邦。在後來的楚、漢戰爭中,彭越多次在劉邦極其困難的情況下,幫助劉邦解圍。關於彭越的事情,我們以後再講。

◎「高陽酒徒」酈食其投奔劉邦

酈食其
酈食其

劉邦遇到的第二個人就是酈食其。酈食其是高陽(現河南省杞縣附近)的一個守門的小吏。劉邦軍隊到達高陽時,酈食其前去求見。

因為高陽是天下要衝,就是有很多大路匯聚的地方,很多造反的部隊來來回回地經過這裏,酈食其見得很多了,但是他發現劉邦眾不同,所以就想加入劉邦的陣營。

酈食其去見劉邦的時候,很正式地帶了一張他自己的名片,古時候叫做名刺。酈食其到了劉邦的大帳之外,劉邦正在洗腳。

酈食其跟外面站崗的人說,能不能請你進去通報一下,就說高陽酈食其求見。這個人就進去向劉邦通報說,有人求見 。劉邦問:「甚麼人想見我?」通報的人說:「好像是穿著儒生的衣服、戴著儒生的帽子,應該是個儒生吧!」劉邦說:「我哪有空見甚麼儒生!我心裏現在想的是天下大事,沒有時間跟儒生談話。」一般來說,儒生談話的時候常常引經據典,一談就很長時間。劉邦現在想的是怎麼打仗,所以他不想見儒生。

通報的人告訴酈食其,沛公說了,不見儒生。酈食其立刻手按劍柄,大喝了一聲,說我不是儒生,我是高陽酒徒,你去跟沛公說一聲,那高陽酒徒看他見不見。

酈食其應該是身材很高大的一個人,他大吼一聲,把那個站崗的嚇了一跳,手裏的名刺都掉在地上,然後立刻撿起名刺說,那我再去通報一聲。這個人又進來跟劉邦說,外面有一個壯士,而且是高陽酒徒,要不要見?劉邦一聽說是酒徒,就說:「好好!請他進來!」

酈食其進來,見劉邦之後,長揖不拜。劉邦是將軍,酈食其是賤民,二者的地位懸殊,酈食其按理應該跪下磕頭,可他卻長揖不拜。他對劉邦說:「沛公這次來,是來幫助秦的吧?」

劉邦一聽就生氣了。劉邦罵了他一句:「豎儒!」就是酸腐的儒生,我是來滅秦的,怎麼可能是來幫助秦的?

酈食其說,足下風餐露宿,想要建立一番轟轟烈烈、震動天下的功業。你必須要做的一件事情,就是要招徠人才。他說,我估計你智力也不如我、勇敢也不如我,想得天下卻不來向我請教,你太失策了!

劉邦有一點很好,雖然酈食其說話很不客氣,但是劉邦馬上就站了起來,恭恭敬敬地對酈食其說:「剛才聽說了足下的容貌,現在了解了足下的心思 ,請坐!請坐!」說著就把酈食其請到上座,然後問酈食其 :「如果我要想得天下,首先應該做甚麼?」酈食其告訴他:「你首先要做的事情,就是你必須要拿下陳留這個地方,因為陳留是兵家必爭之地,很多條大路都從這裏經過,而陳留又是秦王朝儲備糧草的地方,積粟數千萬石。你只要拿下陳留,軍糧問題就解決了。」酈食其說:「陳留縣令跟我是非常好的朋友,我去跟他說一說,讓他向你投降。」

◎劉邦得內應 輕取陳留

劉邦一聽酈食其跟陳留縣令是好朋友,就讓酈食其去遊說陳留縣的縣令。酈食其去了之後,跟陳留縣令說:「我覺得現在的情況對你非常不妙。天下都在背叛秦,都起來想要推翻秦的統治,如果你要為秦盡忠,就等於跟天下為敵。這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我覺得沛公這個人將來是能成大事的,我建議你投降沛公算了。」

陳留這個縣令對酈食其說:「雖然你是我的好朋友,可是我還是不能聽你的。秦國的法律非常嚴酷,如果我背叛了秦,不光是我自己要被殺頭掉腦袋 ,我們整個家族都會被滅。所以,請你不要再和我談這個問題。」

到了晚上,陳留縣令把酈食其留在縣的旅館裏過夜。酈食其半夜爬起來,潛入縣令家中,殺了縣令。然後拎著縣令的人頭,從城牆上躍下,去到了劉邦的軍營中,告訴他,陳留縣令不降,已經被我殺了。

第二天,劉邦的大軍就開到了陳留城下,開始攻城,並令人用一根竹竿把縣令的腦袋挑起來,告訴陳留的士兵說:「你們縣令已經被殺!」

士兵一看縣令被殺,沒有人再有心情去繼續抵抗,於是紛紛投降。就這樣,劉邦很快就佔領了陳留, 得到了秦國存儲在陳留的糧草。

◎宛城投降 劉邦挺進武關

劉邦的軍隊在陳留修整了一下,繼續向西挺進,進攻開封。沒打下開封,劉邦就繞過去了。我們看劉邦的進攻路線,基本上是打一個地方,打不下來就繞過去,再打一個地方,再打不下來,就再繞過去,他是不做停留的。

劉邦沒打下開封,轉而進攻宛城。秦始皇統一天下後,把天下分為三十六郡,相當於三十六個省,宛城就是南陽郡的首府。

宛城這個地方很難攻打,劉邦在進攻宛的時候,一看打不下來,就不打了,繼續繞。劉邦準備繞過宛城南下,張良勸劉邦說:「這個城市不能再繞過去。為甚麼呢?前面那些城市,您打不下來繞過去,都沒有關係。因為那些城市是戰國時期韓國和魏國的土地,那些人對秦國本來就沒有甚麼忠心可言。咱們只要不打他,他也不來惹咱們。但是宛城這個地方不一樣。過了宛城之後,就到了過去秦國的土地上了。如果要繞過去,他們很有可能從背面攻擊我們。到那個時候,我們的前面是秦國的雄關堅城,後面是宛的部隊,這樣我們會腹背受敵,非常危險。」

劉邦聽從了張良的建議,掉過頭來進攻宛城。這場戰役對劉邦來說,打得還是比較困難。而宛城裏面的人,也覺得很危險,因為他們和中央政府已經被隔絕開了,所以他們也不知道還能夠堅持多久。宛城的郡守覺得情況危急,熬不過去了,就準備自殺。

宛城的郡守手下有一個人叫陳恢,建議郡守不要這樣輕易地死。他說:「我去替您找劉邦說一說,看能不能讓他接受您的投降,也就是『約降』。」 於是,陳恢就來求見劉邦說,宛城這個地方是很難打的,我給您出一個主意,就是請您允許宛城的郡守投降。只要他投降,請您給他一個官職,然後利用他作為榜樣,來號召其他人投降。

劉邦覺得這個主意不錯,就接受了宛城郡守投降,並封他為殷侯,封陳恢為千戶。從此以他們為例,來號召更西面的秦國守將或者是部隊投降。結果一路上,很多人投降,劉邦幾乎是兵不血刃,就進入了武關。

秦國所在之地是關中平原,北面是黃土高原,南面是秦嶺。 如果要想進入關中這個地方,只有四條路可以走,一是從東面函谷關進來,二個是從南面的武關進來,或是從北面的蕭關進來,再不然,就是從西面大散關進來。

要想進入到關中平原,當時也叫八百里秦川,就只有這四條路。武關之後,秦國基本上就無險可守。所以當劉邦的軍隊進入武關之時,就已經到了咸陽的家門口。(待續)

點播節目視頻和音頻請訪問《笑談風雲》官方網站: https://xtfy.ntdtv.com
點播節目視頻和音頻請訪問《笑談風雲》官方網站: https://xtfy.ntdtv.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