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人於西樹林暫歇。

「白大哥,連二哥,你們怎麼找到我們的?」笑笑問道。

白門柳道:「有人將信插在門上,告知我等在林中接應。」

連雲飛:「笑笑,那王府戒備森嚴,我等尋思幾次都沒敢硬闖,你們如何出來的?」笑笑道:「是有人將我們放出來的。」

「是誰?」連雲飛道。笑笑搖了搖頭,道:「不知道,只看到鑰匙,並未見人影。」

「難道是他?」白門柳眉心緊蹙,一言不發。

「白大哥,你在想甚麼?白大哥?」笑笑道。「哦,沒甚麼,獄中可有為難你們?」

白門柳道。笑笑道:「一點小苦,不算甚麼。只是......」笑笑望了一眼老嫗老翁,道:「城裏怕是不能回去了。」

老翁推開老嫗,上前一步,單膝跪地,道:「大寨主,小兒不義,害得兄弟受苦,求大寨主責罰我吧!」

白門柳雙手將他扶起,道:「前輩忘記,我祁連山寨最看重的是甚麼了!兄弟落難,豈有不救之理?至於城中兄弟,我已叫他們隱蔽妥當,兩位前輩,不必自責。」

老嫗喜道:「大寨主肯救咱們兒子了,老頭子,還不起來!」

「唉!」老翁嘆了口氣,站起身來。白門柳道:「救人之事,須有可以交易的籌碼。」連雲飛指著暈死在地的孫嚴芳說:「這個籌碼,如何?」

白門柳道:「可以,但仍需周詳計劃。」

笑笑擔心教坊姐妹被自己連累,逐一暗訪各家,確定無事後方才放心。

佈告亭前聚集了許多人,笑笑攏攏面紗,湊上前去。

「都是死人的消息。」笑笑心道,隨後又是一驚:納蘭德容居然死了?繼而轉念,心中好不快意。目光轉至旁邊一張佈告,又是一驚:昭鶴亭夫婦今日午時便要問斬。

「難怪剛才窺見昭雪,覺得她神情恍惚。」

正欲離開,忽見一熟悉臉孔在不遠處,眉目凝悲,雙拳緊握,正是昭雪的相公方廷。遠聞官兵前來,笑笑匆匆離開,躲到牆角,靜靜觀視,果然是有關他們幾人的懸賞通緝令。

納蘭王爺府上,哈爾奇、永延正在聽莫少飛講述戰況。

永延道:「想不到,連白門柳也現身了,這京城,真叫人如芒在背。」

忽而一個軍士來報:「報,三位大人,小王爺回來了!」

「甚麼!」三人又驚又喜,忙出門相迎。別時,把酒言歡,酣暢淋漓;逢時,卻已是滿目慘白,雙眸刺痛。昔日營中,切磋武藝,並肩上陣,戰無不勝。今日堂前,冷棺白布,殘甲哀兵,竟是天人永隔。納蘭拖步堂上,雙膝一顫,如泰岳山崩,跪落之間,青石為之一震,驚裂四野:「孩兒,回來了!」俯身觸地,額沁紅珠。眾人驚見此狀,無敢上前相勸,心中無不吃痛,滿堂皆悲。眾人悲泣之間,納蘭庭芳猛然站起,向外走去。永延與哈爾奇心知他意欲何為,上前攔阻,全然無用。納蘭庭芳眼中燃火,胸中翻湧,討仇而去。

院內空場,莫少飛持刀佇立,手裏拿著一封信,道:「小王爺留步,看完此信不 遲!」說罷,將信遞上。

紅色襯紙之上,「吾兒親啟」幾字,是慈父辭世前的牽掛,叮嚀囑咐,字字透悲,肺腑之言,斑斑在跡:

「吾兒,見字如面。此乃為父今生絕筆,亦是臨終遺托。吾戎馬一生,精忠報國,仕途無豫,妻賢子肖,上天待吾,不薄矣!託病益重,恐不及見,苟延殘喘,實因對汝,尤有牽掛,放心不下。日前王令,已見極勢。知子莫父,吾兒切記,蛟龍尚倚雲,伴君如伴虎。兒之失責,為父有過,血染白紗,望吾兒,驚為神醒,不可再執意頑固。

兒若明吾一片心,吾雖死無憾。宛月格格,溫婉賢淑,尤有痴心,與其父不同,若入王府,吾兒不可怠慢,望汝二人相互扶持,汝母可安心矣。吾納蘭一族,已漸凋落,望汝開枝散葉,光耀門楣。內中名單,為吾之親信,朝中之事,可驅使之、提拔之、依憑之,助汝一臂之力,上報王恩,下達民意。先祖忠烈遺風,汝不可辱,王命如天,為臣者,知死無懼,唯精忠耳。吾卒,兒不可心神激盪,耽於恨海,實宜明勢,王府一脈,重任壓肩,望吾兒堅承之,為父在天之靈,可告慰矣。兒,珍重!」

筆跡熟稔,握筆之手,早已冰冷。睹物思親,胸中更添悲戚。

「小王爺,您的槍取回來了!」兩名軍士扛著紫金槍,入院中來。

納蘭庭芳遺信在地,提槍奔離,令人捉眼不及。

莫少飛撿起書信,眉心緊鎖。

哈爾奇見狀,嘆道:「小王爺當真看信了麼!」

日近正午,午門前人頭攢動,禁曲一案,十二名罪徒皆俯首跪地,等待「制 裁」。耀耀日光,恍不能視,曾經溫慈的所在,今朝卻是神容倦怠,憔悴不堪。昭鶴亭抬頭,法場周圍,百姓濟濟,表情狠惡。監斬官宣讀罪狀,荒唐至極,鶴亭失笑,所招致來,無非爛菜碎果。鄰里鄉親,如今,竟如斯惡。教書明智,自以為通達聖賢哲理,而今,卻連人心也看不懂了,是眼力渾頓,識人非善;還是人性早墮惡道,吾始未察。凝淚仰嘆,蒼天不語。闔目而悲,是始料未及之退場,人生如戲,實如所言。

「相公,來世......妾身願再與你,執手相看晚霞。」昭夫人道。

昭鶴亭道:「夫人,今生吾連累你,來生吾為牛馬,償夫人相知之恩。」二人許諾,心境坦然,昂首挺身,笑對非議惡謗,不見半分懼色。身後沉重腳步之聲愈近,亮耀眼,刀起頭落,不過是肉骨凡胎,回歸天地,清魂一縷,飄散虛空。

人群之中,昭雪頓覺天旋地轉,眼裏一黑,暈死在地。◇(本章節錄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