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續減緩的中國經濟,今年初開始又遭遇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可謂雪上加霜。儘管中共已下令全國復工,但情況並不樂觀。而對於本來就艱難的私人企業,有企業主表示,中共還借疫情大肆割企業和老百姓的韭菜。

隨著中共肺炎的爆發及中共的強制管控,中國的經濟驟然停滯。2月份的數據顯示,PMI(中國製造業採購經理指數)大幅降至35.7,「出現有記錄以來的首次全面萎縮」。

而在當局下令全國復工的情況下,據3月16日的大陸媒體報道,截止3月10日,全國37個主要城市復工指數僅超過40%。

湖南株洲服裝私企老闆程成(化名)13日對《大紀元》說,剛剛獲得通知,株洲市政府已經下達命令,「3月14日整個株洲復市,恢復營業。」

對於復工,程成表達了自己的看法,他認為對於疫情不嚴重的地方應該適當復工,「(因為)不復工對我們的傷害和打擊更大,我們是個體戶,小自營企業,現在廠裏面招不到工人,貨押在家裏不能賣,我們的損失一個月都是十幾萬的虧,完全不給復工,我們生存比較困難,全部人在家裏、老百姓要吃飯,政府不能送你吃飯,(而)政府怕甚麼,公務員每個月領工資。」

程成認為關鍵的問題是政府對疫情信息的公佈要真實,「(13日)官方公佈3,184人死亡,完全是假的,我本人不信,(數據增加十倍)三萬多人我相信,我有親戚朋友在武漢,我了解的情況,我認識的人死了7個人。我妹妹說管制很嚴,不能進出,用門板、柵欄攔住不讓出來,有很多年齡比較大的(人)都餓死了,餓死了很多人,這個數據官方不會承認,共產黨本身就是靠謊言統治,它就是個暴政,苛政猛於虎,我們老百姓沒有辦法。」

中共割企業及老百姓的韭菜

程成表示,中共表面嚴厲控制疫情,之前不許企業營業,但是,給錢就可以經營,實際上是借疫情搞錢,割企業及老百姓的韭菜,「我們市場周圍的工廠(為了生存)不敢開門、在裏面偷偷生產,一旦他(政府)檢查到,如果沒有口罩、消毒液,他就找麻煩(罰款),把搞形式主義的東西、騙人的東西放門口,他來的時候噴一噴、灑一灑(就沒事了)。」

而當地的個體戶和小私人企業生產的產品要通過一個指定的物流公司把貨發出去,發貨要當地的新冠病毒指揮中心蓋章。

「物流公司不許你營業,要開業就要花五千至一萬塊錢。3月1日,我把貨物拿到物流公司的託運站去發,一個章蓋下來,花五千塊錢,(發)一家花五千,(發)三家花一萬五千,你不花,你的生意一年都做不成,所以,我們老百姓都很可憐,沒辦法,政府太黑了,共產黨就是一個暴政,借疫情來罰款,割老百姓的韭菜。」

即使開工了也沒有工人來

據中共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3月7日新聞發佈會,人社部曾表示,農民工返崗復工人數已達到7,800萬,佔今年新年返鄉的60%,主要流向地是長三角和珠三角。

對此,程成表示,並非官方宣傳,現在是根本就沒有工人來,招不到工人,「就是14日正式復工,我們也沒有工人來。而像正常情況,我有28個~35個工人之間,現在只有六、七個(本地的)工人。」

程成說,找不到工人有兩個原因,一是工人出不來,交通卡死了,「我們這個地方好多路用門板、柵欄等東西攔住了,控制你,過路口要身份證,要去市裏開證明、在社區、街道辦事處去開證明,把你的身份證號碼寫在上面,再量體溫、蓋章,正常人不能出去。」

「(外地)工人來不了,像我們老家農村都被封死了,村裏的人都不能自由上街買東西,村裏的村委會委派2~3人到每個村小組去問需要甚麼東西,報數字給他們,買好後送來,老百姓也是被管制,限制了自由,不能出自己的村,社區都出不了,有人把東西送過來。」

「整個交通管制了,坐大巴,坐火車,有的火車不能下(站)。我有荊州的員工過不來,因為高速路(被管制)。」

二是高達上萬的隔離費,使外地工人根本不敢來,「你如果是貴州來的工人,坐大巴或火車到株洲下了站之後,手機上掃二維碼,顯示你這14天到30天是不是在(本地區)50公里範圍之內,顯示超過50公里範圍,呈紅色,就要送去賓館隔離,一天一千塊錢,包括核酸檢測,一天兩隻,400塊錢一隻,包括住宿、三餐吃的,隔離14天,一個人就1.4萬,誰敢來。你看泉州那個酒店不是搞死了嗎,就是隔離你搞錢,借這個疫情割老百姓韭菜,中國老百姓很可憐。」程成說。

深圳某傢俬廠的林強(化名)3月6日對《大紀元》表示,他們廠是做出口傢俬的,由於不想失去客戶,他們工廠已經開工,但現在也沒有正常生產,還有好多員工沒來,原因是除了當地都封路外,有些地方的農民工出門打工需要繁瑣的手續。

「我有一個同事是安徽的,他如果要來廣東或出去(到)其它地方,要出他們的村,要單位開復工證明並蓋章,很麻煩,安徽可能離湖北近一點,可能就要這些手續。」

復工後仍對疫情感到恐懼

林強也表示,政府為了經濟,聲稱疫情結束要求大家復工,但人們心裏還是感到恐懼,「(我們)不相信政府公佈的數據。還有好多(廠),人都沒有,有些廠也怕。如果一個公司、一個廠區有一例,這個廠肯定很麻煩,因為,有一些供應商,或者來拉貨的,都是進來這裏,然後又出去的,也會感染的。」

「(所以)這個肯定擔心,誰都怕的,不可能不擔心。」林強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