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截止到中港台時間3月6日凌晨,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病毒已經攻陷了84個國家和地區。僅在海外累積確診16,203例,死亡295例。對於中國大陸的病例和死亡數字,已經沒辦法說了,因為假數字說出來只能混淆視聽。

中共通報的數字造假,幾乎是人盡皆知的。但是4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表示,說病毒起源於中國是「污名」,「妄稱新冠(武肺)病毒是『中國病毒』」,是讓中國背上製造災情的黑鍋。官媒新華社同一天甚至說,「理直氣壯,世界應該感謝中國」。

看到網友的評論是很精彩,有網友說,「要世界感謝中國?是中國欠世界一個道歉吧?」另一位網友說,「禍起蕭牆,蕭牆卻要當世界脊樑。」其實即使在大陸,第二波疫情或在逼近。殘酷的事實擺在面前,這種話中共也能說得出口?

 

接近中朝邊境,可能被射殺

網絡上流傳著一張照片,上面寫著北韓已經向中方通報,北韓已經把抗疫級別提高到了「最高特別級」。要求中國邊境地區加強管控,如果違反「將開槍擊斃」。

在接到北韓的通報後,中共要求不能在鴨綠江捕魚、倒垃圾,也不許溜躂和放雞鴨,更不許觸碰、翻越和損壞隔離欄等。印章顯示,這是青石鎮的蓋章,發出日期是3月4日。青石鎮是吉林通化吉安市下轄的一個鄉鎮。

有當地經營餐館的市民向路透社證實,他們的確得到了通知,如果靠邊界太近,有可能被北韓士兵開槍射殺。

自從中共肺炎爆發,北韓已經禁止了中國公民入境。從這份告知書可以看出,北韓對待疫情非常嚴格。關鍵時候還是保命要緊,金正恩才不管你甚麼老大哥。

化身「抗疫權威」,要世界感謝被斥無恥

其實不只是北韓,整個國際社會都因為中共肺炎疫情,開始排斥中國,只不過北韓的做法是最激烈的。換句話說,中共現在在國際社會上已經臭不可聞了,但是它自我感覺良好。

5日,中共副外長馬朝旭表示,中國疫情向好,願意力所能及援助「許多國家」。他稱一組專家團隊已經帶著5,000個病毒檢測試劑盒和25萬片口罩前往伊朗。

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還說,除了伊朗,中方已經向巴基斯坦、日本和部份非洲國家提供病毒檢測試劑盒。

中共工信部發言人本周也表示,中國生產的防護服數量如今已超過湖北省需求,鼓勵企業出口,供應外國所需。

4日,中共官媒還轉發一篇文章,說中國為了抗擊新冠(武肺)疫情,作出了「巨大的犧牲」,歌頌中共政府有效抗疫,稱「世界欠中國一聲感謝」。

加州大學爾灣分校中國政治專家蘇黛瑞(Dorothy Solinger)認為,中共很可能會根據它的成果,不斷標榜自己是處理疫情的「權威」。法新社也分析,中共正試圖洗刷污名、修補形象。盼望能以全球專家的姿態,協助疫情受重創的地區防疫。

香港時事評論員劉細良對自由亞洲表示,中共可以將疫情源頭因果倒置,為的是對沖國內外的批評聲音,推卸中共在事件中的責任,煽動民族主義,「這種做法無恥」。

孫春蘭作秀被居民怒吼「假的」,羅馬尼亞翻版?

還有幾位朋友給我發來影片,但內容是一樣的,就是關於中共副總理孫春蘭視察武漢小區,居民高喊「全是假的」,「你看到的都是假的」。

當時孫春蘭在武漢市委書記王忠林陪同下,到青山區開元公館視察疫情防控。但是在此前,物業通知居民不許下樓,還假裝讓志願者送菜送肉給業主。

結果在孫春蘭一行到來後,業主們高喊「假的、假的,都是假的」,「老百姓吃的都是高價菜」,「形式主義」等等,高喊聲此起彼伏。孫大媽非常尷尬,看了一半就走了。

其實孫春蘭不知道是假的嗎?一個普通百姓都知道,何況是億萬螻蟻之上的總理?孫大媽過來,只是想演一齣戲,沒想到群眾演員不配合。

不過,這一齣劇本之外的戲,讓我想到了1989年的壽西斯古。當年12月21日,壽西斯古在廣場召開支持政府的群眾集會,近10萬人被動員參加。但是在他講話過程中,有人喊出了反對口號。第一次聽到打倒自己的民眾口號,壽西斯古有些不知所措。那次集會就是壽西斯古政權土崩瓦解的導火線,幾天後(12月25日),壽西斯古夫婦被判決犯有屠殺罪等,被立刻執行處決了。

如今中共領導人也被當眾怒吼,會不會成為倒共的導火線呢?

網友:相信疫苗早就有

6日早晨收到網友的郵件,說「我是新聞看點節目的觀眾,很喜歡你們的節目,周五節目中提到中國已經有疫苗的事情,我也正好有個信息提供給你們的節目,希望對你們的節目有幫助」。

信中介紹,他一位朋友的父親在上海做生意,與某位上海副市長關係密切。我們估計這位朋友的父親可能做的是比較大的生意,否則不會與上海副市長關係密切。

網友說大約兩三周前,那位副市長透露,「市政府內部處級以上幹部及一線醫務人員都已經完成了疫苗的接種,還說我朋友他們如果需要也可以安排接種,不過要簽保密協議和免責聲明,不能對外透露,說是疫苗的量不夠」。

網友當時覺得半信半疑,幾位醫生朋友也覺得不可能。但是看了我們的節目,使他確信中共早就有疫苗了。

5日節目中,我們引用網友的爆料圖片,特別是在會員區分析了種種疑點。比如中共七常委開會不戴口罩、湖北省長王曉東開新聞發佈會不戴口罩、中共工程院院士李蘭娟1月份表示「快有疫苗了」等等。

結合種種疑點和網友的爆料,我們分析,中共內部可能有疫苗,只是不給老百姓使用。這很可能是中共「消滅貧困人口」,進入小康社會的一個重要舉措。

風險加大 第二波疫情逼近?

從近期公佈的數據來看,中國經濟遭到了重創。在巨大的經濟壓力下,北京當局三番五次地催促各地儘快復工復產。

5日,湖北省委書記應勇到鄂州、黃石等地方檢查督導城鄉社區防控工作。他表示防疫仍然是最重要的工作,但也強調要「統籌推進防疫和經濟社會發展工作」。他要求各地「精準防控」,「探索制定有條件的分區分級、分類分時企業復工復產預案」。

湖北是全國的重災區,疫情並沒有得到控制。而在疫情仍然肆虐的時候,湖北也開始要求復工復產了。我們前面節目中就說過,現在要求復工復產,就是北京在拿老百姓的命賭博,因為很容易爆發第二次疫情。其實現在看,第二波疫情可能出現了,多地都出現了感染人群,有的甚至倒在了車間。

1.東莞工地復工再停工

大陸多家媒體報道,廣東東莞的一個建築地盤,已經發生了聚集性感染事件。

這個地盤項目管理人員徐某在1月25日、26日駕車去了廣州南站,然後乘坐動車去了廣西桂林。住了一晚後,又乘坐動車返回,再自駕返回東莞。

1月31日,徐某出現了發燒、咳嗽等症狀。但他只是服用了一點退燒藥,並沒有到醫院就診。2月11日開始,他連續多次到醫院就診,經過4次核酸測試都呈現陰性。直到17日,第5次核酸檢測結果是陽性,確診患上了中共肺炎。到目前為止,這個工地上有3名管理人員已經確診感染,工地不得不再次停工。

東莞警方通報稱,發生聚集性感染事件的項目處於停工狀態。這個項目原有留守人員303人,接到當局的要求後,遣散了170人,只剩133人留守。

2.安徽企業突發「停產通告」

最新消息,安徽合肥國風塑業公司突然發出了「停產通告」。官方證實,這家公司有一名沒有感染症狀的病毒攜帶者,現在已經被確診感染了中共肺炎。目前這家公司的車間內,共有177名密切接觸者都被隔離。

當地政府發出了「停產通知」,責令企業停產整頓。據工廠所在的管委會稱,工廠至少停工14天。不過其中還有這樣一句,「切實實現復工和防控『兩手抓兩不誤』」。

從這個停產通知中可以看出,當局對復工的要求是很迫切的。

3.防疫設備匱乏 沒有口罩如何復工?

一位中西部省會城市的建築工程公司負責人楊先生對德國之聲表示,「口罩都沒有,怎麼復工?」

楊先生手下有1,000多名工人,50多名管理人員。通過私人關係,他剛剛籌集到600片一次性醫用外科口罩。他想先讓30位管理人員復工,但即使每人每天只用一個口罩,也支撐不了一個月。

像楊先生這樣的,每人每天可以拿到一個口罩,這還算是「幸運」的。同樣是楊先生所在的城市,一家國有銀行的管理層,每人每星期只配發2片一次性醫用口罩。

以前說,這種一次性口罩只能用三、四個小時。但是現在,這個說法已經被推翻了。現在中共在傳播「口罩可以重複多次使用」。

4.警察:這批感染換另一批

家住上海的張先生對希望之聲表示,當局要求復工的本質是維護它的政權,並不是真正考慮民生。「如果再繼續不開工,整個政權就沒有了」。

張先生的女兒透露的內幕更可怕。蘇州有一些台灣商人並不想開工,因為開工之前要先繳一大筆費用。小企業上繳一、二十萬,中型企業交納50萬左右,大企業必須上交100萬。就是當局擔心萬一有人感染,就用這筆錢治療。

有人不願意交,警察就直接到公司,指著鼻子說「必須給我開工,馬上開工!」台商問現在開工,萬一發生群體感染怎麼辦?警察說,「感染怕甚麼?感染,這批人圈起來,另外一批人繼續開工。人多的是。」

網上流傳著這麼一段話:美國人要中國人的錢,俄國人要中國人的地,日本人要中國的資源。只有中國共產黨,要中國人的命!

5.網民:我們不復工 跟你們死磕到底!

越來越多的人,通過這次的瘟疫,看到了當局草菅人命,看清了中共的邪惡。網絡上出現了大量的不復工、耗死共產黨的影片。

【原聲影片】我們不合作,幾十年以來,你們不是一直口口聲聲說「養活了我們十幾億中國人民」嗎?好,中國共產黨,到了你們大顯身手的時候了。疫情當前,大家人人自保。請求你們站出來,養活我們中國十四億老百姓、人民。

我們不復工,你們不是口口聲聲說,「哪裏有困難,哪裏就有我們的黨員」嗎?現在有困難的地方很多。在疫情的重災區,需要你們共產黨員,需要你們黨員幹部先上。

我們不還貸,這麼大的災難面前,別的國家都是給國民補貼,維持基本的生活生計。你們共產黨在幹啥?在搶奪人民的物資,搶奪人民的資源,發國難財。

一個月不上崗,我們就可以耗死共產黨,我跟你們死磕到底!

評論:中共政府是非人政府

百姓用這樣的方式發聲,純粹是被中共逼的。有海外學者表示,中共偉光正的邏輯是,如果它餓死幾千萬人,它會告訴你還有四、五億人沒有餓死,是我養活了他們。

香港資深媒體人紀碩鳴對美國之音表示,在這場疫情中,做出巨大犧牲的是中國的普通民眾。那麼多人染病,那麼多人死亡,那麼多人因為防控、止病的極端措施遭受磨難。以至於疾病帶來的次生災難還沒完沒了。老百姓該向誰去討道歉?僅僅得到道歉就夠嗎?這是人命啊!

時事評論員秦鵬表示,全世界都知道病毒是始發中國湖北武漢,但中共就是瞪眼不認帳,流氓有時候還有羞恥和是非之心,但中共沒有。中共隱瞞疫情,造成病毒最大化擴散,現在蔓延到全世界。它不思認罪,反倒要世界向它感謝。如果有一點人性,絕不會做出這種事,中共政府根本就就一個非人的政府。

以上就是6日電視節目部份,在會員區,我們還會安排一些爆料內容,來看看這場疫情中,中共是如何殘害中國人的。感謝您的收看,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