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2月26日港府公佈新財政預算案,針對中小企業施行優惠措施,對此香港中小企協會的創會會長佘繼泉表示,財政預算案幫不到中小企,支撐下去要靠自己。(大紀元)
2020年2月26日港府公佈新財政預算案,針對中小企業施行優惠措施,對此香港中小企協會的創會會長佘繼泉表示,財政預算案幫不到中小企,支撐下去要靠自己。(大紀元)

香港歷經「反送中」及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中小企業遭到嚴重衝擊。2月26日港府公佈新財政預算案,針對中小企業施行優惠措施,對此香港中小企協會的創會會長佘繼泉接受大紀元《珍言真語》主持人梁珍專訪時表示,港府的財政預算案「搔不著癢處」,對中小企業毫無幫助,「聽完香港政府報告之後,覺得還是要靠自己努力,那個心(涼了)。」

佘繼泉舉例,由港府作100%擔保的特惠低息貸款,「都是虛談。透過銀行的機制去審批,我相信大家都借不到錢。」他表示,目前營業額減少四成以上,而客戶要求六成結帳,整個產業鏈受衝擊,「生意基本上不賺錢、沒有盈利,或者沒有物業抵押的話,基本上是達不到銀行的借貸要求。」

「我聽這些官員講這些,我的心很憤怒,我們就在水深火熱裏,怎樣節衣縮食,怎樣面對著很多不同的壓力。但香港政府講的話,令我們是很無奈,不知道怎麼辦才好,真是幫不到。」佘繼泉說。

他還說,目前在大陸設廠的港商陸續復工,如果不復工等於零產出、零收入,「怎樣都死,不如賭一把。」他形容許多在大陸的港商,打從心裏恐懼,疫情導致自己生命受威脅。

佘繼泉1985年於東莞興建工廠,從事製造塑膠產品。2005年,佘繼泉開始涉足動漫產業。目前從事線上銷售燒臘集團的產品。

零售餐飲業受嚴峻衝擊 營業額降40~50%

記者:今次疫情各行各業都受到很大的影響,你們受到甚麼影響呢?

佘繼泉:這個疫情在這幾十年來是非常之大、非常之嚴峻的挑戰,很多零售與餐飲行業食物行業都受到很嚴峻的衝擊,很多的生意營業額少了40%、50%。我們從來都沒有見過酒樓的夜市要關門,我們還沒見過這樣的情景。

記者:你自己做燒臘呢?

佘繼泉:受到一定程度的衝擊,幸運的是我做的是線上生意,租金與員工的成本已經是已出之物,既有的一些開支。增加線上的生意,包括一些外賣,對我來說反而多了一點的生意,微量的生意增長。

財政預算案搔不著癢處 無助中小企業

記者:政府說要幫中小企共度難關,財政預算案推出了一些措施,有沒有幫助呢?

佘繼泉:我相信政府有心想幫中小企,但很無奈的是,政府障礙於一些制度上或者傳統的思維上的限制,財政預算案推出的措施對我們中小企來說,真是沒有甚麼大的幫助,搔不著癢處。

記者:具體說一說為甚麼沒有幫助?

佘繼泉:例如說牌照費可以豁免、這一年的利得稅可以豁免,水費電費、排污費可以折半,但是它(港府)沒有實際上考慮到現在商人的情況是怎樣的。

現在很多店舖、酒樓、食肆是想著怎樣去賺錢回來發工資、給貨款,面對這個難關考慮到底要不要繼續做下去呢?將來的牌照費不用給,推廣基金怎樣幫助你,甚至於它說的100%全由政府去擔保,這些措施是很弔詭的,單看細節,表面上好像政府已經盡力去幫你,但是如果它都是用以前的審批方法:透過銀行的機制去審批、合資格才借錢給你,我相信大家都借不到錢。

政府擔保100%特惠貸款 是虛談

這個道理很簡單,銀行要向它的董事、股東及小股東交代,它不可以將他們需要的,我們叫compliance(合規)的條件降低的。例如你的生意基本上不賺錢、沒有盈利,或者沒有物業抵押的話,基本上你是達不到銀行的借貸要求。

所以政府說100%擔保也沒有用的,都是虛談。為甚麼呢?政府說現在委託銀行去做這個審批機制,但銀行說不借!從銀行自身角色來說要給股東交代,要與銀監、金管局交代的,怎麼可以貿貿然隨便借錢出去,它用甚麼尺度借錢給你呢?

但是對大部份的中小企來說,經過這半年來的社會事件與這個疫情,有哪個賺錢的?有哪個財務報告會好看呢?如果有錢、有儲備、有實力的,就不用借錢。但是如果沒有錢,又賺不到錢,又不符合資格,甚至乎沒有物業按揭、沒有做抵押的話,不需要考慮獲得貸款的機會。

所以我覺得,政府說它要100%擔保,要銀行貸款出去,對不起,銀行不會做,不會同意做這件事。最重要的關鍵是甚麼呢?就是政府決定借,不是銀行決定借。我覺得應該是政府去決定借錢。

這個疫情,或者是事件之前,大家面對的事都有目共睹的,生意少了多少,大家心裏有數,所以我覺得,政府這時出的這個招,如果它不去改變貸款設計的話,對我們中小企業一點幫助都沒有。

店舖生意少四成 整體不樂觀

記者:生意減少了多少?

佘繼泉:說回到生意這件事,我們這幾間鋪的生意少了四成以上,就算降價都好,還是損失了這麼多生意。一百萬的生意,現在可能只得四十萬生意左右,所以整體都是不樂觀的。

整個產業鏈受衝擊 客戶要求六折結帳

記者:要靠借貸才可以維持,有沒資金鏈開始斷裂的情況?

佘繼泉:這簡直是很痛苦的事,現在正常的客戶,原本要付款一百萬,現在他開口說,要你六折結帳,只給你60萬。你貸款200萬的貨送給我,我現在只給你結帳120萬,你不接受的話,他現在也沒有錢跟你結帳。很多很為難的。

很多食物供應商,拿那些菜、凍肉交給酒樓的時候,它(供應商)都要結帳給人家,他們可以怎樣呢?難道又跟客戶說,我六折結帳,或者我不結帳?較早前也看到很多酒樓結業了、關閘了、拉了閘不做生意,而這些導致出現一部份壞帳,很多人一分錢都收不到,所以現在是(受到)嚴重影響著。

很多食品來源的供應商都很痛苦,但是這個政府的施政、財政報告裏,它沒有刻意告訴人們,對哪些行業,會特別有些資助、有些幫助。我們現在看到的就是整個產業鏈,由運輸或者是報關公司來運輸,至一些批發行、零售店舖,全部都受衝擊、受影響。

記者:這次的疫情來源於大陸,很多餐廳的原材料部份來自於大陸,怎麼解決?供應鏈出現問題?

佘繼泉:香港入口這些食材的公司,幸好全部都是做了很多年的了,都是有些實力的,要結的帳應該都已繳清了。而我們90%的食材都來自國內,譬如雞鴨鵝、魚蝦蟹、蔬菜、米。香港沒有任何天然資源,我們所有的東西都是來自大陸,或者其它東南亞國家,但是現在我們這些帳是不得不結的,所有供應商拿了貨,都要跟人家結帳。

但是,前面的客戶可能因為酒樓結了業、餐廳結了業,就收不回那些錢。所以這群食品供應商、食材供應商就非常緊張,經濟很緊張、有壓力,也不知道疫情會維持多久,預測不到未來情況。所以現在的餐廳或者市場賣的東西,價格飛漲了很多,貴了很多。

聽完財政港府報告 「心都涼了」

記者:現在餐廳只能做幾道菜,影響香港美食之都的形象?

佘繼泉:餐牌有一百個款項,一百個款式的菜單,但現在可能只得做十個八個。

絕對的影響了(香港美食之都形象)。其實香港中小企業協會,接近三、四十個成員,他們都是經營食肆或者零售商舖,都在問,究竟政府有甚麼政策?很期待今天的政策出現,但是我相信大家聽完香港政府報告之後,都覺得還是要靠自己努力,那個心(涼了),都是我那一句:香港政府不知道甚麼原因,(幫)不到中小企業。

企業陷至水深火熱裏 港府卻採「自由放任政策」

記者:他們有沒有找你們商量過?

佘繼泉:三、四個月之前我們告訴他們,這些事情,不是我們中小企可以去解決的。譬如一些社會事件,或者疫情的事,我很相信個別的中小企,甚至這些商會,是解決不了的。要由政府的政策,用政府的社會角度、政治角度去解決,才能解決問題。如果政府不出手,往往只是一句,「大市場,小政府」,用他們的話講叫laissez faire(自由放任政策),商人自己去解決問題,不要我們政府干預這樣,干預那樣。我聽這些官員講這些,我的心很憤怒,因為我們就在水深火熱裏,怎樣節衣縮食,怎樣面對著很多不同的壓力。但香港政府講的話,令我們是很無奈,不知道怎麼辦才好,真是幫不到。

記者:這次財政預算案,財爺陳茂波說,過去半年修例活動,把香港經濟不好都歸因於社會活動的影響,覺得是不是那麼簡單?

佘繼泉:這一、兩個月,他們才肯承認是社會運動。在當時社會運動的時候,我們提出的,他們完全不提社會運動這幾個字,他們只說是經濟下滑。所以,譬如說,政治問題政治解決,社會問題政府解決。我們做中小企的很被動,只在一個大環境裏面生存的小動物,我們希望政府,在制訂政策和環境上,真是用我們中小企,用我們就業、所有打工仔的心態去考慮問題。給我們一些(政策),方便我們工作,或者提供就業機會的環境給我們。如果不這麼做的話,香港大家是一起死的。

香港政府後知後覺,現在才來到,今時今日,我很相信那一萬塊錢的紓困措施,譬如我的機構裏有30個員工,他們每人拿一萬,表面上好像我做老闆的壓力會小一點,但實質上,想想我們買口罩買了多少錢,如果未來的3、4個月,都還要捱貴口罩、消毒藥水,或者我們要做更多的事情,譬如清潔,衛生上,我相信這些錢,只能夠彌補一點點消毒、衛生,甚至乎是一些自己很無謂的,本來不需要開支的。

企業家打從心底憂心:疫情威脅生命

記者:你以前在大陸那邊開廠,很多香港的企業都是這樣,在大陸一定要有工廠,但這次的疫情,是不是令很多在大陸開廠的企業家,都失了預算?

佘繼泉:是的,其實很多港資的老闆,他們在大陸開廠,要經常回去管理自己的工廠。但這次的疫情,如果回了大陸的話,回來要隔離14天,想想如果我不能夠再往返,或者要停留在香港某一個指定的地點,又沒有那個活躍地點的話,我相信很多事都做不到。也因國內的疫情未控制的情況下,很多員工沒有回到崗位,導致到生產線不能正常運作,很多店舖不開。

譬如現在深圳是一個很靜態,很像過年(很多店舖休息)的環境氣氛。所以其實我們都知道,整件事情的正常運作大打折扣,現在那些人是從心底裏擔心、害怕,不敢出來。真是由心裏害怕,會不會導致自己生命受威脅,是害怕這件事。

記者:他們都不回大陸,那麼公司怎麼辦?

佘繼泉:不是只有中國和香港,全世界都知道,如果在世界工廠那裏訂貨的話,都知道有一定的延誤,都接受他們是無可奈何,它都要停。譬如,我們現在和那些印刷廠,訂紙盒、訂一些包裝品,他們都說,「對不起,我們上不了班,你訂的東西我們交不了給你,等我們的疫情,或者等我們的員工回來了,才能跟你排版、印刷。」這些事情都無可奈何,我們都不能去投訴、去blame(指責),或者不能去換別的供應商,大家都明白這樣的事,在某程度上有延誤。

復工賭一把 停產零收入怎樣都死

記者:現在大陸復工,其實周圍的老闆朋友,有沒有復工?

佘繼泉:有,很多真是要復工的,因為他不復工,連那三、四成的營業額都拿不到,他不復工,停產的話,收入來源等於零,兩三個月之後,完全沒有貨款收回來的話,怎樣都死,不如賭一把,不如大膽些,自己的檢疫措施、衛生措施做好些,鼓勵某一些員工上班。如果不是,零生產力,零出產,怎麼去換別人的錢?

記者:但問題他回去,被人們隔離,他怎麼辦呢?

佘繼泉:譬如說港資的高層、老闆,會有些情況,但是如果駐紮工廠裏的員工,某程度上可能是宿舍裏面活動,或者不出去那麼多公開活動,他們還可以維持一定程度的生產力,可能用一些遙控,譬如用電腦、微信,用這些工具去管理工廠,先做著。

記者:真是work(可行)才可以,很多是要老闆坐鎮才會工作。

佘繼泉:如果沒有甚麼高科技含量的,即低產值工作,譬如做衫、衣服鞋襪、文具、印刷的,這些經常是應付得到的。只要那些在外省的員工能夠順利回到工作地點,這些是(可應付的)。並且我相信,除了一些新開的廠,如果是已經上了軌道,做了一段時間的工廠,理論上那些生產、工作,日常的工作是不會受影響的,最主要是員工回到崗位就可以了。

記者:有沒老闆朋友,有員工染了病的,那時怎樣處理?

佘繼泉:這個我沒有直接遇到,但我相信也不會有人高調去宣傳這件事,也都未必能知道。在國內這一方面的事,我相信大家都明白,不會隨便有那些資訊,或者氾濫地接收到那些資訊。不過現在微信,我們會突如其來收到一些影片,講哪裏的(疫情)好像很厲害,那些人不戴口罩會被人追著打。我們不知道是笑話,還是杜撰出來,這些無從稽考。

記者:如果工廠沒有提供口罩,開不了工,他們要怎樣解決口罩問題。

佘繼泉:貴價買口罩,用多點的錢,用貴點的價格去買口罩回來。因為我們人數不太多,所以都有足夠的口罩,可以給他們的。

商業模式天翻地覆改變 不能掌握即被淘汰

記者:現在疫情還不知道是不是最高潮,自己有沒有應對的計劃,覺得未來經濟結構會不會發生一些改變?

佘繼泉:經濟結構肯定有很大的改變。其實未有疫情之前,我們都已經察覺到,這種的商業模式,或者經濟結構變得很厲害。尤其這十年裏,我們的智能手機電話,隨著互聯網的科技發達,已經有了很大功能,它已經不是一個普通的通話工具,它已經是我們做生意的人必需的隨身電腦,現在很多事情透過程式,加上一些我們叫Payment Gateway(支付網關),即那些支付平台,和一些物流的安排,透過一部手提電話,可以完成很多交易。

換句話說,以前我們做工廠的,我們交給客人,以前的英國、美國的採購商來了,他們買一萬打、五萬打的東西,很大批量的東西,叫做B2B(Business to Business):商家去商家的對接生意。我順道提醒有的企業家,如果我們現在不掌握一些B2C(Business to Consumer)的學問,即是由生產商直接去終端消費者的學問的話,將會很快被淘汰。

所以,如果我們能夠掌握,直接接觸消費者層面的一些銷售的話,這一批商人可以留下,不會被淘汰。這一種商業模式的改變,是翻天覆地的,但是,他需要的學問是完全不同的東西。所以,有一批企業家或者財富是會整個大執位。如果大家明白這個道理的話,大家都不會再質疑。

十年前,十五年前我們說,在一個手機上賣東西,人家會說你癡人說夢話。虛擬的店舖?難道你不用來我的餐廳吃東西嗎?在電話可以吃到東西嗎?其實這個觀念,某程度上被推翻了。如果我能夠在手機、智能工具上面,預先收了餐費、貨款,這樣客人不論多遠、怎樣來、輾輾轉轉都要來我的餐廳,就勝過以前的餐廳很被動地打開門等客人走進來,這種概念大家已經認同了。

所以這個商業模式的大顛覆,我們一定是正在改變的,不論疫情或者社會運動有沒有出現。所以很多情況下,如果我們這一代的中小企業,不能夠接受這個概念或者不能夠掌握這些學問的話,我很深信,這個浪會進一步幫助淘汰很多舊式、傳統做生意人。

記者:這個行業傳統的連鎖大餐廳會遇到?估計他們在這次風浪中是否會損失很大?

佘繼泉:有的人是有了準備的,早前就做了網上買賣,譬如做了送餐的外賣,已經開始了這些,那麼他們承受的衝擊會小一些,他接到的外賣訂單多了;但如果傳統的、沒有做這些的人,衝擊真的很大。

記者:比如美心集團,估計會有多大的影響?

佘繼泉:當然有很大的影響,因為他們傳統的做法就是在人流多、屋苑就要霸地盤,他們要到一些固定的地點,將他們的生意產品銷售出去。但是現在他們面對這樣的疫情,生意少了很多,但是那些固定成本很難降低,比如職員,不可能長期要他放無薪假,再放多一個月、兩個月,他唯有找另一份工做,你不去養著一班固定的職員的話,也很難提供一些好的服務給顧客,或者產品都不能出齊。

所以在這些情況下,很兩難的,租約已經簽了,裝修都做好了,設備都買好在這裏了,但是生意做不了,在這樣的情況下,對他們衝擊來說是生命的威脅、致命的威脅。所以很大品牌的酒樓,都有某一個分店、某一分行結業、不做,將一些營業稍微弱的店舖結束,留一些能做生意的,和順帶將一些沒那麼精英的人員裁走。這是一個汰弱留強的過程。

這次疫情也給我們中小企業一個深深的教訓,就是說要好好的準備好在線上、在互聯網上面,做好你的生意。

港府高官坐領薪高 無作為

說回來我覺得,香港政府其實可以做多一些事情,比如說怎樣幫中小企業在香港拓展他們的生意。如果我們鎖定香港是一個旅遊景點,多些吸引遊客來,不只是國內自由行來的,是全世界的話,我相信第一,香港政府要想的是,在一個景點上要設計多些能夠吸引到不同地區的,歐洲、美國、東南亞的遊客來這裏旅遊,有美食天堂,可以採購好的、便宜的、漂亮的品牌,這些是香港政府需要做的事情。

如果將來我們不是設計在旅遊上,我們打造一個高科技城市的話,起碼比如像對AI即人工智慧、對機械人、或者對一些無人機、或者3D列印,這些他要放多一些錢,使多一些的,不只是年輕人、學生,還有一些中小企業可以參與這些的、不同項目的一些投資,可以做到生意。

比如做3D印表機,可以鼓勵多一些人開一些3D的列印工廠,做一些產品代替以前我們傳統的五金機、塑膠機,代替那些東西,用來生產一些高科技含量、低成本勞作的產品。如果不是高科技、不是旅遊的話,那是不是金融的,你(港府)會不會在金融上面又會做一些?

我們香港人很多從事金融活動,保險也叫金融,原來銀行櫃員也從事金融,其實貽笑大方。所謂真真正正的金融,是究竟做些甚麼?我相信香港那個人口金字塔裏面,不知有沒有0.001%的人從事真真正正的金融,怎麼樣惠及到我們一百多萬~二百萬的打工仔,我們這一百多二百萬的打工仔是不是可以從事這些行業,我很相信這些應該我們的政府,他們由一個最高的設計以致讓我們全民有得就業的整個過程裏。這些高官領那麼多錢的工資,他們想著甚麼?我們有時真的是感到莫名其妙。

香港企業後院著火 無心思開拓「大灣區」

記者:香港很多中小企業的創業模式都是北上、望神州,很多去大陸,這次疫情或者這次的風波之後,這種情況會改變?香港和大陸緊密的關係會不會也發生改變?

佘繼泉:我不反對人們踏出香港,跨入國內以致世界各地,其它國家都去看多一點、認識多一點,看那邊有甚麼天然資料可以賣回來香港,或者有甚麼香港的產品、服務可以賣給他們,這個是完全不反對的。但是如果我們在疫情之後,或者這個社會事件衝擊之後,我們還有沒有能力、還可不可以有這樣多餘的時間和資金去探討這些事情?

就是我們本行本業在香港的企業,都已經是火燒後院了,後面已經是很不穩妥,都已經不知道怎樣去救火的時候,還有沒有多餘的時間、或者心思去開拓大灣區、開拓一帶一路的國家的生意?這個是不現實的。我相信大家聽完都明白到,我們的處境是否有條件去考慮做這些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