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證監會(SEC)主席克雷頓(Jay Clayton)上周在霍士新聞網的一檔商業節目中表示,目前證監會對國際四大審計事務所施壓,要求他們針對在美上市的中國公司的審計報告做出詳盡說明。 

「全世界除了中國,所有國家都允許美國公眾公司會計監督委員會(PCAOB)對其在美國上市公司的審計結果進行檢查,中國是唯一的例外。」他說:「他們一直說這些商業行為是國家機密。就這一點我們反覆提醒美國投資者保持謹慎。」 

美國公眾公司會計監督委員會(PCAOB)與證監會(SEC)在2018年12月表示,對於在美國證交所上市的中國公司,他們無法審計核實這些公司的數據,也無法檢查這些公司的審計報告質量。這意味著如果這些公司的審計結果有問題,美國監管機構也無法發現,一旦出現詐騙或做空,將給美國投資者帶來巨額損失。 

中共滲透美國金融市場

隨著中美貿易爭端的繼續,越來越多人意識到,在美國證券交易所上市的中國公司對美國經濟構成了非常嚴重和迫在眉睫的風險。事實上,它觸及了美國金融體系的核心。 

智囊布拉格安全研究所(Prague Security Studies Institute)主席羅賓遜(Roger Robinson)去年5月在向「應對中共當前危險委員會」(Committee on the Present Danger:China,簡稱CPDC)的演講中表示,中共在相當程度上對美國金融市場進行滲透,這是一個非常令人憂心的情況。 

在過去的二十年中,中共控制的公司已經深度融入數百萬美國人的個人投資組合中。根據羅賓遜的說法,在美國三大主要交易所中有超過1,000家中國上市公司。 

僅紐約證券交易所(New York Stock Exchange,簡稱NYSE)就有650多家中共國有企業上市。在納斯達克市場(Nasdaq)上有62家中國上市公司。在監管較少的場外交易(Over-The-Counter,簡稱OTC)市場上還有500多家中國上市公司。 

與大豆或汽車零部件不同,美國證券交易所是數萬億美元財富和創新的源泉。它們不僅服務於美國的利益,也服務於世界上的許多利益。這只是中國公司(中共國有企業)所構成的嚴重威脅的原因之一。 

它們也可能對美國養老退休金、創造財富、吸引投資及保持經濟、技術和軍事力量的全球領頭羊的地位給予致命的打擊。 

在2019年年末,彭博社爆出白宮正在考慮將中概股從美國證券交易所除牌,以限制美國投資者對中國公司的投資。 

PCAOB來頭不小 

前面提到的PCAOB,也就是美國公眾公司會計監督委員會,它的成立要從安然公司(Enron Corporation)說起。 

安然公司曾經是世界最大的電力、天然氣及電訊公司,位列財富美國500強企業第七名。而這個看似輝煌的企業卻在2001年突然宣佈破產,原因是投資者發現該公司財務造假,致使安然股價從最高點的90.75美元一股,下跌到破產時的26美分一股,普通投資者血本無歸,損失慘重。 

其假帳問題也讓其審計公司,曾經五大審計公司之一的安達信(Arthur Andersen)解體。 

這場醜聞催生了薩班斯法案(Sarbanes-Oxley Act),也就是《2002公眾公司會計改革與投資者保護法案》,其中一條就是成立非牟利組織公眾公司會計監督委員會(PCAOB),對所有在美國上市的公司的審計進行監管,以保護公眾對獨立、正確審計結果的知情權。 

PCAOB被賦予了巨大權力,它是歷史上首個會計註冊師行業的獨立監管機構,監管在美國上市企業的審計工作。此前該行業進行的是自我監管。 

中共阻礙會計行業監督 

PCAOB認為,所有在美國的上市公司,不管它的營運地是在德國、法國、日本、南非,它都受到該組織的監管。 

在薩班斯法案通過之後,PCAOB花了幾年的時間與世界各國對監管協議進行協商,「最開始受到了很多阻礙,瑞士和德國就是例子,但是最後幾乎所有國家都與PCAOB達成了協議。目前大經濟體中,只有中國不允許該審查機構進入。」吉姆彼得森(James Peterson)律師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 

彼得森曾是已經解體的安達信律師事務所的律師,並著有《倒計時:四大審計事務所的過去、現在和未來》(Count Down: The Past, Present and Uncertain Future of the Big Four Accounting Firms)一書。 

以我們熟悉的阿里巴巴公司為例。阿里巴巴集團註冊在開曼群島,在美國納斯達克上市,然而其實業務主要在中國。 

更重要的是,阿里巴巴有國有投資。 

中國政府認為存在國有投資的企業的財務報表屬於「國家秘密」,不允許PCAOB獲得其完整審計報告。中國相關法律要求企業的會計帳目和紀錄保存在國內,並對審計方將在中國進行工作的文檔轉移到國外設限。 

「中國宣稱的『國家秘密』僅僅是一個修辭掩蓋,言下之意就是『我們不願意』。」彼得森說。 

他表示,如果世界上其它國家能夠在保護商業秘密的情況下滿足監察機構的要求,那麼沒有理由認為中國的公司是一個特例。 

另一個要求審查的呼聲來源於中概股的名聲。中概股一直是美股集體訴訟和證券欺詐的高發區,有些年份,近20%的欺詐性案件來自於中概股,所以中概股在美國的估值明顯被壓低,而且經常被做空。 

2015年,《華爾街日報》(WSJ)附屬周刊《巴倫雜誌》(Barron』s)曾發表一篇題為「阿里巴巴的股價可能暴跌50%」的文章,指出阿里巴巴可能存在財務造假,其股票配不上當前市值。 

阿里巴巴對這篇文章進行了嚴厲回應,指出這篇文章「存在事實性錯誤以及選擇性的使用信息」。時任阿里巴巴負責國際事務的副總裁詹姆斯威爾金森(James Wilkinson)在寫給《巴倫雜誌》主編的一封信中說,阿里巴巴「對其財務報告和營運模式頗具信心」,並說阿里巴巴一直與中國工商管理局等相關政府機構合作。 

卡爾森布萊克(Carson Block)的渾水研究公司(Muddy Waters)專門研究可能存在帳目造假的中國公司,他對美國金融網站市場觀察(Market Watch)說:「這個問題已經存在很久了,但是中國方面做出的有意義舉動呢?是零。我希望證監會能夠真正做出有力的回應。」 

「克雷頓主席如果只說不做,那麼他說的那些危險只是空話。」彼得森說。他也認為自薩班斯法案通過之後,這個問題上中國政府並沒有做出任何實質的回應。 

值得注意的是,SEC主席克雷頓與中國上市公司關係密切。在他就任目前職務之前,他幫助了阿里巴巴公司在2014年完成了其IPO,也就是首次公開招募。與此同時,阿里巴巴的審計公司是普華永道在香港的分支,目前從未接受過PCAOB的審查。 

兩黨議員呼籲中企配合審查 

美國國會一個由兩黨議員組成的小組在2019年6月提出議案,要求在美上市的中國公司披露完整的審計報告,違反美國監管規定的公司將被退市,三年內不得重新上市。 

「不應再允許北京充當盾牌,讓在美上市的中國公司免於遵守美國有關財務透明和問責制的法律法規。」共和黨參議員魯比奧(Marco Rubio)在聲明中稱。 

該議案的發起人之一、民主黨參議員梅嫩德斯(Bob Menendez)表示:「是時候讓中國政府在我們的金融市場上遵守與美國公司同樣的規章了。」 

彼得森說,實際上,美國在這個問題上有一個「核選項」。 

「最簡單的就是,任何中國公司,如果他們的審計公司不與PCAOB的監管機構合作,證監會有權將其在交易所除名」。 

然而他說,這顯然是一個政治議題,美國決策者顯然不願意將中國資金拒絕在美國資本市場之外。「但任何其它做法都只是吵吵鬧鬧,中國方面會將其解讀為美國因軟弱和缺乏決心而有的虛張聲勢。」他說。◇(轉自美國之音)

聯邦參議員魯比奧表示,不應再允許北京充當盾牌,讓在美上市的中國公司免於遵守美國有關財務透明和問責制的法律法規。(AFP)
聯邦參議員魯比奧表示,不應再允許北京充當盾牌,讓在美上市的中國公司免於遵守美國有關財務透明和問責制的法律法規。(AF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