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張輕便的折櫈,一支畫筆,一個速寫本,便是城市速寫畫家彭啤的標準裝備。(陳仲明/大紀元)
一張輕便的折櫈,一支畫筆,一個速寫本,便是城市速寫畫家彭啤的標準裝備。(陳仲明/大紀元)

一張輕便的折櫈,一支畫筆,一個速寫本,便是城市速寫畫家彭啤的標準裝備。他經常到訪香港不同的角落,從市區到郊野,都留下了他的足跡。這位年輕的速寫畫家希望能透過他和同伴的畫筆,記錄香港即將消失的事物,為這個共同的「家」留下美麗的回憶。


在土瓜灣興建的港鐵站快將落成,最快於明年啟用,這一帶的舊樓或也逃不過清拆的命運。(陳仲明/大紀元)
在土瓜灣興建的港鐵站快將落成,最快於明年啟用,這一帶的舊樓或也逃不過清拆的命運。(陳仲明/大紀元)

在土瓜灣興建的港鐵站快將落成,最快於明年啟用,這一帶的舊樓或也逃不過清拆的命運。訪問當日,城市速寫畫家彭啤帶筆者前往土瓜灣的一座唐樓天台俯瞰,以另一個視角觀察這個社區。眼前的風景有著強烈的新舊對比,高聳的新樓與破舊的唐樓形成映襯,唐樓的天台留存的鐵皮屋、鐵欄杆,樓與樓之間連結的天線,還在訴說著老城區的舊事。彭啤說:「政府應該有更好的方式去改善舊樓的環境,可以翻新、維修,而不是一味地清拆。」


唐樓的天台留存的鐵皮屋、鐵欄杆,樓與樓間連結的天線,訴說著老城區的舊事。(陳仲明/大紀元)
唐樓的天台留存的鐵皮屋、鐵欄杆,樓與樓間連結的天線,訴說著老城區的舊事。(陳仲明/大紀元)

畫筆與社區相連

彭啤是本港寫生組織「畫下嘢」的創辦人之一,但他並非以畫畫出身,他的正職是室內設計師,以電腦方面的設計為主。多年前的一次澳洲工作假期經驗令他戀上畫筆。他回憶,當時去澳洲農場工作假期時,有許多空餘時間可以畫畫,他開始練習速寫,也發現了自己的所長。彭啤的愛好便從澳洲帶回了香港。回港後,他發現身邊的舊建築、老店都很值得用畫筆記錄下來,特別是香港這個發展速度極快的城市,不少具有本土特色和歷史價值的建築、風景隨著城市發展而消逝。彭啤於是開始利用空餘時間走訪各個社區,開始了城市速寫的旅程。


城市速寫畫家彭啤在土瓜灣畫畫。(陳仲明/大紀元)
城市速寫畫家彭啤在土瓜灣畫畫。(陳仲明/大紀元)

當初成立「畫下嘢」,彭啤的想法很簡單:「一個人畫畫不是孤單,是比較清靜的,但是再多些人一起玩就開心些。一班人畫畫,除了認識了很多同伴之外,都可以有技術上的交流。大家都會透過畫畫去認識不同的社區,其實這個都是我最想做的一件事情。」懷著共同的理念,2016年彭啤和一班愛好城市速寫的好友成立了藝術團隊「畫下嘢」(WaHaYeah),積極推廣「城市寫生(Urban Sketching)」活動,也與其他團體合作一起參與社區活動。

彭啤分享,城市寫生活動的樂趣在於可以跟社區產生互動:「在社區一個鐘或者兩三個鐘,在那段時間我們會吸收不同的資訊,或者跟街坊聊天,那段時間所產生、嗅到的味道,然後有些甚麼聲音可以聽到,眼見光影很特別的感覺,在畫畫的期間可以吸收回來。」他認為在社區作畫的感受特別深刻,能夠用畫筆與社區產生聯繫也是他非常享受的體驗。

談及如何用畫筆來認識香港,彭啤說:「我們畫畫的時候,很多街坊走過來跟我們聊天,聊天的期間,他們會講些街坊的故事給我們聽。另外一個途徑就是我們會上網將自己的畫分享給大家聽。在分享期間,亦都會做一點背景研究,令我們自己多認識香港。」

在街邊寫生的勇氣

在澳洲的路邊寫生,沒有那麼多注視彭啤的眼光,但是在接踵摩肩的香港市區寫生,便需要更大的勇氣。彭啤邀請朋友參與「畫下嘢」活動,他常常聽到有人說:「我做不到!」他十分理解朋友們的心情,因為在家畫畫和在街上畫畫的感覺全然不同。但他認為一班人一起進行城市寫生活動可以減輕心理負擔:「一班人出去畫畫,大家就會大膽些,一班人畫畫也可以物色到更多同伴,互相交流。」

在「畫下嘢」中的城市速寫畫家來自各行各業,很多不是專業畫家,有的人擔心自己畫得不好,彭啤認為這並不重要,每個人都有第一次畫畫的體驗,誰都不能一蹴而就,都是經過不斷地練習,相互交流後才有進步。彭啤笑言:「沒有說不會畫畫的,沒有說一個點,一條線都不會。你會畫一點,或者一條線,你已經會畫一幅畫出來了。」


彭啤說:「你會畫一點,或者一條線,你已經會畫一幅畫出來了。」(陳仲明/大紀元)
彭啤說:「你會畫一點,或者一條線,你已經會畫一幅畫出來了。」(陳仲明/大紀元)

為長者開辦畫班

這兩年來,「畫下嘢」的畫家們除了在城市寫生、辦畫展外,也希望能開展多一些與社區相連的活動。「畫下嘢」受邀於香港青年藝術協會2018年的「有種藝術」社區藝術計劃,畫家們帶領東華三院方樹泉地區服務中心的十多名長者深入社區,舉辦了一連四堂的《走走畫畫筲箕灣》城市速寫工作坊,內容以圖畫說故事,長者們可以在畫班中學習速寫構圖、上色的技巧。


畫家們帶領東華三院方樹泉地區服務中心的十多名長者深入社區,舉辦了一連四堂的《走走畫畫筲箕灣》城市速寫工作坊並舉辦成果展。(受訪者提供)
畫家們帶領東華三院方樹泉地區服務中心的十多名長者深入社區,舉辦了一連四堂的《走走畫畫筲箕灣》城市速寫工作坊並舉辦成果展。(受訪者提供)


《走走畫畫筲箕灣》城市速寫工作坊結束後舉辦畫展,長者們見到自己的作品十分開心。(受訪者提供)
《走走畫畫筲箕灣》城市速寫工作坊結束後舉辦畫展,長者們見到自己的作品十分開心。(受訪者提供)

彭啤認為長者對社區了解更為深入:「我們想介紹城市速寫給老人家,其實大家在香港生活了那麼多年,他們都對香港很大的感受。希望通過比較容易入門的部份,有紙有筆,多一張櫈子就可以開始的興趣,他們有支畫筆就可以找到自己香港的回憶出來。」完成作品後,他們還在希慎廣場舉辦了為期三周的展覽,老友記們看到自己的作品展出都非常興奮,也在這個過程中找到了自信。

*********

從土瓜灣唐樓的天台下來,彭啤走到鴻福街的一間士多跟老闆娘黃小姐打招呼,黃小姐熱情又健談,津津樂道地分享「貓店長」的趣味故事。彭啤端出他的折櫈,嫻熟地拿起畫筆記錄眼前所見到的景象,體會人與人之間互動的情誼。他非常珍惜畫畫的過程,相信這個過程才是城市速寫最有價值的地方。◇


彭啤在土瓜灣鴻福街的一間士多速寫。(陳仲明/大紀元)
彭啤在土瓜灣鴻福街的一間士多速寫。(陳仲明/大紀元)


彭啤認為,城市速寫最大的樂趣便是與街坊互動,老闆娘津津樂道分享「貓店長」守店的趣味故事。(受訪者提供)
彭啤認為,城市速寫最大的樂趣便是與街坊互動,老闆娘津津樂道分享「貓店長」守店的趣味故事。(受訪者提供)


土瓜灣鴻福街的家樂超市。(陳仲明/大紀元)
土瓜灣鴻福街的家樂超市。(陳仲明/大紀元)


彭啤筆下的土瓜灣鴻福街的家樂超市。(受訪者提供)
彭啤筆下的土瓜灣鴻福街的家樂超市。(受訪者提供)


青山道303號唐樓。(陳仲明/大紀元)
青山道303號唐樓。(陳仲明/大紀元)


彭啤筆下的青山道303號唐樓。(陳仲明/大紀元)
彭啤筆下的青山道303號唐樓。(陳仲明/大紀元)


深水埗嘉頓麵包廠。(陳仲明/大紀元)
深水埗嘉頓麵包廠。(陳仲明/大紀元)


彭啤筆下的深水埗嘉頓麵包廠。(陳仲明/大紀元)
彭啤筆下的深水埗嘉頓麵包廠。(陳仲明/大紀元)


土瓜灣鴻福街。(陳仲明/大紀元)
土瓜灣鴻福街。(陳仲明/大紀元)


彭啤筆下的土瓜灣鴻福街。(受訪者提供)
彭啤筆下的土瓜灣鴻福街。(受訪者提供)


彭啤到訪過香港各個角落,從市區到郊野,記錄下即將消逝的風景。圖為在荔枝角的畫展。(陳仲明/大紀元)
彭啤到訪過香港各個角落,從市區到郊野,記錄下即將消逝的風景。圖為在荔枝角的畫展。(陳仲明/大紀元)


彭啤非常珍惜畫畫的過程,相信這個過程才是城市速寫最有價值的地方。(陳仲明/大紀元)
彭啤非常珍惜畫畫的過程,相信這個過程才是城市速寫最有價值的地方。(陳仲明/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