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街頭的招牌,蘊藏著城市的獨特文化。七、八十年代的旺角街頭,有不少書寫招牌的師傅,在那電腦技術未普及的年代,每一塊街邊的招牌,都是靠寫字師傅人手書寫後,再由招牌師傅刻印製作。

在招牌店長大的李健明,也常常幫父親到寫字師傅李漢處取預訂的字體,對招牌行業有一定的認識。如今李健明正在進行一項字體修復計劃,將式微的手寫字型整理轉為電腦字型,並積極舉辦展覽及工作坊,甚至出書,希望透過自己的努力不辜負李漢伯伯對父親的寄望,也希望令更多人認識招牌字體文化,將手寫招牌以另一種方式承傳下去。

經過李健明修復製作的李漢港楷,已可投入生產製作招牌。(陳仲明/大紀元)
經過李健明修復製作的李漢港楷,已可投入生產製作招牌。(陳仲明/大紀元)

以製作招牌維生的李威先生,在七十年代認識了在旺角街頭寫字的李漢先生,成為了他的常客,二人漸漸成為好朋友。隨著當代電腦技術興起,手寫招牌行業式微,李漢去世,李威年事漸高,看似一段忘年交就要走入歷史。但李威的兒子李健明學會一套字體編碼方法,發現李漢給父親留下的大袋字稿珍貴無比,決意將字體數碼化,將手寫招牌字的精華與眾人分享。

「趕人走」的李漢伯伯

李健明談及自己對李漢伯伯的印象,第一句話便是:「他常常趕我走的。」少年時期的李健明常常到李漢的攤檔幫父親領取寫好的招牌字,李漢與他的父親關係頗佳,常常不收父親的錢,把字交給健明後便「趕」他回去。李漢伯伯的和善性情,是健明對他最深的印象。

李健明描述,李漢並非當時出名的寫字師傅,他的檔口也不大,一個木櫃上鋪著一塊木板,深三至四呎,闊五至六呎,上面擺著不同大小的筆,用一個漱口盅裝著墨汁用來寫字,另一個紙盒裝著木糠用以吸收多餘的墨,在攤檔前則擺著寫好的字待客人領取。

目前仍可在九龍街頭找到一些由李漢寫的店舖招牌。(陳仲明/大紀元)
目前仍可在九龍街頭找到一些由李漢寫的店舖招牌。(陳仲明/大紀元)

「雙李」的動人友誼

作為李漢好友的李威回憶,和李漢算起來也是二十多年的老友了。李威提到,他們「同姓三分親」,李漢家鄉在台山,李威在新會,兩個地方離得很近,也增進了彼此的距離。兩人也志趣相投,當時除了生意上的往來,平日二人也常在空閒時間一起飲茶談天。李漢除了寫字外,還會看風水,周末時常常與好友一起到新界寺廟拜神。李漢生前最常去的寺院是屯門青山寺(青山禪院),每年黃曆新年必去上香,也影響到好友李威。李威先生如今已經是八十五歲高齡,但他在李漢離世多年後,依然保持這一傳統,每年都會到訪青山寺進香祈福,可見二人友情至深。

李漢對李威的情誼,濃縮在李漢退休臨別前給他留下的兩大麻袋字中。一九九二年的一日,李漢對外宣告退休後,扛著兩大麻包袋寫好的大字來到李威的店中,分隸書、楷書兩類,約有五千多字。李漢掛記著自己老友的生意,怕李威用來製作招牌的字型不足夠使用,於是盡自己所能留下字型,才放心告老還鄉。幾年後,李漢便與世長辭。

這兩包大字,一直靜靜地躺在李威的儲物櫃中,直到零六年才再次重見天日。

收錄李漢字體的海報。(陳仲明/大紀元)
收錄李漢字體的海報。(陳仲明/大紀元)

收錄李漢字體的海報。(陳仲明/大紀元)
收錄李漢字體的海報。(陳仲明/大紀元)

「李伯伯街頭書法復修計劃」啟動

繼承父親耀華製作室家族生意、並有電腦技術基礎的李健明,三年多前接觸到台灣造字編碼公司的一項技術,可以將李漢的招牌字轉為電腦字型,若遇到沒有的字,也可以透過拼字的方式「造」出來,這個技術令他十分振奮,翻出了李漢伯伯留給父親的「大禮」,啟動「李伯伯街頭書法復修計劃」,將二千多頁楷書原稿整理,經過掃描、修復、校對等多個繁複的工序,將手寫招牌字轉為電腦字型,至今已經完成了七千八百多個字。

在進行字體修復的過程中,李健明也了解到其中不少傳統智慧,招牌字的字體較為粗身顯眼,方便市民認讀,而且每一個字筆筆相連,便於招牌師傅將字稿複印放大再對位切割,這是如今的電腦字達不到的效果。

李健明希望不辜負李伯伯的一片心意,能夠將前人傳統智慧加到這個時代招牌製作中,符合當下的需求,即使自己辛苦,也是有意義的。

以李漢港楷製作的招牌飾物。(陳仲明/大紀元)
以李漢港楷製作的招牌飾物。(陳仲明/大紀元)

李健明也設計出不同的紀念品,皆印有由李漢港楷設計的字樣。(陳仲明/大紀元)
李健明也設計出不同的紀念品,皆印有由李漢港楷設計的字樣。(陳仲明/大紀元)

「李漢港楷」的成果與眾人分享

李健明將修復的字體稱為「李漢港楷」,廣東話諧音為「你看港街」。

香港街道文化特色也是李健明十分感興趣的方向。在進行字體修復的過程中,他也不斷學習、考察各類招牌字型,多年來跟隨父親做招牌的基礎派上了用場,與學院派的設計學角度不同,他更多的是以實用性角度探究招牌字,如在製作方面如何選擇物料與顏色,招牌字有哪些特點。李健明正在撰寫一本介紹香港招牌的書,計劃今年七月書展期間問世。

李漢字體輯錄在《城市字海》一書中。(陳仲明/大紀元)
李漢字體輯錄在《城市字海》一書中。(陳仲明/大紀元)

這三年間,李健明因字體修復計劃結識了不少新朋友,當中包括中學老師、大學教授、海外的文化愛好者,甚至漢字專家,還有來自外國的傳媒,令他感到又驚又喜,發現原來這一領域臥虎藏龍。除了與他人分享自己的經驗外,他也虛心向他人討教,豐富自己的知識。

今個復活節假期(4月19日至23日),李健明將於石硤尾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舉辦「港人港字」展覽,主題為「由手寫招牌到電腦字型——李漢港楷」,公開展出李漢先生部份珍貴的手稿真跡及書法字帖,以及「李漢港楷」粒粒字皆辛苦的誕生過程,並且重現昔日李漢先生在旺角街頭的「寫字檔」,與市民共同探索招牌漢字的文化奧妙。

由李健明設計、以李漢字體組成的海報畫,將會於「港人港字」展覽展出。(陳仲明/大紀元)
由李健明設計、以李漢字體組成的海報畫,將會於「港人港字」展覽展出。(陳仲明/大紀元)

由李健明設計、以李漢字體組成的海報畫,將會於「港人港字」展覽展出。(陳仲明/大紀元)
由李健明設計、以李漢字體組成的海報畫,將會於「港人港字」展覽展出。(陳仲明/大紀元)

製作招牌的機器。(陳仲明/大紀元)
製作招牌的機器。(陳仲明/大紀元)

* * * * * * * * *

一段動人的友情,一個時代的見證。雖然手寫招牌的時代已經不在,但因「李伯伯街頭書法復修計劃」而將招牌字體的文化復甦,令更多人認識到招牌字的獨特色彩,藉「李漢港楷」的問世而進行招牌字體的傳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