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河北的趙州橋在一千三百年間,經歷了十次水災,八次戰亂和多次地震。一九六六年三月發生的七點二級邢台大地震,其震央離趙州橋僅四十公里,附近建築物都遭受到極大的毀損,而石橋卻毫髮無損。

近二十來年,中國大陸在橋樑、隧道、公路、住宅樓等工程建設中一大批「豆腐渣」工程暴露了廬山真面目,遭遇「豆腐渣」軍團的滑鐵盧,塌橋成為中國一種流行的社會現象。就連當年獲得「魯班獎」的中國體育博物館,因存在重大安全隱患,僅僅十五年功夫就不幸淪為「豆腐渣工程」,對中國最高建築品質獎形成莫大的嘲諷。

塌橋成現今大陸流行社會現象

2007 年8 月13 日,湖南鳳凰縣的堤 溪沱江大橋在拆腳手架時,整座橋於 十秒鐘之內垮成了一堆碎石,造成64 人遇難,22人受傷。( 網絡圖片)
2007 年8 月13 日,湖南鳳凰縣的堤 溪沱江大橋在拆腳手架時,整座橋於 十秒鐘之內垮成了一堆碎石,造成64 人遇難,22人受傷。( 網絡圖片)

2007 年8 月13 日,湖南鳳凰縣的堤溪沱江大橋就上演悲壯的命運交響曲,震驚世界。堤溪沱江大橋可說是足月懷胎,卻突發特大流產,危及地方官命。據了解,耗資兩億多元人民幣的堤溪沱江大橋是湖南省湘西自治州的重點優質工程,而當初建設這座大橋是為五十年州慶獻上一份厚禮。

但將以優質工程通車舉行典禮前期,卻在拆腳手架的時候,整座橋於十秒鐘之內垮成了一堆碎石。這座準備通行汽車的大橋,連一個人也沒能從它身上走過去,卻壓死了64 條生命,22 人受傷,成為當時死傷最嚴重的坍塌事件。

這是個無論如何也找不出表面客觀理由的特大事故,因而中共中央高層下令嚴查,但又指示報道要適中,可見心情複雜。奉命前往採訪遇難者家屬的五家記者,卻遭到當地政府官員追打圍毆,更添亂象。

未使用一天就轟然崩塌的短命鳳凰堤溪沱江大橋一倒,世人目光不約而同齊刷刷的投向了一座千年古橋。據說堤溪沱江大橋是採用傳統工藝修建的大型四跨石拱橋,而提及石拱橋,人們不得不讚歎石拱橋的祖宗橋,當今河北的趙州橋。

李春的趙州橋

一千三百年前河北有個叫李春的工匠,帶著一幫古代民工,吭哧吭哧得造了一座石拱橋。誰也沒想到,此橋居然挺立一千三百年;而現代鋼筋混凝的堤溪沱江大橋的倒塌,更顯趙州橋的英雄本色與智慧光芒。

現存於河北省趙縣交河之上的趙州橋,原名為「安濟橋」,大約在隋唐皇初期到大業年間興建而成,至今已有一千三百多年的歷史。它不但是現存中國最古老的石造拱橋,同時也是世界橋樑史上有據可查的最遠古石造拱橋。

趙州橋橋面37.37 米,加上南北兩座橋頭全長50.82 米,橋寬9 米,橋高7.23 米。據今天橋樑學家的研究歸納此橋有幾大特點:石橋兩端為開放式造型的三角壁拱洞,是由兩端橋面與拱環之間所形成的夾角三角形部份,又稱為側拱。這四個側拱在漲水期間就成為排水口,能有效減低水流對石橋所造成的壓力。而此種建築法可節省大約七百噸石材,也使得石橋本身重量減輕15.3%,安全系數提高11.4%。

古籍中關於趙州橋的記述

從唐代到明代,趙州橋(安濟橋)屢見於文獻,其中最著名的數唐玄宗開元年間中書令張嘉貞所作《趙州橋銘》,對安濟橋有生動的描述:「趙州交河橋,隋匠李春之跡也。

製造奇特,人不知其所以為。試觀乎用石之妙,楞平砧斫,緘穹隆崇,豁然無楹⋯⋯又詳乎刈插駢,磨礱緻密⋯⋯腰鐵栓蹙。兩涯嵌四穴,蓋以殺怒水之盪突⋯⋯」。

趙州橋的民間傳說

民間傳說安濟橋是魯班一夜之間修建而成,這座橋為洨河兩岸人民提供了便利,人們就用美好的傳說來讚揚造橋者。

關於趙州橋最有名的民間文藝作品是河北民歌「小放牛」。歌中唱道:「趙州石橋甚麼人修?玉石欄杆甚麼人留?甚麼人騎驢橋上走?甚麼人推車軋( 或碾)了一道溝?」對唱答案分別是:魯班爺、聖人( 一說古人)、張果老、柴王爺或柴世宗。

一千三百多年見證無數天災人禍

1963 年洪水淹到趙州橋橋拱的龍嘴處,站在橋上都能感覺到橋身的劇烈晃動,但大水過後趙州橋仍然安然無恙。一千三百多年來趙州橋見證無數的風霜雨雪、天災人禍,卻依然長虹臥波,雄姿可鑒。

架設的橋墩地基堅固無比,重量測定也極其正確, 直到一千三百多年後的今天,兩端的橋墩僅僅下沉5 厘米,當時如何能有此準確的測量,目前專家們還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當時的石拱橋都是半圓形,因為把直徑拉長便很難建成。而趙州橋是一緩和優美的弧形,橋高雖只有7.23 米,可是其坡度卻很適合馬車與人的通行。石拱橋不但造型優美,恰似一彎新月,而且欄杆上的龍獸雕刻,各個表情、型態各異其趣、栩栩如生。橋最沒有甚麼運氣好壞可講,一旦造完,必常年裸露於外,車馬人行,不可一日間斷。風旱雨澇也不會給它特別降格一角,該承受的都得承受,不折一絲一扣。

趙橋能走一千三百年長歲,千年傲立,實乃經典傑作。

用心純淨才能在世間長久耐用

正如百年修行之人,世人只見其七彩的舍粒子或是驚嘆其不腐的金剛身,卻很少能有機會窺探其與宇宙規律融為一體的熔煉過程。又有誰能回到千年歲月,一睹李春率眾施展的是何等絕技神功。

回到古代的中國,那時人們做任何事都要講究淨心調息。儒生寫文章前要打坐淨心,方才下筆。匠人也是這麼淨心達專注,方可操工。因為古人懂得,在造物成形的過程中,唯有用心純淨,此物方能於世長久耐用。

天人合一,精神與物質的高度統一,是古代人社會生活的基本狀態。此種普世價值運用於社會方方面面,也彰顯其功效。

正是認識到物體生成過程中,人的心智精神力量的純淨程度,更能決定了物體成住壞滅的周期長短,故而古人的嚴格、認真與負責,超乎「尋常」。可恰恰這些現代人做不到的事,對古人來說,卻是發自內心的行為,再平常不過了。萬物皆有靈,每件產品都是一個生命,他是為另一個生命負責。

現代人浮誇 古人十年磨一劍

明朝建長城、故宮的磚石從燒製到搬運、砌疊,每一個環節都把責任分解到人,粘合劑用石灰和糯米漿製成。江西贛州的宋城城牆上的磚塊上都刻有姓名,那是燒製磚塊的窯工名字,哪一塊出問題都能找到當地的責任人。而且那時候修橋和城牆是一項曠日持久的大工程,一座小石橋修幾年甚至幾十年是很正常的事情,對工程一絲不苟到近乎現代人認為的苛刻程度。

這樣的心智傾注而修建的橋樑和城牆相當牢固,明朝南京的城牆至今還在,據說,當年太平天國據此為都城,湘軍攻城時,挖地道用炸藥才能炸毀其一小段城牆。

中國人在長期的生活和生產實踐中形成的「匠作」文化,這種文化核心就是精神內守,現代人理解為認真負責。

據報道,鄙鄉明清時屬寶慶府管轄,該地多石匠。建鳳大公路上石橋的民工多來自原屬寶慶府的新化縣。石匠從學藝到做工的種種規矩,三年學徒期,跟著師傅一錘一鑿地學選石頭、採石頭、鑿石頭、打磨石頭,出師後還不能單飛,要跟著在湘西、黔東一帶有名望的工匠幹活。

大陸各地還有許多清朝和民國時代修建的石拱橋在使用。在古代,工匠的聲望不是靠官府頒發某種資質證書,而是靠實打實的真功夫口耳相傳。我們的祖先從修驪山的秦始皇陵開始,到清朝末年,一直就具備著這種精神內守的「十年磨一劍」的職業理念。

孕育新生命

具體到造一座石拱橋,在古代要聚集遠近聞名的能工巧匠,從大山裏選來石頭,一錘一鑿打磨成一樣大的平整石塊,耗費十來年的時間默默建造,沒有精神內守的文化底蘊,像現代人這樣的浮誇,很難成事。

堤溪沱江大橋圖用傳統的石材和工藝建石拱橋,建築人卻又丟失了傳統工藝的精髓,忽視內在的精神品質的注入,此種東施效顰,悲劇必然。

這事在古代是很難發生的,因為古代重要工程的驗官通常獨具慧眼,在另外空間審視建造物。是凡心念不純的部位就是黑乎乎的一團,猶如人身上的病業,將來必在此處發難,故而早就彌補了。這種跨越空間的超級品質檢驗,對現代的工程人員來說,猶如現代的中醫生茫然於大醫學家扁鵲慧眼識病的功能,早已不知所以然了。

明曉此理,所謂工匠們的職業道德的操守就不是現代物質化了的人心所能理解,那不是當代打工的概念,而是在孕育新生命。

潛心鑄造的過程中,沒有雜念,心念純淨,心智所成,這樣的橋不僅堅固,而且避邪避禍,對整個的外部環境來說都是一個淨化源,如此才會創造千年傲立的人間奇蹟。

其實不僅趙州橋如此,許多著名寺院、城建都是如此,這是古人的生活規範。這種樸素的處世理念,也是古代人心道德水準遠遠高於當今迷失的「黨」寨國人的一個重要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