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交銀國際研究部主管洪灝在一論壇上表示,看到近期市場一系列「史詩級別波動」,相信市場處於一個歷史性的拐點。而美國長債收益率上升,導致系統性的流動性減少及美元強勢,預示或有更大風暴發生。

洪灝表示,觀察到在特朗普上台之前,美國股票市場波動的遺憾指數史無前例的飆升9天,同時標普指數史無前例連跌8天,以及中國房地產超買指數達到14年以來最高點,他形容這些「百萬年級別」發生的行情,在15年和16年不斷發生。而近期美國長債收益率在下行了30年之後,從歷史性低位出現反彈。而這種長債收益率的上升都曾經伴隨著全球性經濟危機的出現。

同時他認為,中國的債券亦面臨巨大泡沫風險,在過去兩年債券市場的波動加大了很多槓桿,同時政府人為壓低債券利率的波動性,令到大家都借錢炒債得到穩定收益率。倘持續下去,隨著美債收益率上升,中國債券的利息差會降低,將給匯率的下行帶來巨大壓力。這也就顯示為何美國的長債收益率上升後,近期人民幣突然間的貶值壓力出現加大情況。

對於市傳央行有意收緊外匯管制,以遏制資金持續外流。洪灝認為,這是人民幣貶值預期加強及貶值壓力強勁時的不得已選擇,在過去12個月中國外匯儲備從過去近4萬億降至現時3萬多億元,下降幅度非常之快,為保持匯率平穩,資本管制在所難免。另外,對於中港資金流向,洪灝認為深港通開通有助資金南下投資本港,但同時強美元亦令資金轉向流往美國市場,希望這兩方面可互為抵消,料不會對港股帶來太大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