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有記憶能力的產品越來越紅。記憶床墊、記憶眼鏡、手機拍照的自動對焦功能、高科技的機翼變形技術,都有它們的身影。還有驚人的發現,水竟然有記憶能力。

DNA遠程轉移

故事要從2009年的一篇論文說起。論文作者是法國病毒學家、2008年諾貝爾醫學獎得主蒙塔尼(Luc Montagnier)。他介紹說,含有病毒DNA的水溶液在高度稀釋到理論上的「純水」狀態後,DNA的特性依然存在,並且還可以遠程轉移到另一份純水樣本中。就是說,水不但有記憶,而且還有特異功能,學術界稱為DNA遠程轉移(DNA Teleportation)。這有可能嗎?

法國病毒學家及2008年諾貝爾醫學獎得主蒙塔尼(Luc Mon-tagnier)發現水竟然有記憶能力。(未解之謎影片截圖)
法國病毒學家及2008年諾貝爾醫學獎得主蒙塔尼(Luc Mon-tagnier)發現水竟然有記憶能力。(未解之謎影片截圖)

論文發表後,學術界一片譁然,紛紛表示難以置信。不過蒙塔尼說,他從2005年就開始做這項研究了。實驗是可重複的,結果是可以被證實的,所以他的論文是可靠的。

2010年,在德國舉行的諾貝爾獎得主會議上,蒙塔尼又分享了他的發現。當時與會的有60位諾貝爾獎得主和700多位科學家。他們聽後都紛紛搖頭,甚至批評他,別給「庸醫誤人」的順勢療法(Homeopathy)背書。順勢療法是用高度稀釋的藥劑來治病的一種療法。這股批評的風潮越演越烈,以至於身為諾獎得主的蒙塔尼丟掉了科研資金,不得不遠走他鄉另謀生路,連聖誕節都過不安生。

不過蒙塔尼並不後悔。平安夜那天,《科學》雜誌發表了對他的訪談。訪談中他說他的實驗「不是偽科學,不是庸醫,這些都是真實的現象,值得進一步研究。」

2013年,蒙塔尼還特意跟電視台聯手拍了一部紀錄片,叫做「我們找到了水的記憶」(On a retrouvé la mémoire de l’eau)。在片中,他們準備了一份曾經含有病毒DNA的水溶液,然後把裏面的DNA完全清除後又高度稀釋。之後再做檢測,儀器接收到了一份低頻電磁訊號。他們把訊號做成一個6秒的音頻文件,用E-mail發給意大利的合作團隊。意大利那邊還原後,對著一份蒸餾水樣本不停播放了1小時,之後把水倒入了一個人工合成DNA的機器中(Polymerase Chain Reaction,PCR)。然後奇蹟出現了,機器裏產生的DNA和巴黎原版的DNA相似度高達98%。也就是說,巴黎的DNA被成功複製到了意大利。作為媒介的水不但能記錄,還能傳遞和接收訊號,簡直可以說是通靈水了。

然而片子播出後反響平平。各路打假英雄雖然沒有跳出來指責,也沒人喝采。此外,被蒙塔尼稱為「現代伽利略」的本維尼斯特(Jacques Benveniste),境遇則比較慘了。

本維尼斯特(Jacques Benveniste)是法國免疫學家,被蒙塔尼稱為「現代伽利略」。(未解之謎影片截圖)
本維尼斯特(Jacques Benveniste)是法國免疫學家,被蒙塔尼稱為「現代伽利略」。(未解之謎影片截圖)

本維尼斯特是法國著名的免疫學家,曾經是法國國家健康與醫學研究院(INSERM)的負責人,一生發表過300多篇學術論文,德高望重。然而,他在學術上的榮耀與光輝到1988年就戛然而止。因為那一年,他在《自然》雜誌上發表了一篇關於水有記憶的論文。

本維尼斯特發現,把人體抗體免疫球蛋白E(IgE)稀釋到理論上跟純水沒甚麼兩樣的時候,也就是水裏不會再含這種抗體的時候,抗體的特性卻依然仍保留在水裏,表現為檢測結果呈陽性。所以他認為,水具備記憶能力。如果結果屬實,那麼就會為順勢療法提供科學上的依據。雜誌編輯們於是派出一個3人小組去考察,也就是說要來打假。

打假小組受到了很好的招待,一連觀察了3次實驗,次次成功。第4次實驗,他們的一位成員還親自參與了,結果依然有效。那麼,是否實驗可靠,本次考察到此結束呢?沒有。

緊接著打假小組以實驗不夠嚴謹為由要求作出一些改動,比如說採取「雙盲」的辦法,把樣品用錫箔紙包裹掛到天花板上等。然後接下來的3次實驗,實驗結果就不理想了。《自然》雜誌就此得出結論說,該項實驗結果不可信,立即刊登文章,高調更正。

本維尼斯特頃刻間被貼上了學術造假的標籤,名聲一落千丈。他的實驗室被關閉,資金被撤回,自己還成了搞笑諾貝爾獎的得主,他的論文再沒有雜誌願意發表,等於他失去了為自己辯駁的機會。

事後有不少學者為本維尼斯特鳴不平。有人說,7次實驗只有3次不準,而這3次又被無端地改了流程,這不能算是造假。也有人說,還有其它實驗室也都做過相同的實驗。那麼《自然》雜誌下結論前,為甚麼不跟他們聯絡取證?更有人說,「觀測者效應」也是應該考慮的一個因素。「觀測者效應」通常出現在微觀粒子實驗中,認為觀測者的意願可能會影響到實驗的結果。那3位打假小組成員如果負面思維很強的話,也有可能會影響到實驗的結果。

不過,本維尼斯特自己沒有辯解,也沒有放棄研究。90年代,他又提出一個新觀點,認為水的記憶可以被數字化、傳輸並重新插入另一個水樣本中。當時的科學家們覺得是天方夜譚,然而,如今蒙塔尼的實驗真真正正證實了他的觀點。可惜本維尼斯特在2004年過世,看不到自己的理論被認可與支持。

順勢療法

那麼科學界為甚麼對「順勢療法」如此另眼相看呢?西醫對順勢療法的觀點,認為症狀是疾病的根源,所以消除症狀就是消除疾病。這種理論下,血壓高得吃降壓藥,發燒要打退燒針。這種療法被稱為「對抗療法」。而順勢療法則是反其道而行。

順勢療法認為,發燒、咳嗽、拉肚子等等各種症狀並非是疾病的根源,而是人體自己排病的手段。比如說,吃下有毒的物質,人就會上吐下瀉。這裏有毒的物質是疾病的根源,吐和瀉是人體在努力把毒素排出去的表現。順勢療法是以加強「症狀」的方式幫助人體把病排出去,從而達到治病的目的。比如洋蔥會引起打噴嚏,含有洋蔥成份的方劑就能用來治療打噴嚏症狀為主的鼻炎。

不過加強「症狀」的藥多半毒性也大。那怎麼辦呢?順勢療法之父哈內曼(Samuel Hahnemann)說這好辦,只要把藥劑稀釋一下就好了。而就在稀釋的過程中,他發現了一個奇特的現象。用1:99的比例來稀釋藥物,再將這些稀釋液放在玻璃瓶中用力振蕩100次後,藥物的毒性去除了,而療效卻增強了。而更奇怪的是,藥物的稀釋和振盪次數越多,其效能不但不會減少,反而會變得越來越強。他把所有測試結果寫進了《純粹藥物學》(Materia Medica Pura)這本書中。而這也成了後世順勢療法用高度稀釋的藥劑來治病的依據。有些藥劑甚至稀釋到了物理學定義中「純水」的地步。然而這麼一來,科學界就躁動了。這等於是說,白開水也能治病了?順勢療法界也承認,目前還未找到太多科學根據,但他們說自己的藥就是有效果,治病有效率為41%,西醫是44%,差不多的。阿士匹靈在被廣泛應用70年後,科學家們才發現它的作用機制。事實上,早在2,400年前,含有阿士匹靈成份的柳樹皮就被老祖宗們拿來治病了。那時候,哪有甚麼科學理論啊?所以現在還找不到順勢療法治病的科學機制,但不能說這是偽科學。

這段公案從哈內曼那個年代到現在已經持續了200多年,一直爭不出個子丑寅卯。其實,蒙塔尼也好,本維尼斯特也好,都沒有說是要給順勢療法站台,他們只是以事論事,公開了自己的發現而已。科學界的反應也未免太激烈了一點。

都說科技重在創新。然而,創新則意味著在現有科學體系中沒有現成的理論做根據。如果找不到現有科學根據就不予承認,那麼創新就會被扼殺,科學就沒法發展。這可以說是現今科學界最大的難題。

神奇的水

除了未被科學界認可的記憶能力之外,水還有其它更多神奇的地方。比如說,熱脹冷縮可以說是物理學界的鐵律,溫度越低,密度越大。然而水卻是一個例外,因為4度以下的水是熱縮冷脹。0度以下固態的冰甚至可以毫不費力地飄在水面上。雖然這沒甚麼稀奇的,不過還能找到哪種物質固態的時候的密度比液態時還小的呢? 

然而水的這種反常態的特性,在地球的生態系統中,卻是至關重要的。因為冬天的時候,只有用冰把冷空氣隔絕在水面,水下的生物才得以在嚴寒中生存。如果冰都沉入水底,從下往上凍,那麼一個冬天過後,江河湖海裏所有的生物可能都得死光了。有哪種生物能在冰塊中生存的呢?所以說,大自然的造化,簡直是鬼斧神工。

再有,一般物質都只有固體、液體和氣體3種形態,而水卻有第4種形態,就是超臨界水。當水溫達到374℃,壓力達到22個標準大氣壓後,超臨界水就形成了。它可以跟很多物質一起燃燒,也可以溶解包括油和金屬在內的許多物質。基本上就是甚麼東西丟進去,都會瞬間化為無形的狀態。

很久以來,超臨界水一直都只存在於實驗室或電腦模擬中。一般認為在自然狀態下很難形成。直到2005年,德國科學家在大西洋底的一個噴著岩漿的「黑煙囪」中卻發現了超臨界水的身影。這讓科學家們興奮不已,彷彿是得到了上天的首肯,那下一步,用超臨界水來處理那些難以降解的塑膠袋這個計劃,不就可以開啟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