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二十大召開在即,北京當局繼續加強社會控制及政治打壓。剛宣布推出一個舉報制度,鼓勵人民就著凡涉及國家安全的行為和對象進行舉報,還有現金獎勵制度。中國國安部指根據已經有的《國家安全法》和《反間諜法》,如果舉報人能夠提供具體危害國家安全行為和對象的相關資料,從而防止發生危害國家安全的情況,就會根據線報的準確性及貢獻,按四個等級發放精神及物質獎勵,最高可以獲得人民幣10萬元以上的獎金。

差不多同一時間,香港警方也宣布自6月8日開始,仿效中國國安部的做法,把在2019年香港市民抗爭期間警方針對示威活動設立的「反暴力熱線」升級,成為「反恐舉報熱線」,鼓勵市民通過電話、短訊或者微信,舉報涉及恐怖活動的行為。與之前「反暴力熱線」的主要分別,是香港政府會按線報的重要性及貢獻,又參考「好市民獎勵計劃」的標準,向舉報者發放現金獎勵,最高可以高達80萬港元。

北京當局及特區政府這種做法,動機可以說是路人皆見。一直以來,北京當局以打擊恐怖主義及國家安全之名,不斷加強公安警察檢舉系統的權力,實際進行的卻是政治打壓,是對異見人士的打擊及禁制,又對少數民族進行迫害。說穿了,這根本就是假國家安全或打擊恐怖主義之名義來推行國家恐怖主義手段。

過去幾年,國際社會的關注組織及不同政府的機關,都已經發表了多份報告,清楚說明了在新疆所謂打擊恐怖主義是甚麼性質。而那些所謂「訓練營」及其進行的民族迫害及清洗政策,已經有大量真實個案作出指控及揭發。

在香港,過去兩年多,特區政府以維護國家安全的名義進行的政治迫害及打壓,香港人都看得很清楚。現在被那條所謂《國安法》檢控的百多人,絕大部份都只是民主派的政治人物,都只是爭取高度自治,爭取落實基本法承諾過的「循步漸進,邁向普選」。有部份根據相關的暴動及煽動罪被檢控被判刑的,其實都只是要求政府問責,及在政府暴力打壓之後出反應的示威者。他們絕大部份都沒有槍沒有炮,只有面罩,只有雨傘,只有口號。究竟他們可以如何危害國家安全?

政府持續把國家安全問題濫用及泛化,目的就是政治打壓,要禁制言論。所以才會利用國家安全之名,令《蘋果日報》、《立場新聞》、《眾新聞》這些獨立的新聞媒體解散,也令大量公民社會的工會及關注組織,例如教協、職工盟等都要解散,現在還把予頭針對由專業新聞工作者組成的香港記者協會。他們憑甚麼鼓勵恐怖主義?究竟是誰在搞恐怖主義?

這些組織有甚麼行為危害國家安全,政府到現在都說不清楚。他們只是公民社會必定會有的一些組織,因為不受政府控制,在很多事務上挑戰特區政府的濫權及制度缺陷,也凸顯了北京在管治香港策略上的前言不對後語,嚴重背離「一國兩制」原意,也違反《基本法》。

北京及特區政府的作為,根本就是要消滅香港的公民社會,要改變香港社會的性質,要令香港人忘記北京當局在回歸過渡期曾經對香港人及國際社會承諾過甚麼,也要令市民不敢再堅持《基本法》白紙黑字寫下的具體條文,更要令香港的新世代都變成在一言堂嚴格意識形態控制下被洗腦改造的小粉紅。

在香港,「國家安全」從一開始根本就是偽命題,只是藉口。北京當局現在是要用文革的手段來改造香港,打擊香港所有不聽令於北京的組織及民眾,所以就不惜把「國家安全」這個概念無限制定地隨意引用。

結果是叫了一句口號,就可以危害國家安全;展示一句標注,也危害國家安全;在網上叫人不要去打針,也可以危害國家安全。這些行為只會令國家安全變成笑話!但他們就是不怕鬧笑話。

除了任由警察胡作非為,濫捕濫控之外,檢控部門完全不依據檢控守則及公正原則,法庭也配合,這些已經清清楚楚。政府還要鼓勵人們互相監察,互不信任,透過鼓勵那些親建制的人物隨意作出揭發及檢舉,鼓勵家長及學生揭發老師。

香港警方在2019年設立了「反暴力熱線」,在國安公署成立之後又成立了一個「國安舉報熱線」,教育局又推行了一個舉報制度,鼓勵學生及家長對老師的言行進行監察,動輒就以除牌來威嚇,令老師在課堂上也不敢講真話,避免講事實,也不敢鼓勵批判性思考及另類意見。這一種近乎鼓勵亂槍掃射的檢舉制度,過去幾年收到了大量檢舉及所謂線報,但實際上有幾多真正涉及政權自己編造的所謂「國家安全」?連警方也不敢把這方面的數字公開,這種制度的荒謬可見一斑。

鼓勵匿名舉報的制度,本身是十分有爭議的做法,因為往往會鼓勵一些不負責任的檢舉行為,會令群體之間因不同意見、紛爭、或者敵意,借公權力變成誣蔑及指控。但政府似乎就樂見這種社群之間的不信任、敵意、誣蔑及指控,還要鼓勵這些行為,從而成為政府作政治迫害的證據。

所謂國家安全,只是政治打壓。現在透過這一種以利誘方式來鼓勵進行的不負責任舉報行為,只是要把文革那種群眾鬥群眾的作風引入香港,要利誘更多人自願成為政府的從犯。北京當局及特區政府推行這一種手段,是要在香港製造無處不在的白色恐怖,要進一步把國家恐怖主義深化泛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