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鄭月娥於10月6日發表了她此屆任內最後一份施政報告。民主黨隨後發表聲明,說希望這是林鄭人生最後一份施政報告。是不是她的最後一份都好,一段時間之內,看來施政報告還是會年年照樣發表,大家是否叫好,已經不再重要;施政報告是否還由林鄭月娥主理也不是最關鍵。如果真的要考究個人的因素,歷年評分最低的五份施政報告中,林鄭任內的五份便佔去了其中四份,這是林鄭月娥個人的失敗。但落得如此境地,也是一國兩制的失敗,更是中共治理香港的失敗。這是任何美麗及虛假的政治修辭都不能掩飾的真相,更不是官員戰狼式的詭辯或強詞奪理便可以推翻的事實。 施政報告是源自殖民地時代已經有的一個政治及行政歷程,由殖民地總督每年向立法會簡介政府一年的施政成績及公布一些重大的施政計劃。早年只是公共行政歷程的一個政治禮儀,篇幅較短,內容也不至於無所不包。到了衛奕信時代,隨著公民意識的提升,又因為1985年之後開始有民選的立法局議員,施政報告才逐漸受到香港市民及媒介的重視。到了彭定康出任總督之後,更著意推動一個問責政府,政黨政治也開始形成,加上香港進入後回歸過渡期,施政報告便成為市民掌握政治訊息的重要平台,也是政府與民間溝通及公關工作的一個重要著力點,政府因而更重視施政報告發表前後的公關工作。

在一個文明及多元的社會,政府更需要爭取市民的支持,市民也越來越有意識要求政府問責。施政報告的發表因而再不只是政治儀式,其象徵意義與實質的政治含義也越來越豐富,也是社會形勢的探熱針與寒暑表。

從90年代開始,施政報告發表前後,政府總要進行大量工作,包括把部門及政策局提交的工作進度報告及成績蒐集及整理,也開始向各界進行諮詢。雖然不是很正規、很嚴格、又很系統的諮詢,但過程中總得接見社會各個主要界別的持份者,要安排向傳媒吹風,要會見學界的代表,要諮詢政黨。在過程中,政府可以提升對社會期望的掌握及理解,也可以因應政府的計劃及資源分配構想作期望的管理及導引。

施政報告發表之後,以前的總督及回歸之後的特首都會出席答問大會,親身出席傳媒的訪問,上電台解畫及與市民對話。問責官員也要分擔政策說明及接受質詢的工作。而施政報告發表之後的立法會答問、辯論及致謝動議,就算是走過場都總會引起媒介及各界的關注。施政報告的內容也會成為公眾評價政府表現的其中一個主要依據。

但到了近幾年,隨著特區政府的弱勢,也隨著制度的不合理越來越難以掩飾,再加上政制發展爭議,施政報告便成為了特區政府的負擔。立法會的致謝動議總是不能通過,市民對特區政府的表現及對施政報告的評價也是越來越負面。

到雨傘運動之後,特區政府表現不濟,制度缺陷越見暴露,政治死結難以解開,施政報告的發表及前後期工作,便越來越渙散。由梁振英當特首時開始,施政報告前會見各界的工作便越來越有選擇性及片面性。因為難以招架,政府就連公關工作都放軟手腳,會見學界代表的安排,近幾年都已經不復聽聞,安排接見各界持份者也是儘量減少。

經過了過往兩年的抗爭運動,特區政府已經完全成為北京的代理人。推行《國安法》,就是要摧毁香港的公民社會,又要以威權政治來取代《基本法》承諾了的「港人治港」及民主發展進程,要打壓民主派,要禁絕反對聲音,要以虛假的所謂國家安全的名義來壓制質疑政府及要求政府問責的訴求,要逐步令香港人幾十年下來持續爭取的民主走回頭路,要推翻從《中英聯合聲明》及《基本法》以至八、九十年代多番對香港人及國際社會作出的承諾。

今年這份施政報告,市民的期望從來未試過如此低。政府自己也只能繼續以不盡的、不實的方式來進行所謂諮詢,所搞的諮詢會,竟然有九成出席者是由政府自己篩選的自己人。林鄭月娥繼續躲在自己建構的世界來迴避面對其自己造成的殘破局面,還要虛偽地表現出自我感覺良好!施政報告發表前的民調顯示,有41%香港人完全沒有盼望!

施政報告發表之後的民調顯示,林鄭月娥在施政報告後的評分繼續下跌,這與過往幾任特首總能在施政報告發表之後贏回少少好評大相逕庭!施政報告發表之後,給予特首0分評價的人數比例高達41%,更有50%被訪者表示,讀完施政報告之後對香港的未來更沒有信心。特別值得注意的是,在調查時隨機抽樣的電話樣本中,去年同一時段的調查,有七成人聽過或看過當年的施政報告,到了今年,這個比例下跌到只有約五成。這再一次證明了越來越多香港人對施政報告已經沒有什麼期望。這也折射了越來越多生活在香港的人已經對這個社會失去了盼望。所謂「英國人能夠做到的,中國人都能夠做到」這一句豪言壯語,究竟是從一開始就是騙人的謊話,還是經過了20多年北京自己親手摧毁的一句空話?香港人對施政報告沒有期望,其實就是對香港的未來不再有盼望,這才是赤裸裸的事實,這個局面究竟又是孰令致之?◇

鍾劍華|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總裁

曾於香港理工大學從事社會政策、公共行政、及社會工作教育達30年。2021年退休後加入香港民意研究擔任副行政總裁。一直關心公共事務,積極投入社會。長期以公共知識份子的身份評議社會,倡議公義及變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