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外長王毅5月30日與南太平洋10國外長舉行視訊會晤,但最後卻並未簽署一份廣泛的區域協議。專家認為,協議草案流出的時間點引發西方的高度關注,南太平洋島國對中共在該區域的合作草案和行動計劃存有疑慮,對協議內容與推動方式無法認同。

中所協議後的急速拓展

中共外交部長王毅目前正在對八個南太平洋島國進行為期十天的訪問。王毅此行的重頭戲就是5月30日與斐濟總理姆拜尼馬拉馬(Frank Bainimarama)在斐濟首都蘇瓦(Suva)主持的第二次中國—太平洋島國外長會議,但是會上中方與南太平洋島國各方未能達成簽署中方期盼的廣泛協議。

在王毅5月26日啟程之前,多家西方媒體披露,王毅在斐濟主持會議時,將試圖與10個太平洋島國達成一項涵蓋警務、安全和數據通訊合作的區域性協議。澳洲廣播公司(ABC)全文刊登了這份被稱為《中國—太平洋島國共同發展願景》的協議草稿,引起美國、澳洲、紐西蘭等區域民主國家的高度關注。

澳洲塔斯馬尼亞大學法學院學術主任理查德·赫爾(Richard Herr)在接受美國之音的採訪時表示,這份協議草稿被披露的時間點使得美國與澳洲等西方國家感到十分警戒。

他說:「3月底中國(中共)與所羅門群島簽署安全合作架構的事實,已經讓西方民主國家十分警戒,因為這個區域在二戰後就長期被美國、澳洲等西方國家保護與支持,一直擁有友好互信的關係。美澳等國認為,中所的安全協議將會擾亂區域安全,並且讓中國(中共)可以合法地在該區域獲得軍事立足點,如同遭到中國(中共)的『侵門踏戶』。在不到兩個月的時間,中國(中共)又一次伸手到十個該區域的島國,而且被公布的協議草案也包括警務與安全等敏感合作內容,美澳等國自然相當緊張。」

台灣國際法學會副秘書長,海洋委員會委員林廷輝教授表示,除了時間問題之外,南太平洋的地理位置,是引起各國高度關注的根本原因。

他對美國之音說:「此次商訂的協議是在中國(中共)與所羅門群島安全合作架構協議簽署後,中國(中共)想要將此模式拓展到太平洋上其它邦交國,而這些邦交國又大部份位處在第二島鏈及第三島鏈之間,也有人認為,南太島國位處澳洲及紐西蘭前的第一島鏈,因此,地緣政治與戰略地位十分重要。」

一帶一路背後的戰略野心

根據這份協議草案被披露的內容,中共將向南太平洋十國提供數以百萬計美元援助,並將建立自由貿易區(FTA),讓這些國家得以進入中國14億人口市場。同時,中共將為南太平洋十國培訓當地警官,參與當地網絡安全、智慧海關,擴展政治聯繫,進行具敏感性的海洋測繪,並加大獲取當地自然資源。

澳洲塔斯馬尼亞大學法學院學術主任理查德·赫爾認為,過去20年來中國(中共)在太平洋地區的勢力擴張確實不容小覷。

他說:「南太平洋是中國與台灣爭奪外交國的重點,中國(中共)先是試圖弱化台灣的邦交,習近平上台後更是透過一帶一路項目等經濟手段,讓中國(中共)的影響力從商業活動開始擴散至太平洋島國,讓島國逐漸認可中國(中共)在該區域逐漸重要的角色。經過十多年,中國已經取代澳洲成為太平洋地區最大的出口市場了,而中國(中共)主要的目的是戰略性的,從其援助方式可以見得。」

理查德·赫爾指出,中國(中共)提供的發展項目大都是以貸款援助,讓島國背上巨額債務,而且以中國工人為主,並未明顯提升島國的工作機會,與紐西蘭和澳洲的援助方式差距很大。

台灣海洋委員會委員林廷輝教授表示,從2002年中共要求瑙魯與台灣斷交與中國建交,開啟了中台外交戰,爾後中共在南太平洋開始設立經貿辦事處,就以經濟籌碼利誘島國,再進入警務或軍事系統。

他說:「在鞏固經貿與漁業關係後,中國(中共)逐漸透過軍醫系統,先與太平洋島國中僅存的三個具有國防部門的國家,巴布亞新畿內亞、斐濟與湯加王國,以軍事醫療人道救援為名目提供相關設備,興建醫療設施等;另外以敦睦艦隊,檢驗中共軍方海軍遠航能力;此外,例如在密克羅尼西亞聯邦和斐濟興建大量的觀光飯店等觀光業,以及礦產業,也逐漸壟斷在中國(中共)手中。另外,中國移民至此的僑民,很輕易地壟斷當地的經濟命脈,因此也常引起當地的排華運動。」

無法獲得島國信任

密克羅尼西亞聯邦總統帕努埃洛(David Panuelo)在5月20日致函21位太平洋地區領袖的信中表示,他的國家認為應拒絕這份「預先確定的聯合公報」,他擔心這可能會引發中共和西方之間的新冷戰。

分析人士認為,太平洋島國領袖對於協議的本質,以及中共企圖在王毅出訪前就推動協議的方式感到憂心。

台灣海洋委員會委員林廷輝教授認為,中共之所以推動多邊合作不利,主要是忽略了太平洋島國作為一個整體,不容許區域外勢力分化。

他說:「太平洋島國在冷戰期間,就由斐濟前總統馬拉提出『太平洋方式』(the Pacific Way),最主要還是追求島國自主與採取共識的決策模式。顯然島國多數對中國(中共)的多邊外交仍有疑慮,而此舉也會引起島國內部分裂,對某些島國來說,引進中國(中共)勢力以力抗紐澳(紐西蘭和澳洲)影響力,不過,當紐澳影響力降低時,島國也不願意讓太平洋地區由中國(中共)主宰,因此便發生了中國(中共)推動太平洋外交諸事不順的實際狀況。」

林廷輝表示,中共以往的援助與合作協議大都不透明,此次中所安全合作協議亦未公布全文,而且根據可掌握到的條文,中所之間的任何合作內容在沒有另一方同意下,均不得向第三方透露,政府發言人也不得向媒體說明,顯然安全範圍與定義由中共界定。他認為,這種做法破壞了太平洋地區的團結與穩定性,自然使其它太平洋島國無法信任。

澳洲塔斯馬尼亞大學法學院學術主任理查德·赫爾認為,雖然中共的影響力現在已深入到許多敏感層面,如斐濟和中共警察的雙向交流計劃,但是中共無視於當地規定的做法也讓島國產生憂慮。

他說:「2017年我還在斐濟大學任教時,中國(中共)警方在斐濟逮捕了77名被指控為中國人的詐騙犯,並且在未通過斐濟官方管道確認的情形下就將他們驅逐出境,送往中國。這些人的身份根本沒有經過確認,或許有新加坡人、台灣人、或是馬來西亞華人,那就不該遣返中國。如此缺乏法治基本概念,又不尊重島國當地規定的行為,讓島國很反感。」

理查德·赫爾表示,這次中共官員在出訪時對媒體的橫蠻言行讓島國感到驚訝,認為是違反民主原則,讓島國對於與中共合作感到懷疑。

英國《衛報》指出,王毅5月29日抵達太平洋島國論壇(Pacific Islands Forum)大廈和該論壇秘書長普納(Henry Puna)會面時,已經獲得許可的媒體被禁止拍攝。期間更有中共官員站在鏡頭前試圖阻止;隔日在王毅和斐濟總理的聯合記者會上,雖然媒體的採訪證已經由中方發放,但中共官員卻在現場禁止提問,甚至大聲命令記者閉嘴。

謹慎思量債務危機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5月30日回答關於這份協議簽署失敗的問題時說:「各方同意繼續開展積極務實的討論,爭取達成更多的共識。」

台灣海洋委員會委員林廷輝教授表示,西方國家注意到安全層面而回防南太,例如美國國務卿布林肯,白宮國安會印太事務協調官坎貝爾,澳洲外長黃英賢近期都訪問了斐濟,會讓中共合作計劃有些謹慎,暫時以基礎設施建設為發展主軸,但債務是下個大問題。

他說:「中國(中共)將把一帶一路的經濟開發與基礎設施建設帶進島國,使島國債台高築,成為第二個馬爾代夫或斯里蘭卡。由於島國政治人物的因素,在太平洋島國上建造不合乎火山島或是珊瑚礁島地理特質的建築物,以及具有指標性建案,但這樣做一方面債留該國人民,其次與島民需求不符,最後將成為爛尾樓。例如中國在斐濟已完工28層樓建築,為南太平洋的第一高樓,但是當地人民根本無法享用。而依據王毅說法,未來要在所羅門群島展現指針性的合作項目。」

林廷輝認為,中共仍採取好大喜功的方式發展其基礎設施建設,南太平洋國家需要對未來的債務有所警覺。#

(轉自美國之音,略有改動)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