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一個人是孤島,每一個孤島其實都跟大地相連,因此我和你也都是相連的,雖然我們彼此並不認識。其實世界上所有的人彼此間也是相連的。因此,別人的苦就是我們的苦。」

香港大律師查錫我先生,在「賜我的心靈空間」第八集中,與觀眾分享了他對人際關係方面的人生體悟。他認為,大家都生活在一個不完美的世界,我們要學會包容他人的不完美,包容做事不合自己的喜好標準的人,如此一來,自己也會獲得持久的快樂。

是「他們」不是「它們」

查錫我律師在前幾集的節目中就表明,他不喜歡把人物件化。什麼意思呢?他認為,人與人之際間的關係是「我於他」,或「我與他們」之間的關係,而不是「我與它」的關係。

他舉例說,現在有的人把別人叫作「東西」,比如把老人家叫作「老東西」,把自己不喜歡的人叫作「壞東西」。這就是把人物件化了,他們的人際觀就變成了「我與它」。

「如果你認為自己也是一個物件,那我也不指責你。可是如果你的世界觀裏,你覺得你是人而其他人不是人,全部都是東西是物件,我相信你不會快樂。這就值得我們去思考了。」

「當我們成長後,我們對這個世界的認知正確與否,會影響我們自己快不快樂。如果你將他人當成物件,或是其他人把你當成物件,其實你是很難快樂起來的。」「我與它」的人際觀,把人際關係看作利用關係,與人往來只看是否對自己有好處,是否有利用價值,其結果往往是造成自己經常不開心。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查先生表示,「這個世界不是一個完全客觀的世界,在某個角度來說,對這個世界的認知完全取決於你自己,是你自己去建構出來的。你怎樣去建構(認知)這個世界,如果你覺得這個世界充滿愛,那麼這個世界就是充滿愛。那如果你覺得這個世上的人是能夠被信任的,那你自己就能去信任他人。」

人們思想中的很多想法,可能從嬰兒時期就開始形成,「比如,當嬰兒時哭的時候,有許多人來擁抱他,嬰兒就會覺得這個世界是充滿愛的。但是相反的,嬰兒哭到喉嚨沙啞都沒人理睬,那嬰兒就覺得這個世界是很冰冷的,哭也沒人理睬。」

中國傳統文化中有一個觀念「己所不欲,勿施於人。」你想別人怎麼對待你,你就怎麼對待他人。你不想別人對你不好,那麼你自己就不應該那樣對待他人,就是這麼簡單。因為人與人的交往會產生有一種循環作用(interaction),很多時候是轉來轉去的。

「講得簡單點,我和你的關係不是說我要操控你,而是透過我們彼此之間的交往,能夠互相去學習、互相去尊重,從而互相接納對方。我們要經常提醒自己,我們所面對的對像是和我們一樣的,我們和他的交往不是說誰高過誰,彼此完全是對等的。我在和他的交往中不是要從他身上得到任何好處。如果我們能夠這樣做的,這個世界就很不同啦!」

首先學會讓出自己的氧氣瓶

查先生還談到他在潛水學習班的有趣經歷。「我不知在座各位有沒有上過潛水學習班呢?我有上過潛水學習班。我記得上課的時候,學生首先學會的是怎樣把自己的氧氣瓶讓給身邊的夥伴使用。學會了才可以真正下水。」

大家是不是覺得很奇怪,爲什麽自己的氧氣瓶不是留給自己使用,而是先學會如何安全的把自己的氧氣罩讓給別人呢?其實道理很簡單,如果每個人都學會了如何將自己的氧氣罩讓給身邊的夥伴使用這個技術,那麽,萬一你在水下有事的時候,別人就可以把他們帶的氧氣瓶提供給你吸氧了。如果大家都不懂這個技術,你在水下有事的時候別人就幫不了你。

「以這個角度來看,當我們看到其他人有苦難的時候,我們能夠毫不顧慮、自自然然地去幫別人,那這個世界就很不同了。我們不是一個孤島,沒有一個人是孤島,每一個孤島其實都是跟大地相連的,因此我和你其實都是相連的。雖然我和你不認識,但是我們也是連在一起的。這個世界上所有的人和我們都是相連的,別人的苦就是我們的苦。」

接受對方的不完美

查錫我先生曾經在香港廉政公署工作很多年,他說他曾經抓捕了很多人,但是他內心不會給這些犯案的人貼上標籤。他針對的是他們的犯罪行為,這些人受到法律懲罰,改錯以後,還可以變成好人。他們回到家庭中,很可能是一名孝順的兒子,一名好丈夫或好父親。

「我是很用心、很用功去活出我的生命,但我知道我是不可能完美的。有時有些事情我做得不好,我自己都會原諒我自己,因為我知道我有很多局限。我們除了接受自己的不完美之外,也要學習接受別人的不完美。因為我和你都是活在一個不完美的世界。當然你可以追求完美,但是你永遠都不會完美的,只是一個追求而已。」

如何對待社會的不公義現象

大紀元記者陳榮泰在節目中,帶來了一些觀眾的反饋。有人問,為什麼生活中會遇到「狼心狗」。比如在社會運動中,一些執法人員過份的對抗議者實施侮辱性的懲罰;又比如普京派軍隊入侵烏克蘭,很多事情超過人道底線。雖然查先生說人生來平等,教大家要互相包容,但是,他們不去糾正自己的錯誤,大家卻要把他們當成正常人看待,大家心裡會不舒服。

對此查先生表示,香港這兩年來發生的社會運動,發生了很多令人痛心的事情。那些年輕人是香港人的子女,對面的那群警察也是香港的子女,雙方都沒有深仇大恨,但是事情卻發展到一種你死我活的地步。警察需要那麼暴力對待抓到的學生嗎?「把他們打到頭破血流,甚至用槍,就真是開槍那一下,怎樣開槍射(得)下去?他(年輕人)不是你的仇人,與你沒有深仇大恨。那話說回來,這邊的年輕人你需不需要去放火、扔火到警察那裏,如果燒到警察又如何呢?無論從那個角度來講,我都覺得雙方都有地方是做的過火的,其實雙方不應該在那個情況下對立。」

「為甚麼警察會去跟那些年輕人對立到那種程度呢?我覺得要負責任的不只是在現場的年輕人或者是現場的警察,而是做這個決策的人。普京也一樣。我們看到烏克蘭真的有不少的平民死了,我們覺得除了現場的俄羅斯的軍人不應該用暴力去對付平民百姓外,除了這群士兵要負責任外,還有沒有其他人要負責任呢?我覺得入侵就是入侵,你用多少好話講得如何如何好,這都是入侵呀!現在普京的解說是烏克蘭或者北約一步一步地圍著俄羅斯,令到俄羅斯受到威脅。真是這樣嗎?」

查先生表示,烏克蘭雖然是小,但卻是一個獨立國家,那他就可以有自己的選擇。當他選擇俄羅斯那一套,俄羅斯就表示OK,大家是友邦了;當烏克蘭選擇了俄羅斯不喜歡的北約,本來是應該受到尊重的,但是俄羅斯卻說受到威脅。

「我不是說你一定要反對俄羅斯或者一定要支持烏克蘭。我只是講出了一個事實,即這一場戰爭是赤裸裸的侵略。烏克蘭不喜歡跟你(俄羅斯)在一起,喜歡加入北約,這能是一個入侵的藉口嗎?是一個合理的理由嗎?這是一個不容爭議的赤裸裸的侵略,就是侵略。當然我的看法並不是金科玉律,也不一定代表真理,每個人都可以有自己的價值判斷和理性分析。」

陳榮泰也提到了我們應該如何面對社會不公義的現象,例如俄烏戰爭的以大欺小,或者現在香港疫情嚴重,政府制定的政策給市民和商家帶來了很多限制,還引發了很多社會問題,如疫苗對年長者的安全度問題,藥物、蔬菜突然漲價……

查先生表示:香港現在面臨史無前例的新冠病毒的疫情,每天有數萬人確診,讓大家倍感憂慮。「我在節目上都講了,遇到困難和逆境,首先我們不要慌張、不要驚慌,要理性點。因為人一慌亂就會做錯事。」現在港府做的很多事情受到很多批評。比如老人家是否應該打疫苗的問題,政府如果早點到養老院,從科學的角度向長者們解釋清楚打疫苗的好處和壞處,說服他們接受疫苗,那當然是最好的。但是,「現在沒做到嘛。沒做到,那現在應該怎樣做呢?我們問問自己應該怎樣做才能夠做得好點?自己儘自己本份,如果你家中有老人家,你就試一下去解釋給他聽,是不是?」

他說,我想起一個故事,倆個人在過一個獨木橋,一個從東邊來,另一個從西邊來,倆人在橋上相遇時,如果大家都不禮讓的話,結果是兩個人都過不去。如果大家能夠你牽著我,我牽著你,側身過去,那倆人肯定都能過去。

「到了我這個年齡,我也是每天在學習。人生就是一個不斷學習的過程。」@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