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年幾個大的經濟體中,估計只有美國,可能還有英國加息,那麼預計美元匯率進一步升值,資金繼續流向美元區。通脹前景和美元匯率是明年初資金全球重新配置時候必須要考慮的首要因素,政策風險是另一個必須考慮的因素。

剛剛結束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對經濟下行風險作出了「需求收縮、供給衝擊、預期轉弱」三重壓力的診斷,在政策的方向上提出「堅定不移做好自己事情」。今年經濟工作會議的一個基調就是穩字當頭,穩中求進,一個會議公告裏「穩」字出現了24次,實屬罕見的。這和12月6日政治局會議提出「著力穩定宏觀經濟大盤,保持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遙相呼應。

宏觀經濟政策的主基調,在筆者看來已經從2021年的輕微收縮,轉為2022年的邊際寬鬆;同時維持政策的連續性、穩定性和可持續性,依然不尋求「負債驅動式繁榮」。

這次會議公告中最重要的提法之一是「跨周期和逆周期宏觀調控政策要有機結合」,跨周期意味著著眼長期發展,不為GDP而製造GDP。逆周期的提法消失了一段時間後重出江湖,意味著2021年偏緊的宏觀政策告一段落,政策會變得更積極。

財政政策的關鍵字在「精準」和「可持續性」。公共開支精準地投向基礎建設、新基建和戰略性新興產業。可持續指的是財政投放要量力而為,不為短期效果而犧牲經濟的長期穩定性、可持續性。隨著地方專項債的順利發行,中央和地方兩個層面的刺激措施已經逐步展開,「適度超前」地推進預算中的專案,但是這不是2009年的四萬億。刺激措施相對溫和,資金投向講究精準和效率。

貨幣政策的關鍵字是「靈活適度」和「合理充裕」,靈活性指政策立場,在經濟下行壓力增加,海內外存在諸多不確定性的時候,貨幣政策要有彈性,隨機應變,但又不過度刺激。合理充裕指的是流動性。

今年貨幣環境不是太緊,不過信用環境有較大的收縮,銀行長期貸款不暢,信託、P2P等影子銀行業務更受到重創,這觸發了部份地產商和中小企業的流動性緊缺,債務違約增多。相信2022年的信用環境有邊際寬鬆,重點在引導資金流向小微企業、科技創新和綠色發展,但是最缺錢的地產商和中小企業究竟能夠受惠多少,時間會給出答案。

會議對房地產的論述比較多,應該是針對近期房地產業不景氣、部份地產商出現流動性困境。市場曾經期望針對房地產的流動性政策性放水,但是在經濟工作會議上沒有看到這個跡象,政府把重點放在如何調節市場的供應結構上,堅持了房住不炒這個大原則,相信只會為防範系統性風險而作出技術性的流動性調整,政策大框架不變。

本周有三個重點,聯儲、聯儲,還是聯儲。預計公開市場委員會明顯轉鷹,將結束資產購買計劃的時間從明年中提前到明年三月。利率點陣圖可能預測至2024年底,聯儲利率合計上調10次,共250點。英格蘭銀行不會改變利率,歐洲央行則可能宣布明年三月停止疫情購債計劃,但維持常規購債計劃。另外中國的月度經濟資料和歐洲的PMI也需要留意。

本欄所闡述的是作者對經濟、政策與市場的理解、認識,為個人觀點,並非投資建議或勸誘。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