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者預計公開市場委員會在這次會議上變得更加鷹派。估計taper計劃不變,還是三月份結束。聯儲會挑明,加息可能已經不遠了。關鍵看點有兩個,第一個是關於縮表的提法,我估計今年下半年啟動縮表。

第二個是鮑威爾的記者會,他需要既將政策調整加快的現狀講清楚,又需要安撫脆弱的市場心。這個挺考驗對言辭的把控的,而這個並非鮑威爾所長(儘管過去他是做律師的)。

中國的央行上周也做出了重大舉措。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劉國強在1月18日的新聞發布會上指出,「『穩』本身就是最大的『進』,政策的要求就是發力」。他更提出,「要充足發力,⋯⋯避免信貸塌方;要精準發力,⋯⋯金融部門要主動出擊;要靠前發力,⋯⋯一年之計在於春。」隨即MLF和逆回購兩大政策利率和LPR市場利率被調低,中國進入了減息周期。

人民銀行這次在推進貨幣政策寬鬆時候所表現出來的積極性、迫切性是很罕見的,上次央行用這種語境講話,是在2008年全球金融風暴之後。這樣做的目的就是要清晰無誤地表達了貨幣政策轉向的態度。

劉國強在「更加主動有為」之上又加了「更加積極進取」,相信反映著政策決策者對經濟形勢的判斷,代表著最高層決策者改變經濟頹勢的決心。

中國經濟在2021年全年增長8.1%,兩年平均增長5.1%,這是不錯的數字。連第四季度經濟同比增長4.0%,雖然是去年四個季度中最低,筆者認為也是可以接受的。反映拉閘限電對經濟的拖累得到化解,工業生產逐步恢復正常。疫情整體可控。

但是細節裏面就隱藏著隱憂,尤其在內需領域。消費持續轉弱,12月份社會零售同比增長降至1.7%,環比更萎縮了。儘管地方政府專項債發行增速,基礎設施建設卻未發力。2021年房地產開發投資增長回落到4.4%,12月份更錄得同比增長-14%。房地產項目開工、銷售和居民按揭貸款一片慘澹。

房地產市場是2022年中國經濟的最大懸念。「房住不炒」的國策相信不會改變,不過去年部份過激措施已經得到糾偏,銀行發放按揭和建築貸款的政策尺度有所放鬆。

但是部份民營地產商的資金十分緊張,並直接拖累上下游其它企業的資金周轉,這已經成為中國經濟一個潛在的灰犀牛事件。這應該是央行政策突然轉身的主要原因。

央行在一系列政策運作中,特意將長期貸款利率和短期貸款利率做差異化處理,就是要凸顯貨幣政策支持長期投資的意向。中國的貨幣環境其實談不上特別緊張,但是信用環境十分緊張,部份企業極度缺錢。因為銀行的金融中介功能弱化了,所以央行釋放到銀行手中的流動性無法傳導到有需要的實體經濟中去。這才是問題的根源,這才是對央行的真正考驗。

本周的焦點是公開市場委員會的會議,預計會強烈暗示加息在即,今年下半年可能開始縮表。主席鮑威爾在記者會上的言論,都可能對市場造成重大影響。股市暴跌後,且看鮑威爾在記者會上如何安撫市場。

除此之外,美國第四季度GDP預計增長5.6%,核心PCE升到4.8%。歐洲的幾個PMI都會因為Omicron疫情反彈而放緩。美國科技巨企進入業績高峰期,烏克蘭局勢也值得關注。

本欄所闡述的是作者對經濟、政策與市場的理解、認識,為個人觀點,並非投資建議或勸誘。(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