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躍在香港文創界的日籍插畫師Mango Naoko,畫畫原本只是自己的興趣,如今成為自己的職業,當中原來有一段發生在咖啡店的小插曲。畫作中貓咪遊歷香港時總是面帶微笑,寄託著她美好的願望,她珍惜在港的每一天,用她細膩的筆觸表現著這裏的一點一滴。

2013年,Mango隨著丈夫來港定居,畫筆成了她日常的好夥伴,愛貓的她將貓咪的角色帶入畫作,跟她一起走遍香港的每一個角落,從舊時香港到眼前所見的點點滴滴,都是她創作的主題。以香港的場景為背景,加上貓咪和牠們朋友的故事,好像一切都變得立體了起來。

Mango畫作特點是當中以貓咪為主角,她嚮往著貓咪簡單的生活。(陳仲明/大紀元)
Mango畫作特點是當中以貓咪為主角,她嚮往著貓咪簡單的生活。(陳仲明/大紀元)

最特別之處是她筆下微笑的貓咪,她嚮往著貓咪簡單的生活:「貓咪的生活很簡單,吃飽睡飽,有主人的陪伴就開心。反而我們人類的生活太複雜,要求也越來越高,擁有的東西很多,不過反而卻容易不開心。所以覺得我們應該要學習貓咪的簡簡單單的開心生活。日文有一句話『笑う門には福来る』,意思就是只要有笑容,幸福就會自己走過來,所以在畫作的貓咪都是開心有笑容的。」

畫畫從「期間限定」變成事業

Mango享受在咖啡店畫畫的時光。(陳仲明/大紀元)
Mango享受在咖啡店畫畫的時光。(陳仲明/大紀元)

Mango原本並沒有計劃做全職畫家,去咖啡店時帶上畫具的理由很簡單:「如果我一個人坐在咖啡店喝咖啡,半小時就喝完了,也沒有朋友聊天,如果我畫畫就可以感受這裏的環境和味道,享受音樂,這個環境對我來說,是讓自己開心的一個方式。」

Mango展示她畫的第一幅Colour Brown西貢店的畫作。(陳仲明/大紀元)
Mango展示她畫的第一幅Colour Brown西貢店的畫作。(陳仲明/大紀元)

一個冬日的午後,Mango如往常一樣拿出畫具,在西貢Colour Brown咖啡店的一個角落坐下來,一邊喝著咖啡,一邊隨心畫著店裏的場景。店主Edwin留意到,Mango畫的正是他的店舖模樣,畫得也不錯。雖然內心有點忐忑,但他仍鼓起勇氣向這位初次見面的客人問道:「作品要不要掛在店裏?差不多過年,正想幫店面弄得熱鬧一些,看你的畫感覺很愉快,還蠻適合的。」那一刻Mango的心想:「他到底在說甚麼?第一次見面,他連我的名字都不知道。」她解釋,並非語言的障礙,而是一時間不能理解Edwin的意思,沒有想到素未謀面,可以有這樣的機會舉辦畫展。

日籍插畫師Mango(右)獲Colour Brown咖啡店主Edwin之邀,曾經在位於西貢的Colour Brown咖啡店舉辦了人生第一個畫展。(陳仲明/大紀元)
日籍插畫師Mango(右)獲Colour Brown咖啡店主Edwin之邀,曾經在位於西貢的Colour Brown咖啡店舉辦了人生第一個畫展。(陳仲明/大紀元)

Colour Brown西貢店,Mango仍記得當時自己畫畫的座位。(受訪者提供)
Colour Brown西貢店,Mango仍記得當時自己畫畫的座位。(受訪者提供)

她感到又驚又喜,點了頭答應下來,拿出了自己的作品做一個「期間限定」畫展。初來乍到,能夠和香港的朋友分享自己的畫作,她感到非常開心和幸運。舉辦畫展後,她漸漸得到越來越多人的賞識和邀稿,原本想在外面找一份穩定的工作,突然間時間變得不夠用,於是索性將自己的興趣變成職業,成為了一名插畫師。

日籍插畫師Mango(左)走上創作事業之路,原來與一次在咖啡店的偶遇有關,自此亦與咖啡師Edwin成為了好朋友。(陳仲明/大紀元)
日籍插畫師Mango(左)走上創作事業之路,原來與一次在咖啡店的偶遇有關,自此亦與咖啡師Edwin成為了好朋友。(陳仲明/大紀元)

在Colour Brown坐下來,Mango感覺回到了自己的家一樣。店主Edwin不用問她想喝甚麼,就已經很了解她的口味,為她端上喜歡的咖啡。Mango笑著說:「這不是普通的咖啡,是朋友的咖啡,跟其它咖啡不一樣。」Edwin至今仍記得Mango在第一間Colour Brown西貢店內畫畫的情形,就像發生在昨天。

Mango分享:「這不是普通的咖啡,是朋友的咖啡,跟其它咖啡不一樣。」(陳仲明/大紀元)
Mango分享:「這不是普通的咖啡,是朋友的咖啡,跟其它咖啡不一樣。」(陳仲明/大紀元)

如今的Mango已是一位在香港小有名氣的插畫師,曾出版《鴛鴦茶餐廳》和《櫻花樹下的鴛鴦茶》。她感恩地說:「如果現在可以坐時光機回去第一次畫展的那一天,我最想跟Edwin說的是:『謝謝對我的信任,也謝謝給我一個在異地向前邁出一步的機會!』」

用畫筆記錄香港的公屋 表現當年的人情味

Mango展示2022年的主題年曆《我們都在屋邨長大的》。(陳仲明/大紀元)
Mango展示2022年的主題年曆《我們都在屋邨長大的》。(陳仲明/大紀元)

每一年,Mango都會推出一本印有自己畫作的主題年曆。翻開2022年的主題年曆《我們都在屋邨長大的》,咖啡師Edwin和Mango打開了話匣子。Mango用自己細膩的筆觸演繹著自己對香港的情誼:「我喜歡香港的公屋,因為從公屋裏看到香港人的生活、香港人的習慣,當中有很多香港的特色。」曾經在黃大仙上邨度過童年的Edwin,十分欣賞Mango最新的作品:「我們住在公屋,可能覺得沒甚麼特別,整天嫌棄很舊、房屋很小,回看Mango的作品,發現原來公屋都有可愛的地方。」公屋的走廊、地舖、遊樂場、大排檔、士多⋯⋯一個個場景都是他熟悉的記憶。

Mango提到,她的丈夫是香港人,兒時在公屋生活,她從丈夫的口中也了解到不少當年的故事:「我知道一間屋要住5、6個人,生活蠻辛苦的。但鄰里之間都是互相照顧,我覺得這樣蠻好。有些公屋已經不見了,我希望畫出來,把香港人的生活、美好的一面和大家分享。」

Mango所畫的牛頭角下邨的作品,雖然屋邨已經不在,但能夠用畫筆重現,她仍感到開心。(陳仲明/大紀元)
Mango所畫的牛頭角下邨的作品,雖然屋邨已經不在,但能夠用畫筆重現,她仍感到開心。(陳仲明/大紀元)

今年的年曆中,她最喜歡的是牛頭角下邨的作品,雖然屋邨已不在,她只能照著網上的相片畫出昔日的場景,但這些場景還是給了她許多想像:「這裏好有香港的特色,我畫了家人團聚的熱鬧場景,大家都開開心心的。同時讓我想起了日本,感覺很相似。」

畫出「有鑊氣」的港式小菜 舊式遊樂場像日本

她非常喜歡走訪屋邨大排檔,例如觀塘樂華邨的冬菇亭,她尤其喜歡「有鑊氣」的粵式小菜,她一筆一筆將喜歡的菜式畫下來,有生炒排骨、魚香茄子、豉椒炒蜆等等。她自言中文發音不標準,所以將她喜歡的美食畫下來,用屬於自己的方式向身邊的朋友介紹香港的美食文化。

在畫屋邨的過程中,令她印象深刻的還有一些舊式的遊樂場設施,例如馬騮架、氹氹轉、鐵滑梯等等,因為有一定的危險度,過去一度流行的遊樂設施,如今已經漸漸淡出了人們的生活。她分享,這些舊式的遊樂設施日本過去也有,勾起了她童年的回憶:「日本過去有很多,形式跟香港差不多,對小朋友來說很好玩,但是現在都沒有了。」

愛上香港隨性的生活

談起港日文化的差異,Mango形容「隨性」是在香港生活最大的感受。以認識Edwin為例,她講到自己若在日本,一定不會如此隨心與老闆聊天,說話的態度也會不一樣:「在日本比較拘謹,初次見面一定不會像朋友一樣那麼隨意。」她認為日本服務員的禮貌態度有些「過剩」,反而讓人覺得有壓力。

來到西貢生活,Mango喜歡上這裏的環境和休閒的氣息,也習慣了搭小巴的日子。她認為小巴是香港人靈活、隨性的交通工具,以至於她回到日本,搭巴士時內心有些失落:「一次深夜,車廂裏只有我一個人,我問司機可不可以中間的站沒人的話不要停,直接送我到終點站。司機說不可以,這是規則,每個站都要停。」她當時就十分想念香港,笑言是小巴把她寵壞了,讓她有了「跳站」的想法:「我比較喜歡香港的隨性,比較靈活和輕鬆。」

Mango作品集《鴛鴦茶餐廳》封面。(受訪者提供)
Mango作品集《鴛鴦茶餐廳》封面。(受訪者提供)

Mango作品集《櫻花樹下的鴛鴦茶》。(受訪者提供)
Mango作品集《櫻花樹下的鴛鴦茶》。(受訪者提供)

*********

在香港七年多的生活,Mango認為自己漸漸融入了這個城市:「通過這7年多的時間,我覺得應該會理解到香港人的想法和習慣,還有香港人的開心和不開心,所以有人跟我說『你是香港人』的時候,我是感到開心的。」她喜歡港人的隨性,也希望自己的畫作能帶出一種正能量,鼓勵大家無論在怎樣的環境,都可以像畫筆下的貓咪一樣,微笑著面對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