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族譜的矜貴之處,在於內藏數百年前祖先們在文學修養和文化習俗上,記載了歷代同一姓氏的人物及其氏族位置,即血脈分支瓜瓞圖所呈現的發展版塊,因而可以藉此追溯宗族的根源和姻親關係。

從中亦可以探索周遭宗族部落之間的地理環境,聚居因素或條件,交通往來路徑,和各村落互相協調的和諧生活狀況。根據其記載的史實,建築古蹟及風俗文化,也可以窺探氏族遺傳基因的強弱分布脈絡,社會地位,不同政治經濟環境影響下的蛻變。

由此可知,族譜的重要性在於每一個家族組成的單元,都是建構整個龐大氏族不可忽視的其中一環,連連相扣,尤其是觸及土地分配和財產承繼權所受爭議的時候。

族譜與民族誌

一本族譜的矜貴之處,在於內藏數百年前祖先們在文學修養和文化習俗上,記載了歷代同一姓氏的人物及其氏族位置。(廖崇興提供)
一本族譜的矜貴之處,在於內藏數百年前祖先們在文學修養和文化習俗上,記載了歷代同一姓氏的人物及其氏族位置。(廖崇興提供)

族譜並非一本生死記錄册,然而部份記載的生卒年份,可以反映某一時代氏族受到外來社會政治動盪的影響程度,如何重新適應大時代的生活環境,配合時勢,拓闊家族的生存空間。例如開枝散葉,移民向外發展,氏族分流到內地或世界各地傳宗接代。

族譜歷史原來是記載生命淵源流傳的演變錄。內容除了寫錄曾經出現的人物生卒年份、葬地名稱、方向,還有妻妾姓氏、生平事蹟、貢獻、學歷及社會地位,甚至田土財富。

族譜歷史原來是記載生命淵源流傳的演變錄。內容除了寫錄曾經出現的人物生卒年份、葬地名稱、方向,還有妻妾姓氏、生平事蹟、貢獻、學歷及社會地位,甚至田土財富。(廖崇興提供)
族譜歷史原來是記載生命淵源流傳的演變錄。內容除了寫錄曾經出現的人物生卒年份、葬地名稱、方向,還有妻妾姓氏、生平事蹟、貢獻、學歷及社會地位,甚至田土財富。(廖崇興提供)

節錄的時代年份,從中可以透視當時社會的政局和經濟情況,如何影響族群的文化生態、生活品質、交往方式、嫁娶制度、孝道級數、禮制現代化、語言轉型、服飾潮流、娛樂活動、運輸速度、醫藥劇變等一波接一波的時代浪潮。

過去的配套模式不再適合現代生活環境,而現代的科技又將被淘汰,進入無可想像的時空。全部日常的行為,都是短期性,過度式時代現象,隨著日子的轉變,便會被漸漸淡忘,消失得無影無縱!緬懷過去,既是腦袋的活動,也是展望將來的導航指標,為適者生存的機遇謀求出路。

難道一本族譜,除了是一本歷史記錄之外,不是人類學(Anthropology)其中的民族誌(Ethnography)嗎?

上水鄉廖萬石堂禮儀文化範本史料。(廖崇興提供)
上水鄉廖萬石堂禮儀文化範本史料。(廖崇興提供)

從血脈相連看族譜結構

編製一份移植了近700年歷史廖氏族譜,就像製作一張交通地圖。每一代好比每一個站,每一站的住戶都是同一輩份的叔伯兄弟,親疏有別。站與站的距離就是歷代之間的倫理關係,血脈相連,長幼有序。

查看任何一位族人的位置,必須依循直屬方向,追索祖先的源頭,然後找尋分支線脈,檢視縱橫相連的世系指標,得出位置的所在地。

神主牌背後的秘密

神主位的木刻諱號及背板幼薄的榫條,用墨筆書寫的祖先生卒年份日期、學歷、孺人姓氏、葬地、和父子名字等詳細訊息。(廖崇興提供)
神主位的木刻諱號及背板幼薄的榫條,用墨筆書寫的祖先生卒年份日期、學歷、孺人姓氏、葬地、和父子名字等詳細訊息。(廖崇興提供)

考證歷代祖先諱、字、號並不容易,為了找尋和求證歷代祖先在族譜中世系表裡的確實位置,以及其高祖父、曾祖父、祖父、先父、子、孫、曾孫、玄孫等血脈關係,除了手抄本族譜的文字記載外,唯一可靠的資料記錄,就只有靠神主位的木刻諱號及背板幼薄的榫條,用墨筆書寫的祖先生卒年份日期、學歷、孺人姓氏、葬地、和父子名字等詳細訊息。墓地的石碑當然也是另一途徑去追溯其真偽,可是由於葬址遍布不同地點,除非必要情況,實地考察並非容易的田野研究工作。

這項研究工作並非一般書本上的閱讀,而是需要攀爬神壇的階梯,逐一逐二去拍攝神主位的文字,然後記錄在案,以備後用。

困難在於花了許多時間,仍然未能查考在族譜世系表內欠缺的名號(闕名),亦無法將神主位榫條的詳細資料,填進世系表內準確的位置,形成了多個斷層,無可填補的真空,非常可惜!

細心鑑證榫條的一筆一墨刻記,不期然便浮現二至三百年前古人所遺留下來的苦心和文學造詣,世代傳承精神。作為後代子孫一份子,有緣親睹祖先們歷史性的遺跡和寶藏,難免感到一陣無名的震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