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按:今年的重陽前後遇上雙颱風,天氣不佳加上疫情限聚令仍未解除的情況下,各宗族祭祖的儀式有所簡化。例如今年的上水鄉廖萬石堂祭祀儀式中,取消了祭祀後的傳統盤菜宴,以及鳳溪公立學校學生祭祖代表及儀仗隊等,唯有村中長老前往祭拜。擔任《上水鄉廖萬石堂族譜》彙編事宜的廖崇興先生,近幾年來為了考證、修編族譜,他不但參與每一次的祭祀活動,還要實地考察先祖墓碑,並研究祠堂中的神主牌,再找尋子孫後人進行考證。今期《紀載香港》,選登兩篇由廖崇興撰寫的文章,記錄今年的廖氏祭祖情況,分享在尋根過程中的點點滴滴。

*********

秋祭是一個宗族每年春秋二祭之中其中一環,源自福建永定縣的上水鄉開基祖廖仲傑公,於元末期間(約1345年)逃避兵燹亂局而遷居鳳水(上水)鄉,已經是近七百年前的歷史故事。

廖族後裔子孫重視家規禮儀,離不開大宋、明、清世代相傳詩書禮樂的文化教育。這個論述可以從上水鄉廖萬石堂、顯承堂、明德堂三間祠堂內懸掛的功名牌匾,以及祖先神主牌位背榫所刻寄的資料,便可以獲知當時的禮教背景,備存一份嚴謹的敬祖祝文和儀軌。

重九祭開基祖廖仲傑

每年九月初九,上水廖氏到訪廖族開基祖廖仲傑位於上水金錢村鰲地的衣冠塚墓地祭祀。(廖崇興提供)
每年九月初九,上水廖氏到訪廖族開基祖廖仲傑位於上水金錢村鰲地的衣冠塚墓地祭祀。(廖崇興提供)

每年九月初九,上水廖氏會到廖族開基祖廖仲傑位於上水金錢村鰲地的衣冠塚墓地祭祀,並墓兩側分別為長房七世祖樂得公及三房八世祖培岡公的墓地。

2021年跟2020年一樣,由於受到全球疫情影響,法例所限之下,上水鄉廖萬石堂的子孫也要放棄祭祀後的傳統盤菜宴,同時亦被迫取消鳳溪公立學校學生祭祖代表及儀仗隊等,出席上水金錢村鰲地省墓獻花禮祭。

九月初九拜祭廖族開基祖祭品,包括茶、酒、飯,以及「五生五熟」,象徵五行(即金木水火土)。(廖崇興提供)
九月初九拜祭廖族開基祖祭品,包括茶、酒、飯,以及「五生五熟」,象徵五行(即金木水火土)。(廖崇興提供)

因此,今年記錄短片中只能看到鄉村傳統的代族長祭祀跪禮,欠缺童軍、銀樂隊、學生們前赴朗讀祝文和齊唱省墓歌,失色不少。

由於第十八傳族長高壽逾九十多歲,二族三族身在歐洲,四族和五族又行動緩慢,不宜爬山,那就由第六位同屬第十八代傳人代族長叩首行禮。

誰也想不到,掠港的八號颱風圓規所帶來的強風暴雨下,正當村委負責人躊躇惡劣天氣狀況的時候,次日重陽節日清晨時份,竟然在雨勢仍密之後,剛好中午前漸露曙光,成就了今次孝子賢孫敬祖拜祭的意願!

2019年鳳溪公立學校學生祭祖代表及儀仗出席上水金錢村鰲地省墓獻花禮祭。(曾蓮/大紀元)
2019年鳳溪公立學校學生祭祖代表及儀仗出席上水金錢村鰲地省墓獻花禮祭。(曾蓮/大紀元)

秋祭二世祖自玉公

上水鄉廖萬石堂開基祖仲傑公孺人侯氏,自從誕下麟兒二世祖自玉公,(推算約1350年間,元朝庚寅至正十年,即元朝建國第81年),24年後自玉公孺人歐氏便喜接三世祖長子如奎公,繼而接獲次子如璋公及三子如璧公。其後三子分家,故稱為三房,名長房、二房、三房。

重九拜祭過開基祖仲傑公及孺人侯氏的鰲地衣冠塚,翌日初十,百子千孫便依例前赴粉嶺橫眉山(即現今和合石畫眉山)的虎地,又名風水地虎頭(另一端虎尾,位於三世祖如璧公墓地,即現今大窩西支路與橋頭路交界處)的墓地禮祭。

黃曆九月初十,廖氏後人依例前赴粉嶺橫眉山(即現今和合石畫眉山)的虎地墓地禮祭二世祖自玉公。(廖崇興提供)
黃曆九月初十,廖氏後人依例前赴粉嶺橫眉山(即現今和合石畫眉山)的虎地墓地禮祭二世祖自玉公。(廖崇興提供)

清嘉慶四年己未(1799),二世祖自玉公墓地在重修時,左邊的磚牆石刻了一塊非常珍貴的虎地誌文(見附相片),由兩位來自雁田的同門堪輿師,即鄧彥修師及鄧擷萬師(後稱兩師)為此墓地定針合誌。

根據誌文內容所見,儘管前文沒有直接讚譽二世祖自玉公,只謂「德行道藝,世遠年湮,莫由聞知」,可是從世代相傳傑出後裔的學術地位,正如俗語所說:「虎父無犬子」,便可以理解自玉公年青力壯時,乃一位聲望高尚,廣結睿智,品德與道藝兼備,天才橫溢的學者。兩師「登山放眼」,評價墓地「垣局非常」,盛讚穴位的風水極佳,乃培育優秀才學子孫的風水地。內文亦記載乾隆十八年癸酉(1753)及五十八年癸丑(1793)那兩年,相隔40年,墓地曾經兩次修改坐向,直至兩師被裔孫等推舉「修墓定針」,才重新為墓穴作最後定針,並叮囑後裔「縱有神童居榜尾,千秋萬世休移易」,一錘定音,固定坐向。

禮祭二世祖自玉公準備的祭品。(廖崇興提供)
禮祭二世祖自玉公準備的祭品。(廖崇興提供)

後來廖族子孫學術人才輩出,口碑載道,一代又一代的長老口傳轉述此地風水定針因緣,可以說與此不無關係。最鼎盛為人所知其中的一個舉例(其它眾例在此恕不贅述),可說是一位享譽天文學界,國際天文學聯合會命名6743號小行星為〈LIU〉(中文:廖)的香港天文之父,也是香港太空館創建人暨首任館長廖慶齊公M.B.E.(1931至2014)。公迺上水鄉長房第十八世祖紹賢公次子,前述三間廖族祠堂內,均有懸掛其〔文學士〕歷代以來最後的一塊牌匾,彰顯後裔。

由此可知,秋祭鰲地開基祖仲傑公,和虎地二世祖自玉公的墓地,甚至連綿不絕的各房之三、四、五、六、七、八世祖及以下祖先等墓地,均與宗族源遠流長的風水學,緊扣著一種密不可分的信仰關係。

虎地二世祖自玉公的墓地左邊的磚牆石刻了一塊非常珍貴的虎地誌文(見附相片),由兩位來自雁田的同門堪輿師,即鄧彥修師及鄧擷萬師(後稱兩師)為此墓地定針合誌。(廖崇興提供)
虎地二世祖自玉公的墓地左邊的磚牆石刻了一塊非常珍貴的虎地誌文(見附相片),由兩位來自雁田的同門堪輿師,即鄧彥修師及鄧擷萬師(後稱兩師)為此墓地定針合誌。(廖崇興提供)

傳統制定的禮祭行為模式,亦反映出春秋二祭的宗族活動,如何因此而能夠流傳近七百年,至今擁有二十五代傳人,依然可以凝聚各房的瓜瓞分支,甚至移居海外開枝散葉的家族,每逢秋祭時節倍思親,心繫鄉土,一家大小乘坐飛機回鄉省墓,流露一份鄉族慎終思遠的親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