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官方嚴打校外培訓補習機構後,北京市教育委員會9月11日推出校外培訓機構「白名單」,共152家機構上榜,其中包含新東方等知名補教品牌。這是中共官方此類行動的最新舉措。

綜合媒體報道,北京市教育委員會11日在官方微信公眾號「首都教育」公布首批學科類校外培訓機構「白名單」,共有152家培訓機構上榜,包含新東方、學而思、學大等知名補教品牌。

北京市教委稱,「白名單」是指在辦學資質、辦學行為、資金監管、疫情防控等方面符合規範要求的非牟利性學科類校外培訓機構名單。

北京市教育委員會在提供給家長的事項提示中表示,校外培訓機構辦學承諾書應張貼在辦學場所醒目處,要求公布教師任職資格訊息、不超綱超前培訓、培訓時間不得與中小學教學時間互相衝突、線下培訓結束時間不晚於晚間10時30分、不留功課、納入資金監管等公開承諾。

《北京青年報》在評論指稱,建立學科類校外培訓機構「白名單」,是「雙減」工作的組合拳之一,並稱北京正在進行一場「雙減」落地的漸進式全面改革。

今年7月24日,中共當局發布教育「雙減」政策,要求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的功課負擔以及校外培訓負擔,限制學科類培訓。

根據「雙減」文件的規定,現有學科類培訓機構統一登記為非牟利性機構,一律不得上市融資,嚴禁資本化運作。

教育產業化的轉變

8月21日,中共官媒發表《雙減釋放教育去產業化信號》的署名文章。

中共教育產業化的政策是由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執政時期的教育部長陳至立在1999年主導推行的。

該政策實施之後,導致中國教育界明目張膽的亂收學費現象,引發社會強烈不滿。

江氏集團「教育產業化」的主要特徵就是營利性,拋棄了教育的公益性屬性,把教育當作生意來經營和賺錢。

補教行業就是在教育產業化的大背景下發展壯大起來的。1999年,俞敏洪及其團隊成立了東方人投資有限公司,開始向教育產業化方向邁進。從那時起,各種線上線下補習班在中國蓬勃興起。

《大紀元》評論員唐敖表示:「中共當局推行雙減的根本目的,當然是想強化黨對中國人的思想控制,想加強對教育的控制。但當局同時可能還想肅清江澤民的政治遺毒,否定江搞的教育產業化。」

不過,他認為:「覆水難收,教育產業化毒害的又何止是一個教育業或一代人。中共當局有可能打掉校外培訓,但不太可能扭轉教育產業化。因為中共從上到下都爛透了,指望一個腐敗透頂的政黨能還給中國人民一個清白的教育業,那幾乎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