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彬報道 日前,日本突然宣佈對南韓實施尖端材料的出口管制後,兩國關係急劇降溫,南韓表示不接受採用制裁手段報復勞工賠償問題的行為,日韓媒體也普遍認為勞工賠償問題引發了對韓制裁。不過近日,日本經產省前官員發推文指,「對韓制裁實為中美貿易戰的延伸」,事關尖端技術外洩中共,不得已出此策略。

7月1日,日本經濟產業省宣佈對南韓實施出口管制,管制對象是氟聚酰亞胺、光刻膠和高純度氟化氫三種材料,是半導體製品生產中必不可少的輔助材料,管制生效從7月4日開始。由於日本佔據三種材料世界份額的70-90% ,處於業界的壟斷地位,制裁對南韓半導體業界猶如扔下了一顆重磅炸彈,掀起巨浪。

南韓享有日本的尖端材料出口的優待措施,優待申請獲准後,有效期為三年,可簡化尖端材料的進口手續。被取消優待措施後,將對進口製品實施嚴格的審查程序,通常需要90天,還有可能得不到批准。

此外,為防止被用於軍事的尖端產品和技術洩漏到恐怖組織和共產極權國家,歐美等民主自由國家之間為了安全保障,設立了「白名單」,這些國家互為「白名單」成員,享受尖端技術進出口不受限的待遇。南韓目前屬於日本的「白名單」成員,日本政府正考慮將南韓從「白名單」中開除,對可能被用於軍事的尖端產品的出口實施嚴格的程序化審查。

三星高層緊急來日

南韓要求撤回制裁

對韓實施出口管制後,最糟的結果將導致南韓半導體製造廠商停產。三菱日聯證券公司的森山久史在接受《東京電視台》的採訪時表示,「全球的半導體市場約為5,000億美圓,三星電子和SK海力士的半導體供應量佔世界份額的26%,同時,這兩家公司支撐著南韓經濟的25%,短時間內幾乎不可能找到同樣品質的替代品,三星電子等廠商可能面臨停產,這無疑是對南韓經濟的沉重打擊。」

另據《日經新聞》的報道,對於三種輔助材料,南韓半導體廠商的在庫量只能維持1-2個月,SK海力士廠方明確告訴《日經新聞》,相關的材料庫存量不足3個月,「3個月之內得不到補充,將面臨停產。」

據《東京電視台》的消息,三星電子的三種材料的庫存量只能維持1個月。7日晚,三星電子副總裁李在鎔突訪日本,面對媒體的提問,李在鎔一言不發。分析認為,李在鎔的日本之行是來見供貨的日企,商議解決難題的。

據南韓《聯合新聞》的消息,日本發動出口管制令的當天,南韓外務部召見了駐韓日本大使,「要求日方撤回出口管制令」,南韓產業資源省表示「將向世貿組織(WTO)提起訴訟」。

3日,在南韓國會外交統一委員會會議上,執政黨議員強烈批評說:「作為G20峰會的主席國一邊強調自由貿易原則,一邊採取了與之相矛盾的措施。這是嚴重的問題。」

南韓前駐日大使申玨秀在接受南韓媒體的採訪時表示,此前、嘆息日韓關係因原勞工問題處於「邦交正常化以來的最糟糕地步,墜落到平地,現在、兩國的關係已跌入地下。」

8日,沉默了一星期的南韓總統文在寅首次在公開場合回擊日本,文在寅說「這是前所未有的非常狀態」,強烈要求日本「撤回出口管制令」,呼籲兩國間進行「有誠意的協議」。

經產省前官員點明

「制裁是阻止技術外洩中共」

3日,安倍晉三在各黨派間黨魁的討論會上,被記者提問「把(二戰時勞工賠償)歷史問題夾帶到商業活動中是否正常?」

對此,安倍晉三回應稱,「這種認識是不對的,目前的勞工賠償問題不是歷史問題,而是國與國之間,是否能遵守《國際法》的信用問題。」他表示,二戰時的勞工賠償問題按照1965年《日韓請求權協定》,日本提供資金援助南韓重建經濟的同時,與南韓政府確定勞工問題已經完全解決。安倍指,目前的南韓政權出爾反爾,損壞了兩國間的信任關係,在安全保障方面有違相互間的友好關係,實施出口管制是正常行為,並沒有禁止出口,與世貿組織的原則並無衝突。

電視轉播中,安倍晉三在談及「安全保障」時,開始低頭看稿,回應時欲言又止,好像話中有話。

同一天,日本經濟產業省前官員宇佐美典發了一條推文被媒體轉載,其內容似乎能呼應安倍晉三欲言又止的下文。宇佐在推文中說:「大概出於安全保障問題上的考慮,在阻止南韓把最前沿的技術洩漏到中國,這是媒體沒有報道的要點。」他說,「對此,日本政府內部做了措施調整,可以說是中美貿易戰的一個延伸,是防止高科技外洩的措施。」

宇佐在推文中闡述說,中國近年制定出半導體尖端晶片自產的戰略,實際操作中在從南韓竊取這方面的技術,而且技術洩漏的實際案例已經發生。目前三星電子計劃在中國建廠生產最尖端的半導體晶片,這個項目包含有把技術轉讓給中方的前提,這是美國和日本不能接受的。「已向南韓傳遞出是否商議一下再行事的信息,但是南韓政府不予理睬。」宇佐說,「於是就推出了對韓的出口管制措施。」宇佐也承認,另一個目的也與勞工賠償問題有關聯。

宇佐在推文中說:「日本政府的具體策略是分兩步,首先把南韓從享受優惠措施的「白色名單」中開除,設定一個緩期執行的時間段,其次就是立竿見影地實施對核心材料的出口管制。」他說,出口管制生效後,一劍封侯,南韓也不得不坐下來談了。宇佐強調「這是一個經過深思熟慮後的策略」。

對於,宇佐推文中談及的問題,8日,日本國家電視台NHK的報道給出了一些作證,NHK的報道引述日本官房副長官西村康稔的講話稱,日本政府發現可能被用於軍事的原材料和技術,南韓進口後出現過多次管理不善的案例,「雖然有過溝通,但沒有得到意圖上的一致認識。」西村表示,目前不便透露具體的管理不善的案例。

報道還稱,日本政府表示,「如果看不到改善跡象,不得不將碳素纖維和部份機械製造設備等項目也納入管制對象。」◇ 

對於南韓的制裁,日本首相安倍認為目前的南韓政權損壞了兩國間的信任,有違安全保障方面的友好關係,實施出口管制是正常行為,並沒有禁止出口,與世貿組織的原則並無衝突。(AFP)
對於南韓的制裁,日本首相安倍認為目前的南韓政權損壞了兩國間的信任,有違安全保障方面的友好關係,實施出口管制是正常行為,並沒有禁止出口,與世貿組織的原則並無衝突。(AF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