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者最近一直都在觀看韓國的電視連續劇,由《武法律師》到《黑道律師文森佐》再到《奪命殺聲》,一部又一部的都在揭露著當代韓國法治與執法部門體制的黑暗、貪腐、無能卻又隻手遮天。面對有權有勢的人,平民的性命不若螻蟻,挑戰權貴的大多落得個橫屍街頭、棄屍荒野的下場,而權貴又借著與傳媒的合作,往往淡化不利的報道,又或是轉移焦點混淆視聽,以圖將風向帶走。筆者曾與認識的韓國友人討論過相關的內容,他也認同這些劇集很大程度上反映了當代韓國的社會現象。筆者聽畢,也只能感慨戲如人生,也許不論在哪裏,官場從來都是黑暗的。

雖然以上三部劇集的結局,最後也是邪不能勝正,惡人在公義的長劍下得到了應有的懲罰。然而在筆者心目中,最喜歡《黑道律師文森佐》的結局,惡人沒有被送往法庭,而是被主角以「私了」作結。畢竟,誰還會相信腐敗的體制呢?這樣的結局不一定是最好的結局,但卻是最大快人心的。也許,每個人心目中都渴望公義,但當公義不彰時,人們就會將之訴諸「俠義」。《史記游俠列傳》中第一句,「儒以文亂法,而俠以武犯禁。」也可以理解為文人以口誅筆伐的方式,或能扭曲事實,以致法度無可申張;而俠者,則以武力的手段,在體制之外逆國家之大不諱來彰顯公義。當然,史遷寫《游俠列傳》某程度上也是借這種置生死度外,言必信行必果的任俠,對比那些以巧言令色謀得高位,徒具虛名的權貴官人。他們非但毫無建樹,甚至殘害百姓,因此在禮崩樂壞,公義不彰的社會才更需要游俠兒用非正式的手段為無權無勢的百姓出頭。文森佐也許正是這樣的一種存在。而我們也渴望有這樣的一個存在。

然而,現今的香港不也正是這種情況的寫照嗎?體制內的人將暴力加諸於人民,卻說作恰當武力依法執法;而官家默認許可的暴力社團,在鐵路站對手無寸鐵的婦孺路人施以暴力,卻被扭曲為「保家衛族」,也多得官媒的渲染與默許,真可謂達到了「儒以文亂法」的境界,所謂官商鄉警黑,他們本是同一路。然而為天下刺秦的「荊軻」,卻連紀念的活動也被扭曲為支持恐怖活動,易水送別的高歌,是非法集結,政權懼怕得連一束鮮花也能成為推翻的武器——正如秦王被高漸離以筑追擊後,也是怕得六國遺民也不敢相近。

今日,政府推出電話實名制,因為他們懼怕人民的力量推動下,會出現下一個聶政——那個「士為知己者死」,為義捨生的普通人。不論在體制內,還是體制外,觀乎歷代暴政,最終不過九十九年而亡,最短則只十五年。然而我們都知道在暴政之下,人們最終會起來反抗,強大如元蒙帝國,其鐵騎尚且敗於義軍,更何況外強中乾的中共港共?因此,隨便箝制百姓吧,請放任地墮落,因為只有這樣,人民才會醒悟,才會漸漸出現更多更多願意踏足體制以外的「俠義」。港雖三戶,亡共必港。毋忘721831。◇

(編者按:本版文章僅代表專欄作者個人意見,不反映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