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維在經歷無數次生死搏殺後,年僅38歲的他,身價飆升到12億美元(約94.5億港元),成功創辦滴滴。

程維創辦滴滴的最初階段,既沒有技術,也沒有資金,更沒有人才,而他自己,相比於美團的王興,抖音的張一鳴等人,好像也沒有那麼敏銳的洞察力,他甚至一開始就把自己10萬元人民幣的投資中的8萬花錯了地方!然而在經歷無數次生死搏殺之後,年僅38歲的他,身價卻飆升到12億美元(約94.5億港元)。

創業是九死一生的事,程維這9年到底是怎麼走過來的?留下的經驗和教訓是甚麼呢?

創辦滴滴背後的故事

程維1983年5月19日出生於江西省上饒市鉛山縣河口鎮的普通家庭,大學就讀於北京化工大學行政管理專業,2004年畢業後先從事了保險推銷、足療店管理等工作。

後來他轉投阿里巴巴集團,成了阿里的普通銷售業務員。8年中,他曾是阿里B2B部門最年輕的區域經理,直到擔任支付寶B2C事業部副總經理。

2012年,程維離開阿里,與阿里的幾位前同事,在百平方米的貨倉辦公室,一起創立了嘀嘀打車公司,取義是的士的嘀嘀聲。

程維為何創辦滴滴,一個廣為流傳的故事是:有一次程維老家的親戚來北京,定了晚上7點在北京王府井附近吃飯,結果親戚們5點半來電話告訴程維在打車了,等到8點又打電話問程維能不能去接他們。這讓程維意識到,出行領域早有頑疾,而移動互聯網最有可能找到辦法解決。

程維發現,當時在酒店機票預訂、電商、社交等領域,傳統互聯網巨頭都有了完整成熟的商業模式,避其鋒芒,他想到了市內交通——這個還未被互聯網明顯影響的市場。

當時的士的營運效率不高,但消費者有剛性需求,而且客單價也高,再者,作為典型的O2O項目,除互聯網技術,還需要整合線下資源,這個難度就比較大,但作為營銷高手,程維認為,他也許能更好的與的士司機們打交道。

程維創辦滴滴的緣由還有一個說法。在阿里工作的那段時間,程維經常出差公幹,召不到車的交通問題時常困擾著他。「有沒有解決上班族早晚高峰召到車的辦法?」他上網一搜,發現美國的Uber,用的就是手機應用程式(App)叫車。這讓他萌生辭職創業念頭:「美國有的,中國以後一定會有。」

於是他拿出10萬積蓄中的8萬,去找藍翔技校的一位中專電腦老師和他的學生們,開發了一個預約的士的程序。

當程維拿出這款產品給美團的創始人王興看後,王興只拋下了兩個字:「垃圾。」

沒有技術背景的程維,這時已沒有錢再去找人重新做個軟件,哪怕是垃圾,也得硬著頭皮去使用,當時軟件BUG頻出,叫10次車能成功六、七次就不錯了。

一場大雪救了程維

把軟件搞定以後,說服司機們使用軟件又成了一大難題。他們拜訪了北京上百家的士公司,因為沒有政府的批文許可,大家都不敢使用這種預約方式的的士服務。

奔波一個月後,他們終於在北京昌平找到只有200輛的士的銀山的士公司,使其成為第一家與嘀嘀打車合作的夥伴。當時100個司機在場,只有20個有智能手機。

2012年9月9日,嘀嘀打車上線發布,當時司機端已安裝了500個,但是上線亮燈的只有16個,到第二天滅了8盞,還有司機衝進嘀嘀辦公室,說嘀嘀打車是騙子,騙走了用戶的流量。

於是程維推出新措施,給司機流量補助,每周5元。燒錢補貼司機,嘀嘀一開始就在做了。

經過多次版本更新,在嘀嘀打車上線的兩個月後,首次出現有超過100個司機同時在線,但這在北京數萬輛的士中僅佔小小的零頭。

2012年底,暴雪席捲京城,街上召喚不到車,許多人開始透過嘀嘀應用約車,嘀嘀的單日訂單量首次突破1,000張單。此後嘀嘀發展迅猛,2012年11月公司獲來自金沙江創投的300萬美元A輪融資;2013年4月又獲騰訊1,500萬美元投資。

程維自己說,大雪只是一個節點,大雪之前,嘀嘀三個月的玩命推廣,先把前期的工作做到了極致,才有了這次機遇。。

在沒有交通委文件的情況下,如何讓司機們安裝嘀嘀呢?

在北京西站有個的士地下通道,-嘀嘀的士副總裁趙意波每天就在這個陰冷的地方「上班」,從2012年6月開始,沒有休息過一天。每天早晨7點多醒來,晚上11點多回家,有時候身體扛不住病了就換下一個人來,丟「人」不丟崗。

嘀嘀給司機的介紹,都在30秒內完成,「用嘀嘀省時省力更省油」的條幅,加上「用這個一個月可以多掙幾百塊」的簡短介紹,很快抓住了司機的心。

另外,嘀嘀還耍了個小聰明。競爭對手「搖搖招車」在電台投放廣告,讓司機在某一天去某酒店現場安裝軟件,嘀嘀則直接在廣告後面加一句「撥打嘀嘀電話,立即安裝」。

當時,比嘀嘀強大的打車公司很多,比如「搖搖招車」,技術、規模、實力都比嘀嘀強,但最後卻是嘀嘀贏了。

兩年後,「搖搖招車」退出了市場,首都機場也開始與滴滴合作。機場負責人和滴滴的人吃飯,好奇的問,當年搖搖招車比你們大那麼多倍,你們最後卻贏了,能說說為甚麼嗎?滴滴的人默默地喝了酒,甚麼也沒說。因為沒有經歷過的人,難以理解其中的艱辛。

為何滴滴的人幹活都那麼賣命呢?這就要談到程維的用人之道。

招「老闆」打天下

程維圓臉,說話自帶三分笑,有人說,他的成功是靠招了一幫難伺候的「老闆」,一起打仗、一起建功立業的。

話說滴滴創業初期,程維跟他在阿里巴巴的老領導、也就是滴滴的天使投資者王剛一起,拜訪了阿里首任COO關明生,關明生也是後來的阿里首席人力官。彼時,程維最想跟他學到的,是馬雲的管理之道。阿里巴巴能抓住B2B、B2C、C2C、網上支付等機會,程維認為團隊是關鍵。

關明生給程維講了個老故事,「《三國演義》一半都是在講他們是怎麼加盟的,怎麼找到他們,怎麼判斷他們」,這是創業故事的精彩之處。

程維從此把劉備的形象牢牢記在了心裏。

創業初期,由於不懂技術,他一直想找一個技術合夥人,卻找不到。想到大公司變動可能有牛人跳槽,程維就去騰訊、百度約人喝咖啡,也沒有得到回音。

而技術高手張博的加入,讓程維開始相信:等到你努力到無能為力的時候,上天就會幫你。

張博曾是百度負責研發的產品經理,負責過九個用戶過億的產品。2012年的秋天,獨自創業的項目剛倒閉,心灰意冷的張博來到了威海。

通過獵頭,程維找到了張博,換句話說,是張博在人生最黑暗的時刻,遇到了程維。

程維馬上做出了一個決定,當時公司-帳上只有100萬美金,程維用240萬人民幣買回了原CTO手裏30%股份,換張博上場負責研發。

張博到滴滴打車組建了開發團隊,只用13天就做出了呼叫成功率100%的滴滴軟件。之後,張博這員大將在和競爭對手「快的打車」的「補貼大戰」中,帶領技術團隊為滴滴在上海取得了「七天七夜」戰鬥的勝利。

滴滴巴士事業部總經理李錦飛在加入滴滴前,他的創業項目鈦牛科技估值已經1億美金了。因為碰到點麻煩,產品上線第二天就被喊停了。

李錦飛第一次見程維,滴滴還在中關村的e世界,「樓道黑不溜秋,沒窗戶,通風非常差,一進去很悶很壓抑」。

第二次見程維時,滴滴搬到了得實大廈。程維給李錦飛描述了滴滴的構想,「巴士業務還沒有負責人,你來做吧」。不到一個月,李錦飛就解散了自己的公司,到滴滴打工了。

2014年,六次創業六次成功、當時在做「螞蟻拼車」的陳汀,剛拿到600萬美金的投資,於是有朋友建議他去-找程維合作。

兩人見面,陳汀說,「我投資拿到了,產品你也看了,要不你給我導流吧」,說著把融資協議拿給程維看。

哪知程維把它放進了自己的抽屜裏說:「這個你不需要了,我給你投1000萬。」

不過半個小時後,程維改變主意,「滴滴現在一天就花幾千萬,給你一千萬你也花不了多久,你來滴滴做拚車吧」。

2014年初程維就打算做拚車,由於的士業務和「快的」正在打仗,就暫時無暇顧及。他萬萬沒想到,這個時候陳汀送上門來了。

於是陳汀有了第一次給別人「打工」的經歷。他退掉了投資者600萬美金的投資,給程維當了兩個月助理。2014年6月,滴滴上線一號專車,正是由陳汀操刀。到後來,私家車業務成為滴滴的核心。

「合併夢想,這是程維最高超的地方。」陳汀後來說。

招募柳青的故事就廣為人知了。為了幫助柳青做決定,程維想了個辦法:約柳青去西藏旅遊。滴滴8個高管拉著柳青飛到西寧,CTO張博發著燒,一路上胸口頂著方向盤開過來。一行人在喜馬拉雅山底下,程維哭了。

程維說,這可能就是創業路吧,「我把命交給兄弟,我就信任他們」。其他的高管聽了之後也哭了,柳青也哭了。

那天夜裏,程維還為柳青放了一首歌:《夜空中最亮的星》,這首歌打動了柳青,也打動了8位高管。在程維看來,創業就是晚上推開門,外面一片漆黑。在這漆黑的世界裏,誰又是誰的啟明星呢?

找到一群志同道合的、真正優秀有創造力的人,激發大家去為共同的夢想努力,而不是讓他們去執行某個想法。在這些方面,程維做的很棒。

在滴滴,程維把40%的時間用在招人上,而招人之後,80%的時間用在怎麼把這些人融合到滴滴。在程維看來,業務是假的,只有團隊是真的。

這是程維的絕招,也是他在公司的意義。就像是劉備手下良將如雲、謀臣如神,要問到底是劉備厲害,還是手底下這些大將厲害,這個問題已經不重要了。

創業就是補短板的過程,沒有一個人是完美的,要靠一個完美的團隊,程維深諳此道。

如今滴滴的高管團隊讓程維頗為自豪,他們既有阿里的地面能力,也有百度的技術能力,還有騰訊的產品能力,還有柳青、朱景士等高盛的戰略和投資能力,令滴滴戰勝無數對手,開始脫穎而出。

扛過去你就上了層次

爬山的時候,最困難的階段不是快要登頂時,而是在半山腰。如果再碰上山霧瀰漫、露水潮濕,人眼彷彿看不到山的盡頭,再加上精疲力盡,這個時候往往是爬山最艱難的階段。

程維不斷地講,滴滴是一家危機感很重的公司,「容錯率很低,一個錯誤就可能前功盡棄」,除了在政策方面不斷地碰到麻煩,在經營上滴滴也並不順。

2012年11月,滴滴曾經-帳面上只剩下一萬元錢。到C輪融資時候,程維飛到紐約、三藩市,所有人都因為阿里巴巴的阻力而放棄了滴滴。

漫天大雪,程維一個人拉著箱子離開,「挺悲涼的,往事不堪回首」,缺錢那種痛,程維刻骨銘心。

程維後來苦笑道:「很多次,稍不小心,滴滴可能就死掉了。但是,你扛過來了,就上了一個層級。」

以前程維不理解,為甚麼動畫片裏人物被打趴下被踩在地上,但怎麼都不死,忽然之間就站起來了,後來有一天明白了,真的是瀕死才會有突破性釋放,才會否定自己,重新琢磨一切。

周星馳的一句話很打動程維——「你不行是世界上最大的謊言」,這句話也適合所有人。

有人問程維,滴滴為甚麼是活下來的那個?程維說道:「靠的就是這群人,每天嗷嗷叫著往前衝。」「早期創業的時候是很幸福的,充滿夢想,一個小的團隊,很單純。」

從2014年年初開始,滴滴和阿里「快的」進行了一場曠日持久的戰役,雙方對於司機和乘客的補貼不停加碼、對標,讓整個行業陷入一場黑暗、無序的競爭當中。

程維是一位軍事迷,他把當時滴滴與快的的競爭看成是第一次世界大戰中的「凡爾登戰役」。「那種消耗戰讓整個行業沒有前途。」他說。這種思想主導了未來滴滴和「快的」的合併。

一年之後的2015年年初,滴滴和「快的」宣布合併,合併之後的公司成為中國最大的移動出行平台。程維在給滴滴員工的內部信中寫道:「打則驚天動地,合則恩愛到底。」

創業三年後,滴滴創造了中國互聯網歷史的奇蹟:在它顛覆中國出行領域的同時,自身的估值也從當初投入的80萬,變成了165億美元。(2021年上市時,滴滴市值約680億美元)。

然而,出行競爭遊戲到此結束了嗎?不,真正的強悍人物一直在角落中冷靜觀瞧。

這次,程維需要面對估值高達500億美元的對手Uber,以及它背後的那位創始人——被稱為如「鬥士」一般的特拉維斯·卡拉尼克(Travis Kalanick)。@

------------------

【 堅守真相重傳統 】

📍收睇全新直播節目《紀元新聞7點鐘》:
https://bit.ly/2GoCw6Y

📍報紙銷售點: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