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紀元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剖析了中共的九大邪惡基因「邪、騙、煽、鬥、搶、痞、間、滅、控」。本文請來自香港的加拿大資深媒體人何良懋,談一談中共的基因之九「控」——用黨性控制全黨,再教化到全民和全社會。

何良懋接受大紀元《珍言真語》節目採訪時表示,「控」是中共很典型的特性,在中共的邪惡基因中,「控制欲」是最突出的,它是用黨性去駕馭人性,甚至用黨性去消滅人性。「它要控制黨員,要控制它影響的人群,所以要搞統一戰線;它要控制它統治的百姓,所以會有百姓與百姓之間互相告密、舉報的一種手段。互相舉報,本身就是控。」

他看到,中共的控制欲如今是越演越烈,對香港實施「港版國安法」,強力摧毀香港傳統秩序,也是「控」的邪惡基因作祟。它控制的越嚴,越證明它其實不相信人民真的相信它、會聽它的話。所以,就要無所不包地實施「控」的基因。

科技發展,中共的「控」也與時俱進,「現在有高科技,有人臉識別技術,有全天候的閉路電視(CCTV)監控,也有網上的控制,所謂的Digital footprint數碼足跡,全部中共都是用大數據網絡化了。」「就使它控制、管治下面的人民,是無所逃於天地之間,走不出它的魔掌。」

黨性將人思想程式化 放棄共通人性

何良懋說,中共對人的「控」是以思想控制為基礎,用所謂黨性代替了正常人的思想之後,其黨員思考問題就程式化了,對於與黨意見相左的人全部視為敵人,「控制的最成功的,就是隨時有敵我之分,分清楚誰是(所謂)敵人,誰是自己人。」

接著就要鬥爭,「那個控到了極致,鬥爭的本性就會出來了。是因為你知道對方不聽你的話就是敵人,敵人就要除之而後快,就要打倒在地還要踏上一腳。」他認為,中共鬥爭哲學本身就是對人思想的一種控制。

而要將黨的政策貫徹到全民,於是設立了各級黨委書記,這種制度本身也是控的表現。

「黨委書記就是黨的代表,在各個單位行使黨的意志,就是發揮黨性,使百姓不可以用人的角度去想事情,變成每個人都是要服從於黨的行屍走肉,沒有我們人類共通的人性。」

兩面人周恩來「控」的典型人物

周恩來是大陸人印象深刻的人物之一。中共從小學課本就把其包裝成一個無私偉大的人,甚至「超凡入聖」沒有缺點。而事實遠非如此,大量史料顯示,周表面上「溫文爾雅」,實質則是殺手本色。他對地主富農全家心狠手辣, 對待自己的親人和許多老戰友都非常殘酷。在文化大革命十年裏,周恩來是居高位的「不倒翁」 ,毛澤東發動的一系列惡劣的整人運動,周被指是其中重要推手。

周恩來1931年6月製造了「顧順章滅門慘案」。顧順章是中共早期領導人之一,周獲悉顧順章叛變後,與康生率領十餘人,將其全家八口:岳父母、妻子、內弟等全部勒斃,埋屍於法租界愛棠村院內滅跡。 後殺人犯王世德被捕,親口供出了多處埋屍地點,租界當局前後共掘得47具屍體,全部是顧順章的親友。上海各報發佈了這特大新聞,震驚全國。

周恩來在當年紅軍逃跑(長征)時策劃「萬人坑事件」,為了不暴露行蹤, 悍然下令殺害了上萬名傷病號及政治不可靠分子; 1955年4月,周赴萬隆參加亞非會議前獲悉,印航專機被放置了定時炸彈,卻仍然讓中國代表團成員按計劃登機,以確保國民黨不再更改計劃,保證自己的安全,結果其下屬與外國記者等十一人葬身太平洋。周恩來在對劉少奇的審查報告上批示「此人該殺!」更親自簽字批捕其乾女兒孫維世,孫維世的家人在她死後發現,她的頭上被釘進一顆長長的釘子。

文革中當有名人被紅衛兵打死時,周恩來常常匆匆而至,對死者家屬一副非常悲傷的樣子,說 「我來晚了!」後來人們發現,大量簽字同意批鬥乃至逮捕處死的正是周恩來自己。

何良懋表示,周恩來是公關很成功的一個共產黨人。中共把他塑造成,在文革的時候一個很苦情的家嫂式角色,「好像被毛澤東欺負的家嫂那樣,覺得他為了黨、為了一些重要的政策,不惜犧牲自己,不眠不休地頂著毛澤東的一些瘋狂的政策,減低毛澤東的傷害性,講到他很忍辱負重的。」

其實他極善偽裝,本性卻十分陰毒,「他對於敵人,他在白區工作時對國民黨那種殘酷的手段,對於政敵的那種除去眼中釘的做法,完全與他的那副慈祥的面孔是相反的。」所以何良懋相信,周恩來在文革狂飆的瘋狂年代,算對外代表共產黨可以欺騙到全國百姓的一個活招牌,「毛澤東搞得天翻地覆都好,都會有周恩來來收拾殘局的。」

「據野史講,他在德國也是有情婦的,也不是中共所說的這麼完美的一個人。」何良懋說,「實在把周恩來神化得太厲害了。他死了之後到今天都幾十年了,才開始陸陸續續將周恩來的、過往的不光彩的歷史都浮現了出來,與他良好的公關形象相反。」

在周恩來的逸事和野史陸續被曝光之後,何良懋分析,他是中共一個典型的「控」的代表人物。香港的六七暴動,之所以沒有演變到像澳門那樣糟糕,是周恩來完全控制了,最後影響到毛澤東沒有在香港胡搞,香港沒有出現港式文革。

「(周恩來)知道香港要長期利用的,香港不收回還有價值,最後都是搞了半年左右時間,香港的暴動就停止了。就是因為周恩來,他用黨性控制了香港的暴動。」

習近平凌駕「黨性」控制全黨

何良懋指,現在不是黨性的「控」,而是變成了「習性」的「控」,是習近平的個性,個人控制著這個黨,香港恐也將全面走向習近平個人獨裁的意識形態,「『習性』蓋過了『黨性』。因為習已經代表了黨,是把黨的意志集中在習近平一個人的身上。」

如今,黨內已經沒有了制衡習近平的力量,「他也聽不進去一些忠言,聽不到黨內高層的另類意見。」這樣習近平控制下的黨就可能失控,「失控就會害死香港,最後也會害死習近平自己。」

他指,毛澤東的文革都失敗了,都要交給鄧小平那幫人去收拾殘局,何況習近平的政治聲望和毛澤東、鄧小平相差太遠,這種個人獨裁終難成功。

「估計他(習)都是近似於崇禎皇帝那種統治基因,應該也是末代基因多一點,因為他個人是沒有了魅力,他個人智慧是不足的,他對於世局的了解還是停留在19世紀。以19世紀的思維去掌管一個21世紀的中共這個政黨,是駕馭不住的。」

而且,中共如今對國際形勢屢屢誤判,雖然習用黨的控制基因除去了很多政敵,但何良懋覺得,他按現在的路線走下去,不會有好的下場。

「因為以現在的走勢,中國的經濟已經今非昔比,再不是五年前,或者是八年前。中共在國際上的地位(形象),已經是跌到了應該是中共70年以來算是最低的。」@

完整訪問請觀看《珍言真語》節目。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