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紀元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剖析了中共的九大邪惡基因「邪、騙、煽、鬥、搶、痞、間、滅、控」。本文請來自香港的加拿大資深媒體人何良懋,談一談中共的基因之一「邪」——披上馬列主義的邪皮。

何良懋接受大紀元《珍言珍語》節目採訪時表示,馬克思主義的本質就是崇拜暴力革命、階級鬥爭,出發點是工業社會的資本家「盡情剝削」工人階級,勞動成果「絕對不公平」的分配,於是馬克思號召「廣大受壓迫的工人」推翻資產階級,用暴力打碎舊的國家機器,最終顛覆所有現存社會制度。

他分析說,馬克思的「邪」可分兩方面,第一它是一個病態思想,馬克思寫理論的時候,是一個失意文人,其改造世界的企圖在當時無處伸張,只好躲在圖書館,在對社會相當失望之下,編出了許多偏執、狹隘、片面的東西;第二是它改變社會的方法,《共產黨宣言》直接表明就是要用暴力,卻通篇不見寬容與仁愛之心,「用暴力,用一些不講道理的方法,我覺得這叫作邪門左道。」

馬克思暴力邪說反文明善良

馬克思的鬥爭與暴力學說、列寧的國家暴力,激發的並不是人性善的一面,它使人變得暴虐,被人類共同的天性所排斥。中共舶來西方馬列邪說,取代了中國人兩千年儒釋道傳統思想的位置。

「它(馬克思)是不是撒旦(教徒)很難驗證,但是它是反基督教文明的,因為基督教文明是講仁愛、寬恕、博愛,也都講對於善良的追求。」

在西方社會裡,基督教所主張的東西,馬克思全部都不用,剛好反其道而行。

「基督教是要愛人如己的,對待其他人是要用那種很平和的態度,是要接納別人的錯;但馬克思主義是剛剛相反的,將那些不公平全部用仇恨的眼光、用暴力的手段去做革命,它是要使敵人消失,要肉體上消失。」

他直言,這樣的恐怖思想,與文藝復興後的基督教文明背道而馳,堪稱「基督教文明的反動」。

同時,馬克思不讓人信神,不讓人相信有更高的力量,「它覺得人類是透過自己的行為,團結一個階級去推倒另一個階級,其實它就是搞內部鬥爭,要人與人之間互相不信任。因為如果你信任的話,你就可以跟老闆講條件(從而諧和)。」

他說,後來西方社會看到馬克思如此邪門左道,這麼病態的社會解剖學思想,就出現了走溫和路線的社會主義。「為最大多數人謀最大幸福的那些費邊主義(Fabianism),這些(的形成)就是因應馬克思這麼極端的(思想)——不協調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也不協調社會資源的分配。」

「它們(原教旨馬克思主義者)不會採取一些理性的態度,它們要麽就是打,要麽就是有你無我,因為它將資本家描繪成一個萬惡不赦的(概念),好像資本家一出生,甚至還沒有出生之前已經是一個惡魔了。」

馬克思也不相信資本家可以改良,它覺得所有的資本家都是要剝削人的,要剝削到你最後一分錢、剝削到最後一口氣也是剝削人。「它不相信人會有向善的機會,它也不相信人際關係是可以透過大家談判,大家去討論而去改善。」

人類積累了幾千年的文明智慧,他相信,解決社會問題,不一定是馬克思主張的必須打打殺殺的,不一定非要「有你無我」不可。

諸多社會主義中 馬克思的思想最極端

何良懋七十年代中在香港中文大學讀歷史,主修新亞歷史系,副修政治與行政學系。

「我們在讀政治系的時候,就要讀當代意識形態(Modern Ideologies),馬克思主義、資本主義、社會主義,要去研究它們,誰是思想的發明者,然後它的主義的性質有什麼弊端、有什麼優點,我們要逐個分析。」

在讀書的時候,他才知道社會主義原來有兩種,一種叫空想社會主義(Utopian Socialism),一種就是馬克思的主義。後來又產生了英國式的社會主義、北歐式的社會主義等等。

「今天北歐的福利國家,其實都是由社會主義轉變出來的。不過他們不是用馬克思的那種社會主義,他們是用他們的福利掛帥的,就是再分配,但是他們不是用鬥爭的方式,他們是用兼容共容的方式,將階級矛盾用再分配的方式來化解了。」

他指出,馬克思主義是其中最極端的,是左到一定要流血革命。列寧對其的實踐簡直是「國家暴力主義」——用國家的名義實施革命;後來史太林開拓了共產國際,將共產思想變成了赤化全世界的模式。

「從蘇共、共產國際再分支到中共,然後由中共再分支出來,就變成了一個北韓,越南啊,也有緬甸啊。記得在五六十年代,還有馬來西亞共產黨、印尼共產黨,那個時候是一個赤化全世界的一個藍圖。」

中共是「山溝馬列主義」

他清楚地記得,《中國近代史》的老師曾告訴他們,中共的思想其實是非常簡單的,就是「山溝裡的共產主義」。

「(中共)它們在山裏面躲起來,逃避國民黨追剿的時候,在窯洞裏面就發現了這些所謂的『真理』,其實就是欺騙那些農村的人民,根本就是欺騙百姓。」「它們自己就亂解釋馬克思的思想,再加上中國那些『私貨』進去,所以就叫『山溝裡的共產主義』。」

他覺得很有趣,所謂山溝,就是指中共的共產主義不純正,是山寨、老翻出來的。中共今天號稱社會主義國家,其實卻比資本主義還要資本主義,幾百個權貴家族控制著中國,是「國家資本主義」。

同時,中共又是「國家納粹主義」,因為它是獨裁暴力統治,再加上高科技的協助,「所以這是一個更加邪的(東西),比馬克思所形容或者所塑造的學說,邪上加邪。」

中共理論早已破產 只剩利益誘惑

「現在講理論是騙不到人的啦,其實共產黨現在也不和你們說理論了,它不是用理論來灌輸,它是用利益來引誘你。它的理論其實已經破產的了。」

他說,改革開放以後,如果共產黨的思想那麼好,按理說,應該全世界大半的國家都去學它的制度啊,為什麼反而是中共學人家的東西呢?為什麼改革開放要靠美國和西方國家的幫助?為什麼不是自稱掌握真理的共產黨說了算?

「根本都不能自圓其說,它的理論根本是行不通的。如果行得通的話,就不會有十年文革,不會搞到中國一窮二白;如果它的理論那麼好,就不會搞大躍進,餓死了幾千萬的人。」

他表示,中共宣傳的一切理論,從來就不是富國強兵的什麼「最好的思想」,根本都是騙人的玩意兒。

完整訪問請觀看《珍言真語》節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