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紀元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剖析了中共的九大邪惡基因「邪、騙、煽、鬥、搶、、間、滅、控」。本文是來自香港的加拿大資深媒體人何良懋的訪談:談中共的基因之六「」——痞子流氓組成基本隊伍。

何良懋接受大紀元《珍言真語》節目採訪時表示,「痞」在廣東話裏是傳神的,姿態是一個人蹲在街頭,兩隻腳彎曲,整個人坐在地上,但是腳跟翹起來;或者有時候腳跟平擺,看上去好像坐在那裏,但實際上不是坐。「痞」的人往往是做粗活的階層,地盤工、在碼頭做搬運的人等;如果在市井、在三教九流的話,「痞」其實指一些無賴;而「地痞」指無業遊民。

在漢語中,「痞」代表惡棍流氓,沒有教養、沒有文明社會的禮節,不講道理胡作非為。中共起家之初,正是靠這些「痞子流氓」發動造反。

毛澤東承認,農民在鄉里頗有一點子「亂來」,「土豪劣紳的小姐少奶奶的牙床上,也可以踏上去滾一滾。動不動捉人戴高帽子遊鄉,『劣紳!今天認得我們!』」並誇讚「流氓地痞之向來為社會所唾棄之輩,實為農村革命之最勇敢、最徹底、最堅決者」。

九評共產黨》寫道:「1927年的湖南農民運動也是流氓起義,與首場著名的共產革命巴黎公社流氓起義互相佐證。法國人民和當時在巴黎的外國人都親自見證,巴黎公社社員是毫無理想、破壞成性的一群流寇,住高樓大廈,吃美味珍饈,只知眼前快樂,不知有死。巴黎公社暴亂期間,他們實行報禁;把給國王宣講的達爾布瓦大主教抓作人質槍斃,暴殺教士六十四人;縱火焚燒宮殿;官署民宅、紀功碑、銘勳柱,無不摧毀槌碎以為快事。法國首都富麗甲天下,歐洲無以倫比,起義過後,樓台化為灰土,民眾慘成枯骨。慘酷之禍,古今罕有。」

勾結黑社會搞革命是中共的「傳統」

何良懋說,香港喜歡說一個詞「街霸」,指在街頭無惡不作者,可能是一些沒有知識的青少年,背後是小的惡霸團伙或黑社會。中共知道,如果單靠這些無賴,當然是不成氣候的。但是毛澤東這些早期的領導者認為,除了農村裏的農民、城市裏的工人,也有一幫地方上的鄉黑勢力,都是可以利用的,他們沒有正經工作,也可以算作「無產者」。

「『無產者』其實就不是工人被資本家剝削,或者是農民被地主剝削,根本他們就是遊手好閒、好吃懶做,根本他們就是不事生產。中共就是招攬這些人,但就覺得『流氓痞子』這些名稱太小家子氣,登不了大雅之堂,所以就把他們稱作『無產者』——一個很高尚的名稱。其實這幫人就是惡霸。」

中共勾結黑社會、地方的土豪劣紳,勾結一些這樣的壞人來搞革命,「這是一種傳統來的,到今天都還是這樣。」

中共「610」在香港扶植的「香港青年關愛協會」,打著「愛」字頭,實施的卻是專門滋擾法輪功真相點的行為,掛造謠橫幅、吐口水、打老人家、大喇叭謾罵、設靈堂等,許多被錄像記錄了下來,痞性暴露無遺。

還有一些同鄉會,在某些地方叫做宗族會所,被中共收買了之後,也變成惡形惡相。更不要說在香港某些地方上的土豪,「那些也都是痞氣很重的人,更加源遠流長的,就是香港的黑社會。」

「很多不同的堂口的黑社會,都和中共有一手的,所以已故中共的公安部部長陶駟駒也說『黑社會也有愛國分子』。」

前港特首梁振英上台時,到各區都有黑社會勢力在兩邊「看場」。中共很禮遇來自各地的黑社會人士,有時封給他們很多官銜,或者封一些沒有用的職務,「然後去到原來自己生活的地方,就可以利用這樣的黑暗勢力來進行它們共產黨自己不去做的壞事,這些就是痞氣的表現。」

中共教育下 中國人在文明社會出醜

最重要的是,中共的教育體系教育出來的中國人是被政治灌輸洗腦的,「使得他們基本上和現代的文明、和現在盛行的普世價值完全脫軌的。所以來到文明社會呢,他們往往就會出醜。」

「很多中國從大陸來的遊客,在過去十多年,在國際上,去吃自助餐所表現出來的那種痞氣,使得國際上的人士瞪目結舌,可以(把食物)全部都搶回來,而別人是很斯文的吃多少就拿多少,他們搶回來又吃不完,然後就浪費了。當然不排隊啦,自己一個人就拿三個人的份。」

瑞士瑞吉山(Rigi)的大陸客人滿為患,瑞吉山鐵路特設了亞洲列車,當地媒體明確指出,專車其實是為中國人特設的,因為中國人在外常大聲喧嘩、太失禮。還有旅客投訴,陸客在車上隨地吐痰,沾在其他旅客的鞋子上。

最近香港熱議,大陸出來的一個中大助理教授李薇,去年她跟鬼爭吃(吃路邊祭品)已經成了焦點人物。這位三十幾歲的女子拿著長者的八達通卡,被港鐵職員當場發現,被要求出示身份證明文件。她拒絕合作並推撞職員,激動地尖叫,竟然斥他們為「資本家走狗」「違反(港版)國安法」,上演了一場痞氣。

「她還說什麼『資本家剝削工人』,說地鐵公司欺負她,講許多無理取鬧的話、歪理連篇的話,明明自己不是長者,卻用了長者卡。」他說,「如果是香港人的話,不好意思被當場抓住,當然會說對不起然後罰款,收一張傳票,然後如果真的警察要告你,就乖乖地拿傳票到時候交罰款了事。」

他表示,通常這些都是很簡單的事,用港鐵條例就解決了,不需要上法庭。就像行人過馬路不遵守紅綠燈,給一張傳票,到時候交罰款就解決了。「但是她還要強辯,說地鐵冤枉了她,好像地鐵以至香港欠了她一樣。這些思想上跟國際社會完全脫節的。」

「根本是有規矩的,香港長者卡有規定什麼年齡才可以用、可以買的,你明明不是這個年齡,首先你去買就已經不對了」,「第二,被人抓到還不認,還要用歪理去抵賴,這些痞氣,香港人正式領教了。」

他相信,如果香港越來越赤化、越來越中共化,這些痞氣只會越來越重。

中共「山溝思想」丟我民族臉面

何良懋說,大陸那些官員,文明的說法叫財大氣粗,實際上他們有錢,以利益、以權力作為一種做人的座右銘,本來就是錯的。「因為他們習慣了在大陸裏面,有權不用逾時作廢;第二,有錢不炫耀就虧大了。」

「大陸過去有多少,整個中國大陸有十座八座白宮式或者美國國會式的建築物,是地方官員做的。他們錢很多,但是他們要做這些痞氣行為,來顯示身價、顯示老子花得起錢,我們都可以在中國仿造白宮、仿造美國國會。」

兩年前,加拿大魁北克的G7峰會與中國青島的上合峰會同日召開,兩場會議的排場卻是天壤之別。G7會場「破落窮酸」,只有一個簡單的圓桌;上合的燈光秀極盡奢靡,僅三分多鐘的煙火就燒掉了幾十億。2016年杭州G20峰會、2017年廈門金磚會議,無不豪華如此。

他強調,這些「小農基因」從中共起家延續到了今天,其實是難登大雅之堂的,更丟盡了泱泱大國禮儀之邦的臉面。「我們的臉面,五千年(和)孔子到現在的臉面,都被丟盡了。」

中共篡權71年來,從來不宣傳普世價值,因為毛澤東起家就是靠痞子農民造反的「山溝馬列主義」,中共不是用常規常理得天下的,是在馬克思暴力革命理論的基礎上,靠無底線的狡詐、欺騙、鬥爭、殺人奪來的,「完全不是靠正常的遊戲規則,有正常的遊戲規則就不會有痞氣了。」

完整訪問請觀看「珍言真語」節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