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紀元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剖析了中共的九大邪惡基因「邪、騙、煽、鬥、搶、痞、間、滅、控」。本文請來自香港的加拿大資深媒體人何良懋,談一談中共的基因之二「騙」——邪惡要裝正神,就要行騙。

何良懋接受大紀元《珍言真語》節目採訪時表示,中共從1921年至今已經騙了一百年,它的騙術多是說大話,做各種虛假承諾,答應人們美好的條件。然而「圖窮匕首見」,等把權力弄到手之後就翻臉不認人,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用台灣人的話說「騙你沒商量」。

毛澤東和中共在農村造反時,是以「民主鬥士」的面目示人的。上世紀三十年代,延安的牆上曾寫著「實現普選」的政治標語。1949年以前,《新華日報》等中共機關報都攻擊蔣介石獨裁,並熱情地贊頌美國的民主。

(中共得權前)都答應你,什麼都行,最好的都可以做到,只是嘴巴說說。等它一掌權的時候就翻臉沒有了,將它全部答應的最好的條件,就變成了最差的條件。」

正如《九評共產黨》所說:「中國共產黨承諾給農民土地、承諾給工人工廠、承諾給知識分子自由和民主、承諾和平,如今無一兌現。一代被騙的中國人死去了,另一代中國人繼續對中共謊言著迷,這是中國人最大的悲哀,也是中華民族的大不幸。」

中共為反蔣 謊稱將來中國「以美民主為師」

何良懋舉例說,1943年國民政府抗戰期間,中共在它的《新華日報》的文章裏,對美國的民主制度高度贊揚,並稱將來中國的民主制度會「以美國為師」,要學習美國的民主制度。不少善良的中國人天真的以為,中共推翻民國政府之後,會將國家帶入民主的新時代。

悲哀的是,1949年之後恰恰相反,毛澤東暴政不亞於斯大林,中共對中國人的迫害與對中國文化的摧殘,超過了中國歷史上所有暴君。

「它就將民主加了一個字上去,叫做新民主主義,與美國不同了。」「反蔣介石的黨派,那些政黨就將他們收編,或者將他們安排在人大、政協。最初是(在)政協「共同執政」,結果沒有幾年,兩三年之後,這些民主黨派就被剝奪了他們的執政權,就變成了什麼呢?議政、協商,就是只是嘴上說說,就是沒得執政。」

這樣,共產黨將自己變成「無限任期」的一黨專政。如今習近平想要無限期執政,「就是學毛澤東的時候,是騙回來的」。

當政後篡改歷史繼續騙

邪一定要騙。中共的政權是騙來的,當政之後自然要繼續騙。何良懋指,一個典型例子就是篡改歷史,特別是改寫國軍抗戰的歷史,無恥的把自己編成「中流砥柱」,污衊蔣介石「不抗日」。

「事實上,那個中流砥柱是國民政府,是國軍,但是它(中共)擁有權力去寫歷史,它是勝利者,它是四九年的勝利者,它就將四五年之前抗日的歷史,寫成它們才是真正的實力,就將國民黨踩到連地下的泥土都不如。」

國民黨的抗戰史,是血染的革命之花,絕非墨寫的謊言。

他說,在抗戰時期,中共基本上都是在欺騙中國人民,所謂「七分發展、二分敷衍、一分抗日」。七十多年間,已經有很多民間研究歷史的人士揭穿了中共消極抗日。「它抗戰怎樣英勇偉大、什麼鐵道游擊隊,全部都是相反的。」「要還原歷史,國軍是當時真正的抗戰主力。」

抗戰期間向日本出賣國軍情報

1937年,中共力量尚弱小,無法與國軍正面抗衡,只好假裝依附國民政府「聯合抗日」。然而背地裏,中共卻將國軍的情報賣給日本,換取費用。

何良懋介紹說,日軍在1941年佔領香港以後,三年八個月期間,中共特務透過香港的日本領事館,賣國民黨的情報,皇軍給它情報費,「一萬、一萬的港幣這樣的給,當時的一萬港幣是可以買很多的樓房的,當時的工資只是幾塊錢而已,幾十塊一個月就很厲害了,還收上萬元,這些錢全部給了中共。」

因為中共出賣了國軍的軍事部署,等於讓日本人去打國軍,「這些真的是賣國,其實就是在騙中國人民」,「這樣的騙術太多了,不只是將抗日講成它自己的豐功偉績。中共黨史裏面多少的鬥爭,它也是騙那些同志,說裏面怎麽好,其實裏面黨內鬥爭十分的殘酷」。

中共打日本不行,但是內鬥在行,騙人有術。毛澤東曾多次感謝來訪華的日本軍政人物,1972年毛向日本首相田中角榮吐露:「沒有日本侵略中國,我們就不可能取得國共合作,我們就不能得到發展,最後取得政權。」

「(中共)騙了人民、騙了黨員,到現在2021年騙了一百年了。」他感到,這種百年騙術是可怕的,所以一定要將它揭穿,讓世界看清其真面目。

WTO的承諾大都不執行

1999年、2000年中共談判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時,答應了很多開放市場、開放金融、讓外國企業自由地進入中國等條件,到現在20年過去了,基本上都沒有真正的執行。「所以特朗普才會在過去兩年,與它貿易再談判。」

何良懋分析說,中共不去規範盜竊知識產權的問題,還有意去偷美國、西方的知識產權;沒有按照自己當初答應的那樣,讓面書、谷歌等公司進入中國,反而輸出微信、抖音,在西方自由社會大行其道。「你利用西方自由開放的市場,但你自己就不開放自己的市場,這個就是個騙術來的,騙了西方社會。」

「說它是開放市場,實質上就開放了自己去掠奪人家市場的機會。(但是)就不給人家去賺它的錢,或者起碼都不能夠合理的賺到它的錢。」

他相信,中共行騙將來也不會改,因為它的本質就是個邪惡的東西,不講信用,從一開始就是這樣騙過來的。

否認《中英聯合聲明》荒天下之大謬

中共許諾的香港「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不到一半就名存實亡,外交部發言人竟然稱,中共總書記簽了字的《中英聯合聲明》過時無效;鄧小平的「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方針,今天也淪為了藏殺機的「愛國者治港」。

「這些是荒天下之大謬,如果《中英聯合聲明》是歷史文件,那《中美聯合公報》是否是歷史文件呢?如果那些條約變成了歷史文件,那《南京條約》也是歷史文件,應該是不用理會了?無效了?香港就繼續保持回英國的管治,那不是很好嗎?」

「它是不能自圓其說的,它是有選擇的(多重標準)。」「本質就是無賴、耍流氓,因為它不是一個現代正常的地球公民的身份,它是一些土匪,它是那些在山裏面走出來的,要改善自己生活,而知識水平又不高。」

俗話說「土包子開花更厲害」,現在中共高層那些土匪子孫,在極權的基礎上大力發展軍事,欲圖取代美國。他覺得很可笑,因為他們骨子裏仍然是「小農思想基因」,根本不懂得現代文明,更談不上與地球上那麼多法治國家接軌。

中共用馬列之名 實為封建主義

何良懋表示,他最早看穿共產黨的騙術,是在上高中的時候,那時候學中國現代史,主要是跟了一個好的老師。

「我最初研究的是,中共的那套馬克思主義、馬克思列寧主義是什麽來的,我一看,原來根本就不是講馬克思主義,根本就是封建主義說的那一套。它是用了馬克思的名字,用了列寧主義的名字,實際上毛澤東還有早期中共創黨人,是塞了很多中國封建思想進去的。」

當他進入大學,正是文革時期,中共在全國煽動破四舊,同時要祝毛主席萬壽無疆。「那其實又不能自圓其說的,你想想根本就是在搞封建主義,你說破除封建,但你又建立了新封建,那很封建的呀!是皇帝才有的。但你說要破四舊,為什麽要人民叫你萬壽無疆?」

「是紅色王朝的封建,所以我們就不相信它,所以我們就讀《毛澤東選集》,我們一樣讀毛澤東思想,但我們要在裏面找出它自相矛盾的地方,要看它騙人的那些歪理。又看它那《論聯合陣線》《論統一戰線》,我們都看的,就是我們要進入它那裏面,挖它的東西出來,我們才可以踏踏實實的把它問題的根源挑出來。」

當時他的同學也有毛派,他堅持獨立思考:為什麽他們要將《人民日報》、《解放軍報》的社論全部照讀照念?為什麽他們要這樣為一個政黨去宣傳?為什麽他不去想想,裏面有些東西是不合理的?或者是假的?

「我們的歷史老師說,你看中共的文獻、看中共的報紙,你反著看就對了。當它說農業大豐收,也就是說農業有問題,就是那你年不豐收;當它說國際形勢大好,就是不好的,因為好的是不需要講的。我們反著讀,就知道文革裏面很多的東西全部都是謊言,全部都是騙人的。」

他從那些「毛粉」同學的表現看到,他們之所以崇拜毛澤東,是因為中了封建主義的毒,被共產黨迷惑了。「我們對這些同學,覺得他們很慘了,他們是受害人,其實他們也是被利用被騙的。 」

大肆綁架大陸維權律師 對香港撕破臉

談到中共2015年對大陸23省上百名維權律師的「7•09」大綁架,他表示,中共的內心其實是十分之恐懼的,因為這些維權律師幫了很多上訪的人,包括為法輪功學員辯護,他們幫得越多,共產黨的麻煩就越多,所以它就要將這些律師全部「腰斬」。

「這就是中共所說的『蛇無頭不行』,就是將那些人的那些『頭』,那些律師先斬掉。」「在香港也是這樣,將那些民主派的活躍人士,社會上有頭有臉的人,就好像現在被抓的55個人,都是要鎮壓他們、抓住他們。一方面不給他們逃跑掉,另一方面就是給那些一般的市民(),警告他們,如果不聽政府的話,就會有這樣的下場。」

誰都知道,強權當然代表不了公理,但能達成一種心理阻嚇,而真正的矛盾並沒有得到解決。

在他眼中,中共已經將香港變成了一個「黨」的私人俱樂部,在香港「圈錢」「撈油水」,在港紅色家族不斷的發財。還可以令到共產黨利用香港的特殊地位,從西方偷取很多產品和技術。

「將美國的敏感科技,敏感器材或者產品進到香港,改頭換面後,就偷運回中共國,又是在欺騙國際社會。」「其實中共就是要將那個香港變成它的『後花園』,是它的私人俱樂部,只允許它可以在裏面『玩』,其他人不可以玩。」

現在中共全面管制香港,在國際上徹底撕破了臉皮,「這一次不用再騙你了,直接來了。」不過現在還是繼續掛著「一國兩制」的招牌,「同樣是在欺騙國際社會,那是一個假的招牌,是『老翻』招牌」,「真正的招牌已經死了」。@

完整訪問請觀看《珍言真語》節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