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紀元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剖析了中共的九大邪惡基因「邪、騙、、鬥、搶、痞、間、滅、控」。本文請來自香港的加拿大資深媒體人何良懋,談一談中共的基因之三「煽」——善於製造仇恨,挑起一部份人鬥另外一部份人。

何良懋接受大紀元《珍言真語》節目採訪時表示,共產主義在理論上就是把「階級鬥爭」作為主旋律的,而階級鬥爭建基於貧富的對立,工人階級和資產階級「不可調和」的矛盾。中共在起家時和建政後,都擅長利用社會矛盾動民眾的情緒,製造了很多紛爭。

十月革命趁亂奪權後,列寧1919年成立了共產國際,對外輸出革命。從那時起,用階級鬥爭赤化全世界、顛覆各國政府的圖謀就開始實踐了,中共亦是在共產國際的資助下成立。「煽動每一個地方上的(人),本來好好的一個社會,就去煽動階級仇恨,煽動社會的對立。」

今天共產黨的「煽」,已經切實地在自由社會發了芽。在香港,煽動「藍絲」攻擊「黃絲」的店舖;煽動學生舉報違反「港版國安法」的老師;國安公署還設立了「舉報熱線」,並對收穫洋洋自得。英殖時代何曾如此?

美國也出現了「舉報告密」風。民主黨議員要對支持川普(特朗普)的「走狗」列長長的「黑名單」,某《華盛頓郵報》記者竟然解釋該黑名單說,共和黨必須被「集體燒毀」、「殺絕」;一個女生在推特上舉報自己的母親參與了1月6日國會前抗議活動,成了網紅,還拿到了6萬美金的「獎賞」。上世紀六十年代前,那個男人紳士、女人溫柔、崇尚普世價值、胸懷博大的美國實已面目全非。

中共煽動農民鬥地主、工人鬥老闆、學生鬥老師

何良懋說,中共在起家時煽動農民鬥地主、工人鬥老闆,藉口是片面的「剝削」,「因為他有錢有權、他有技術、他有力量,就剝削了你。是不平等的,所以就要煽動那些所謂被剝削階級,去鬥那些剝削階級。」

到1949年共產黨執政之後,則搞起了人民內部矛盾,因為人民只顧自己鬥自己,就沒有時間去鬥共產黨了,而且製造矛盾衝突可以令它的統治更加有理據。

例如,煽動民眾的仇富心態,沒收地主和資本家的財產,人民跟著鬥地主就可以分田地(不到兩年即被收歸國有)。「用後面那些利益吸引民眾做前面的暴力行為,因為它這個『煽』本身不只是嘴上的,還要行動的。行動就是你死我活,就是要令到共產黨認為不符合它路線的,不符合它利益的人,都要通過煽動人民去剷除他們。」

好景不長,當人民幫助共產黨剷除了其心目中潛在的或者現行的敵人之後,共產黨就要反過來鬥人民了。將人民劃分為「紅五類」與「黑五類」,後者「地、富、反、壞、右」為「政治賤民」,後期又增加至「黑九類」。

「知識分子被煽動為『臭老九』,知識越多越反動啊,所以就有這個1957年的反右運動,其實就是找學生去鬥老師,找老師的同事去鬥校長,去鬥一些學校,說他們是一些什麼封建的學術權威,說老師思想不純正,還充滿封建的餘毒。這樣的一種煽動,其實是將一些民眾裏面的非理性,還有一些暴力的行為發揮至盡。」

他指出,「煽」本身是一個分化術,也是一種統治術,中共煽動人民推翻了國民政府以後,又擔心人民會不會有一天會覺得共產黨也不妥,於是它就要將人民裏面再搞分化。「就是要令到人民沒有一天的安寧,每一天都杯弓蛇影。」

「共產黨就是慣於用這種軍事的方式去管制人民,就像是從軍,就是要服從。如果你不服從的話,就是它的階級敵人。」

典型的如白毛女,其原型是故事裏一個懲惡揚善的仙姑,根本與地主毫無關係。中共為了其邪惡統治,創編出充滿仇恨的歌劇《白毛女》,洗腦民眾,煽動階級鬥爭。僅從《白毛女》舞劇場次便可見一斑:「序幕:壓不住的怒火;第一場:深仇大恨;第二場:衝出虎狼窩;第三場:要報仇;第四場:盼東方出紅日;第五場:紅旗插到楊各莊;第六場:見仇人烈火燒……」

何良懋說,人民被鬥得死去活來,都是因爲共產黨在上邊煽風點火,到最後遭殃的卻是人民。其實世界並沒有它說的這麼複雜,也沒有它說的這麼罪惡。

「但是它這樣的思想,這樣的宣傳方法,製造了很多敵人,到處都是、周圍都是矛盾這種假象。就令到人民覺得沒有安全感,好像要剷除了這些東西才能有平穩的國家,結果這71年來,鬥來鬥去都還是有敵人。」

「其實它(中共)最大的敵人就是中共自己,因為它那個統治本身沒有一個合法性,它是靠武裝鬥爭得來的。」

共產特色「告密舉報」風落地美國

特朗普即將卸任之際,一些民主黨議員和左派人士公開稱,要將支持特朗普的人列入黑名單。連1月6日在國會挑戰選舉人團票的那些共和黨議員,都要對付他們,甚至考慮剝奪他們的議員身分。「這麼一種煽動的方法,其實就是共產黨的一些最惡劣的惡質文化的輸出。」

其中一個女議員說,1月6日衝擊國會,Facebook(臉書)也有責任,準備要「鬥」臉書。何良懋表示,這些社交媒體在選舉期間已經在幫民主黨,都幫得很過分了,現在這些民主黨的年輕議員,居然忘恩負義,說臉書也要「鬥」。

「這些就是『煽』,這麼一種充滿仇恨,也充滿了一種別人永遠是錯的、自己永遠是對的,這是一種很壞的事。」「社會存在這麼一種煽惑的思想,是不會安寧的,也不會有一個安和樂利的社會,更加不要說團結,更加不要說大家發揮建設這個國家的能力。」

因為一方煽動之後,大家就變成了窩裏鬥,互相要防對方。對一方的煽動,被煽動者也要反擊,「於是變成大家都進入一種很緊張的攻防關係,對社會的和諧團結是絕對沒有益處的。」

美國這個自由民主普世價值的重陣,都受到了共產歪風如此地污染、滲透。他憂慮道,到了下次總統選舉,不知美國民眾怎麼才可以改善這些。如果繼續這樣煽下去,再過幾年,美國就會變成有資本主義之名,但是走了中共那種極權體制之實的一個國家,那就不再是世人景仰的一個精神堡壘了。

現在的美國不是完全變成今天的中國,只不過是將中共那種鬥爭哲學慢慢移植了過來。「在全球化之下,大家受到習近平人類命運共同體所影響,就是要跟中共去交手,要跟它做生意,慢慢地就沾染了一些中共的壞習氣,而不自知。」「忘記了這些就是害到中國70年來的社會文化,那個國民的素質日漸沉淪(的原因)。」

他強調,美國有自己良好的社會體制,都不去發揚,都不去帶領世界潮流,而學中共那些耍無賴的流氓氣。現在甚至美國有些大學,說要將特朗普的學位撤銷,還要抵制挑戰選舉人團票的那些校友,以前美國想都沒有想過會做這些。

「你兩黨政治,大家就爭一下,爭完選舉之後,大家就放下,然後就看新的領袖去辦事的啦。但是現在呢,就要搞清算文化,要大清洗。那麼這個就真的是不學好,可能真的是中共滲透到美國的社會,已經將這些共產的劣質文化,那些鬥爭哲學都帶到美國,美國人呢,就傻傻地照單全收。」

他相信,過去三十多年的全球化,西方普世價值沒有改良中共,中共卻污染了普世價值,令到普世價值社會的根基不保,「被它滲進來之後,就令它(其它國家)跟它(中共)去做這樣一些,就是完全是反人類的一種做法。」

完整訪問請觀看《珍言真語》節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