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6月4日,是六四天安門大屠殺慘案32周年,香港警方動用七千警力,禁止港人在維園舉辦六四燭光晚會。緊接著,另一個中共的「敏感日」七一即將來臨,香港局勢會有什麼發展?目前的國際形勢對香港和大陸又有什麼影響?香港時事評論員劉銳紹對此表示,中共清楚的知道,「一國兩制」已經迷惑不了台灣人,所以現在乾脆直接提出「愛國者治港」,要在各個方面把香港壓平。他建議香港人認真的去了解中共的歷史,才能分清中共的虛與實,才不會被中共再次利用。

拒絕中共成為國際主旋律

劉銳紹在6月11日接受本報《珍言真語》欄目記者梁珍的採訪,他表示,雖然目前香港的形勢看上去很複雜,但是他鼓勵香港人要繼續爭取合理的權益,因為國際形勢很明顯已經對中共形成了圍堵的局面。

美國和歐盟之間並不是一個簡單的利益聯盟,他們之間有很多共同的價值觀,很多理念是能夠凝聚在一起,因此常常「同聲同氣」。但是中共自以為有錢就能搞定一切,有錢就強大,鄙視普世價值,做法和概念上與西方國家背道而馳,西方國家現在已經共同設立了一個反制中共的界限。

劉銳紹首先就美中關係做了分析。他表示,美國政府上台後,一開始並沒有擺出跟中共對抗的架勢,但是實際上是一直在排兵佈陣,現在很明顯能看出來,這個陣勢已經佈置好了,可能準備要跟中共短兵相接了。

他說:美國最近通過了兩千五百億美元的創新款項,除了投資在芯片之外,美國也將與其它國家和地區在芯片上進行合作,並且在國際上的佈局也佈置好了,要在高科技方面進一步拋離與中國的差距,不讓中共追上。

雖然沒有公開講出來,但大家已經很清楚,這些合作絕對不可以給大陸沾光。誰要想跟美國合作,就一定要扣住(扣除)大陸。

中共外交部張王毅6月9日與南韓外長鄭義溶通了電話。劉銳紹指出,中共其實是企圖與南韓的三星在芯片上有合作。而美國早就看到這一點,所以已經提前部佈局,開始跟中共打真軍(不再做假戲,而是來真的)。

看清中共的虛實

再來看看中歐關係。劉銳紹認為歐盟對付中共採取了兩種手法。「在政治和外交,歐盟各國一定是和美國連在一起的。在經濟上,歐盟的成員國雖然會各自計算與中共的利益,但是他們在理念上是凝聚的。中共一直認為有錢就可以搞定(一切),可以無視普世價值。但中共這種虛無的自我感覺良好,實際上正在破壞著它的國際合縱連橫。」

劉銳紹舉例說:《中歐全面投資協定》歷時七年和35輪談判,終於在去年年底談成了。但是歐盟近期在香港問題上「跟美國同聲同氣」,六四期間歐盟在香港的辦事處舉辦了燭光悼念活動。中共就認為歐盟在干預香港事務,影響了中共的形象和面子,馬上跟歐盟吵架。結果呢,歐盟立即叫停了已經談好了的《中歐全面投資協定》。

「中共總覺得自己很強大,以為它可以控制很多事情。比如在香港問題上,中共所做的實際上正在傷害歐盟在香港的利益,那人家當然要出聲,是吧?」

劉銳紹還舉了另外一個例子,去年八月,捷克參議院議長維施特奇爾帶團訪問台灣,當時正在德國訪問的中共外交部長王毅立即公開辱罵維施特奇爾,而德國剛好是歐盟的輪任主席,「你在別人的地方邊罵人家自己的同伴?德國的外長立刻在記者會裏說,捷克是我們歐盟成員國,有權這麼做。人家是議會,是民意代表,不是政府,中共也要罵。因為按照中共的概念,全國人大都是黨控制的。中共把這些概念搞亂了。」

「因為『港版國安法』,中共自以為做了這麼大的一張羅網,任何一個國家的人,只要中共認為你做了影響中共利益的事情,一旦你經過香港,中共就可以抓你,然後送到大陸,它以為這樣可以制約別人;但是引起的連鎖反應就是,讓很多外國公司包括民間發現,原來中共可以這樣亂來,沒人知道中共何時會發瘋,何時會傷害外國投資者在香港的利益。」

「比如中共對待自己的民營企業家,需要人家的時候,就鼓勵你去發展,一旦民營企業家被認為富可敵國的時候,馬上伸出鉗子,一下子就殺人了。這就使得很多投資者都不敢和中共有一個比較密切的關係。因為沒有人能夠預測到中共何時會發瘋。中共沒有辦法在國際社會交到朋友也是這個原因,如此看來,現在這些事情不都是中共自己造成的嗎?」

6月10日,中共通過了所謂的《反外國制裁法》。劉銳紹表示,過去立法都要先經過討論,但是這個法案,跟「港版國安法」的推出過程一模一樣,事先都沒有拿出來討論,通過了才公佈。

「這個《反外國制裁法》,你可以見到中共很著急,急到三月才有這個說法啊,現在是六月份就推出,一個涉外的法律,一眨眼三個月就通過,中共能夠具體的拿出什麼實質的東西來支持它反制裁外國呢?所以現在坊間裏面都在說,你通過可以很快,但是你裏邊的內容其實就是很空的。」  

「很多人都估計《反外國制裁法》的條文,都不是真的飛彈,打出來都是空砲。為什麼這麼說呢?這裏牽扯到實力的問題。如果中共主動去制裁別人的話,那就是它挑起矛盾了,但是它又沒有本錢去挑起這個紛爭。比如人家制裁中共,可以制裁到具體的政府部門和政府官員,比如林鄭月娥和夏寶龍等都是政府官員,拳拳打到中共的肉啊,是很實在的。可是中共的反制,制裁的是其它國家的議會、議員,打擊的是人家的空氣。僅從這一點就可以看出中共的自我強大的感覺是虛無的。我估計它這個反外國的制裁法,實質的內容也做不到太多事情的。它主要的目的是要說給大家聽,我很自強的。」

為了配合中共所謂的建黨一百週年,中共宣傳機器近日把《辛丑條約》那個時期的照片和今天的照片做出對比,以此來說外國列強已經不能再像一百年前那樣欺負中國,因為現在的中國已經變得很強大,企圖證明中共執政的合法性和穩定性。

劉銳紹進一步表示,中國的經濟起飛和綜合國力的提升等,是中國老百姓拒絕聽從中共的指揮,從中走出來摸索出來的。與中共的執政無關。

用「一國兩制」欺騙台灣人民

6月12日,中共四個駐港機構:中聯辦、駐港國安公署、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以及中共駐港部隊,公開出面聯合主辦「中國共產黨和香港『一國兩制』的研討會」,而香港特區政府變成了特邀主辦機構。中共喉舌新華社在報道中,把前任特首梁振英的排名放在了現任林鄭月娥的前面,並且把「一國兩制」形容為中共建黨百年中的所謂「華彩篇章」。

中共過去在香港是以「地下黨」的形式存在,現在這次的研討會,中共的駐港機構卻公開出來主辦活動。劉銳紹認為,這個研討會的象徵意義就是,中共藉此對外宣佈,以前對香港實行的是間接管治,現在改為直接管治了。同時配合大陸的宣傳來給中共歌功頌德,企圖以此鞏固中共的威信。但實際上是達不到這個目的的。捧場的只有建制派,而民間的反應一定是冷的。

劉銳紹還指出,「一國兩制」是中共為了誘騙台灣人民,以及為了大陸的經濟起飛這兩大政治需求而出現的。他說,中共在1997到2003有兩大政治任務,第一,是向台灣示範「一國兩制」,只要台灣人民覺得「一國兩制」是可行的,那中共就要跟台灣談統一。

第二,中共當時仍然要借助香港的經濟,當時大陸的經濟還沒有那麼強。「我記得,那時說得很清楚的,左派工會不要搞那麼多工潮,不要嚇走資本家。所以左派工會的人跟我說,『把手綁起來打仗』,職工盟很快就增加了十幾萬會員。當時還沒有中聯辦,那時還是新華社,對香港左派發指示稱:政府官員和特首出現的地方,你們不要去啊,別讓人覺得有第二個影子政府。」

但是,2004年的七一大遊行之後呢,中共馬上改變了,它覺得台灣人都不相信「一國兩制」,它們的演戲騙不了人,為什麼還要在香港繼續演「一國兩制」這齣戲?

另外,大家是否記得,在2004年,當時全國人大喬曉陽和港澳副主任徐澤來香港,他已經解釋了北京眼中的「一國兩制」跟80年代講的不同,「一國先於兩制」,「港人治港不是等於絕對自治」,「高度自治不等於絕對自治」。還有張德江來香港也講「一國高於兩制」,他們講的是一模一樣的。只不過是那個時候中共還做不了。

2019年中共牢牢掌握了香港的管治權了,又沒有了剛才講的兩種政治的需要,它就開始踩turbo油門了。「愛國的港人治港」現在卻變成了「愛國者治港」,這個愛國者不一定是香港人,反正是愛國者,新香港人都是愛國者,整個態勢變了。中共在2019年掌控了香港的管制權之後,所做的一切就是把香港的政治、經濟、傳媒、教育都要壓平,甚至是壓入地底下,直到無法反抗為止,這樣中共才覺得安心。

「中共整天說輿論先行,製造一些所謂的民意,其實是官意,然後慢慢、慢慢,一來試一下民眾的反應,二來就是要製造一個壓力的氣氛,如果沒有在這種環境下生活過,不排除有些人會不適應和覺得擔心的。香港的左派人士,過去被北京「文化大革命」的熊熊烈火利用,在香港搞暴動,遭到香港人的反對。而現在中共還想利用這些左派人士,將國內那一套左的意識形態,再透過些人繼續燒出來。」

那麼,左派人士和港人要怎麼做才能避免被中共第二次利用呢?

「我在1984年就已經提醒很多朋友,拜託你們看一下大陸公開出版的一些書,裏面寫的清清楚楚,中國共產黨在五十年代如何接收大陸城市,傳媒系統怎麼接收,政府系統是怎麼樣接收,黑社會怎麼樣跟他談……清清楚楚寫出來了。我叫他們看一看吧,看清楚了中共的虛實,就不會被中共所利用。可是當時誰理睬我?」

「沒有危機感的時候,大家都不會去做準備的,那現在就加快去準備吧。大家如果那時做好更多的準備,研究看清共產黨的歷史,你就知道它會怎樣做。其實你看到它的東西是虛的,但是你沒有經歷過,你就會覺得它那些東西是實在的。雖然不是說一定可以改變得了日後發生的事情,但至少自己不至於像現在這麼徬徨。」@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