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歐美相繼採取行動減少在關鍵領域對中共的依賴。評論表示,面對中共把市場作為武器對付西方,歐美此舉將打破中共以市場為要挾的政治野心。西方已認識到中共是全球安全的威脅,但還遠遠低估了中共的邪惡。

近日,路透社披露,歐盟已草擬一份工業行動計劃,將在六個戰略領域減少對中共和其它外國供應商的依賴,包括原材料、原料藥、半導體、電池、氫能以及雲端運算等領先技術。草案指出,歐洲在137項戰略敏感產品中有一半依賴中共的供應。

今年2月下旬,美國總統拜登也簽署了一項針對全球供應鏈和美國在關鍵行業的潛在脆弱性進行政府評估的行政命令,這些行業包括電腦晶元、電動汽車電池、製藥和用於電子產品的關鍵礦物。拜登強調,「不能依賴沒有共同利益和價值觀的外國。」

對此,旅美時事評論員石實對《大紀元》表示,這等於歐美現在在關鍵物品上和中共在經濟上是逐漸脫鉤。而面對中共把市場作為武器對付西方,歐美之舉正令其越來越處於破局的狀態。

「最近習近平在《求是》中講話,直接提到供應鏈和市場的問題,他清楚這些方面,要對西方國家做出要挾以達到政治目的。但是,現在歐美關鍵供應鏈都準備從中國移出,其實就是把習近平的想法打破了,歐美此舉其實是有這麼一層意味在裏面,即歐盟制定戰略減少在關鍵領域對中共的依賴其實還是有一定內涵在裏面的。」

4月30日,習近平在《求是》上發表文章說,市場資源是中共的巨大優勢,「必須充份利用和發揮這個優勢,不斷鞏固和增強這個優勢。」另外,他要求中共要「增強在全球產業鏈供應鏈創新鏈中的影響力」。

西方認識到來自中共威脅的轉折點

旅美時事評論員藍述對《大紀元》表示,西方國家在對中共是威脅的認識上有兩個轉折點。

疫情是一個轉折點,「疫情使西方國家意識到,在供應鏈的安全問題上對中共的依賴所造成的嚴重問題,必須深層次地、大規模地和全面地去重新檢查西方國家的供應鏈所面臨的安全問題。疫情也讓西方國家認識到中共已經成為了一個全球安全問題的威脅。」

香港問題是西方國家在思想上對中共認識的又一個轉折點。

藍述說:「中共在香港搞《國安法》,現在香港已經沒有一國兩制了,他們通過中共在香港問題上的政策改變意識到,不能依賴來自中共的承諾,這是讓西方社會對中共政策思維開始改變的一個非常重要的轉折點。」

德國明斯特大學政治學博士彭濤也對《大紀元》表示,中共在新疆、香港和台灣問題上的強硬態度,導致西方對中共發展模式產生防範意識,加上習近平上台後的倒退政策,以及疫情問題上與西方衝突加深。

「歐美表面目的是要減少對中國的依賴,而真正的目的是不能因為對中共在產業鏈和供應鏈以及市場資源的過重依賴,導致以後由於中共和歐美在地緣衝突增大、加劇以後,形成美國和歐盟處於劣勢狀態。」

西方遠遠低估了中共的邪惡

藍述表示,當西方認識到來自於中共的威脅時,對這方面的討論和行動目前已提上議事議程,「這是一個相當好的開端」。

4月27日,德中政府磋商會議在德國的墨卡托中國研究中心召開。面對中共挑戰,來自德國議會4大黨團的外交事務負責人進行研討。

與會的社民黨聯邦議院外交政策發言人施密德(Nils Schmid)認為,中共已經向德國和歐洲「發起全方位的挑戰」,而這種挑戰不僅涉及科技和軍事,而是涉及體制上的挑戰。他表示,德國議會各大黨團的外交政策已達成共識,歐盟各國面對中共時,不能依靠各國分別與中共制定各種雙邊關係協定,而是應該以更加統一的身份出現。

中共和歐洲去年底完成原則性談判的《中歐全面投資協定》,因為中共對歐洲議員及其家屬,以及像墨卡托中國研究中心獨立科研機構實施制裁,觸怒歐盟,日前協議已被暫停。

不過,藍述也表示,西方國家對中共的認識現在仍然處於自身的安全與經濟利益上的認識,卻遠遠低估了中共的邪惡。

「他們認識到了中共的崛起已經在政治上和軍事上威脅到了西方安全,直接影響到了西方社會的經濟利益,中共的許多手法、經濟政策的不公平,使經濟利益已經損失到了他們不能忍受的程度,但他們並沒有全面認識到中共邪惡政權反人類本質。」

「就是說,他們認識到面對一群狼,確實感覺到自己的安全有問題,想要做點甚麼事情,但沒有認識到這群狼有多麼兇惡,他們還以為那群狼還在山裏,其實那群狼已經到他們家門口了。」

「這也就影響到他們是否能夠迅速地進行全面轉型去應對來自中共的威脅。」藍述說。#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請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