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力推的「一帶一路」項目在全球開展,也把數百萬中國勞工帶向世界各個角落。一份最新的報告揭露,簽下「一帶一路」的工程合同的勞工,陷入高強度苦力工作,淪為中共砧板上的奴隸。不少中國勞工客死他鄉、無人問津,中共大使館也袖手旁觀。

非牟利組織「中國勞工觀察」4月30日發佈調查報告說,中國海外勞工被騙到國外打黑工、護照遭僱主沒收、被強迫過度勞動,抗議工作條件的工人慘遭毆打,或接受「思想教育」,而在全球爆發中共病毒(新冠肺炎)疫情後,中國勞工的處境雪上加霜,許多公司長期積欠薪資,工人們受困國外卻無法返回家鄉。不少人客死他鄉。

一帶一路「重點項目」成工人煉獄

這份報告是該組織於2020年8月到今年4月期間,聯絡近百名曾經或者正在8個亞洲、中東和非洲國家的「一帶一路」工程工作的中國工人、公民記者、義工等等調查後所寫。

調查報道發現中國海外勞工遭遇種種侵權行為,包括:護照被扣留、限制行動自由、超時工作、沒有節假日、拖欠工資、被迫使用非法簽證工作、欺騙性的招募行為和虛假承諾、和當地社區隔離、恐嚇和威脅、工人如果想離職會被收取強制性的高額違約金。

生病和受傷得不到醫療、惡劣的生活和工作環境、勞動保護和安全設備不足、無合理的申訴和維權機制、工人的言論自由受限、帶頭抗議的工人被懲罰等等。

研究報告還揭露,中共病毒疫情爆發後,當地公司用航班政策和核酸檢測等理由,限制勞工回國並剝奪醫療救助。期間多名中國勞工客死他鄉、無人問津。

去年11月,印尼一家中國礦企的工人確診後,被安排在空宿舍隔離20餘天,沒有任何醫治,後來被工友發現死在宿舍。

在新加坡也至少有3名中國勞工病亡,51歲江蘇南通啟東的顧振飛、41歲安徽肥東縣的吳利友、42歲江蘇連雲港東海的楊小磊。楊小磊也是在隔離中死亡,約2天後才被發現。

身在阿爾及利亞的鄭先生曾給中建二局做水暖工作。他起初被鄭州八方公司的招聘廣告吸引,落地非洲後,護照被武漢林夕建築公司強行收走,一周幹7天,每天工作10小時,每月領取五六千人民幣,還不如國內工資水平。

如果工人想離職,必須交兩三萬的違約金,一些工人甘願白打半年工,以求提早脫身。

鄭先生說:疫情期間,不管找啥理由,就是不讓你回去。回去的人多了,工程就撂下了,在這裏人生地不熟、語言不通,只有老闆出面辦理一切,就像監獄一樣。

鄭先生補充說,公司給的不是工作簽證,而是商務簽證,在當地屬於「黑戶」,老闆幫助買通官員自己才能登機回國。今年新年40多個勞工組織集體抗議,公司才最終妥協。

中國勞工慘死  大使館袖手旁觀

報告中還揭露,去年7月,印尼青山鋼鐵的一位工人在工地摔倒後無法就醫,雙腿萎縮,至今不能自理;還有一人被水泥澎濺後,被保安拘禁3個小時,導致左眼失明⋯⋯類似遭遇工傷、被冷遇後離世的慘劇,數不勝數。

40歲的丁先生來自河南,他非常後悔在2019年的春天登上去德龍鎳廠的航班,迎接他的是175天無休勞作,誘導認罪後長達10個月的非法監禁,以及永久失去的護照和漫漫逃亡之路。

他還記得在中國時,自己甚至連買個玩具娃娃給女兒都做不到,就在那一刻,他下定決心到國外工作:「身為一個父親,我感到十分挫敗,我想要過上更好的生活。」

2019年,丁先生被江蘇德龍鎳業僱用,派到印尼東南蘇納威西省科納威(Konawe)的德龍工業園,根據中國商務部的描述,德龍工業園是「一帶一路」的「重點項目」,「展現了中資企業的品質」。

丁先生被分發到的不鏽鋼廠「OSS」,由江蘇德龍鎳業與國有的廈門象嶼集團合資成立,工人從事的冶煉項目則是受國營的中國冶金科工集團委託進行。

一到印尼,丁先生的護照就被僱主拿走;隨著疫情在2020年席捲印尼,公司為了確保計劃如期推展,扣工人的薪資,強迫他們繼續勞動,由於返回中國的航班價格飛漲,僱主也拒絕支付回程的交通費用,無力負擔數千美元機票錢的工人只好滯留當地。

丁先生告訴說,他們給全球中領館求助熱線打電話,人家也不理我。中共駐印尼大使館姓孫主任說,大使館的人照樣上繳護照,你說可笑不可笑?

去年7月的一天,丁先生和來自河南開封的老鄉王磊剛打過照面,問王磊「天天加班不嫌累啊?」 當晚王磊就氮氣中毒,猝然離世,不知是否得到安葬。

丁先生說:任何人都是共產黨砧板上的一塊肉,給你安排食物中毒、交通意外很正常的。德龍的工作報告顯示,去年正式工就死了10個,外判隊死掉的更多,有一個胃潰瘍活活疼死。

丁先生說,自己也被感染過,發燒39度一周,在沒有藥的情況下自己挺過來。他還說,在印尼呆久了,看到有勞工死亡,心裏已經沒有波瀾。但每當目睹黨國吹噓「一帶一路」的功績,就像看到毛澤東時代報紙上高歌「畝產十萬斤」一般荒誕。

今年1月,丁先生拆下宿舍窗戶的欄杆,跳窗離開後搭上友人的電單車,「就像從地獄歸來一樣⋯⋯我別無選擇,只能逃跑。」目前仍滯留在印尼的丁先生,已經有一年多的時間,沒能匯款給身在中國的妻兒。

「一帶一路」的勞工成砧板的肉

海外中國勞工工會救濟缺席,中共大使館袖手旁觀,「一帶一路」的勞工孤立無援,成為躺在砧板上任人魚肉。

印尼去年爆發工人大罷工中,中國勞工甚至被分配用鋼管去攻擊印尼示威者。

中國勞工觀察的執行主任李強嘆息道,百分之五六十的人都被愛國主義洗腦,更多人活在無形的恐懼之中,擔憂回國後被國安報復、株連親友:「稍微不滿就罰款,就像幹苦力的傳銷。每天都給工人說:中國支持貧窮國家建設多偉大,我們要為了國家利益、犧牲自己。」

根據中國冶金科工集團1月發佈的聲明,德龍工業園內的中國工人「完全認知到防疫需求」,2020年沒有一個人返回中國。但中國工人控訴,他們曾有印尼籍同事在染疫後被隔離,卻沒有接受任何治療,最後被同事發現時已經病亡,他們迫切想回到中國,但與管理層爭執的員工卻慘遭保全毆打甚至上銬。

但他們難以尋求司法救濟,除了語言障礙以外,許多人更擔心非法工作的身份曝光,將會面臨罰款。即使如此,「一帶一路」的政治意義卻深植每位工人心中,許多人受訪時,擔心自己的經歷將損害中共的形象,甚至說「別讓中國(共)沒面子」。

阿塔拉特油頁岩電站是中國在約旦最大的投融資和總承包的工程項目,一批工人在疫情期間堅持請願,被罕見地包機回國。有人脫險後,惦記著滯留原地的300多位工友,但是中共公安以其家人安危為砝碼,強迫刪除手機上所有證據資料。

李強說,最核心的問題是,整個「一帶一路」是強迫勞動。最嚴重的是扣留護照、限制自由。中共的報道說,他們不想回國,「但據我們了解,海外勞工都想回國,很多人三年沒回家了。」

公開數據顯示,每年大概有90至100萬海外勞工,李強說,根據保守估計,實際數字至少有300多萬。許多工人沒有合法簽證沒被登記在冊。除了強迫勞動,「一帶一路」還涉及人口販賣。

在中共的封鎖之下,「一帶一路」的一筆筆血債彷彿從未存在過。一批批新鮮而懵懂的勞工兄弟,還在被源源不斷運送到世界各地,他們走過的悲劇正在一次次重演。

「一帶一路」成中共推進戰略野心的工具

「一帶一路」倡議是中共於2013年提出的,目的是想藉「一帶一路」沿線的港口、鐵路、公路和工業園區網絡,將中共與非洲、亞洲和歐洲聯繫起來。

截止目前,中共已同171個國家和國際組織簽署205份共建合作協議。但不少國家但不少國家因「一帶一路」陷入債務陷阱,使中共獲得對債務國的影響力,以及對港口等設施的長期使用權。

例如陷入債務危機的巴基斯坦,需要把瓜達爾港未來40年內的營運收入,91%都交給中共。而斯里蘭卡因無力償還債務,於2017年底與中共簽訂租約,被迫將重要港口漢班托塔港(Hambantota),租給中共99年等。

而這些港口地處戰略要地,正是中共軍方準備在印度洋周邊地區擴張的「珍珠鏈」(string of pearls)戰略的重要據點。

美國智囊新美國安全中心2019年的一份報告稱,「一帶一路」是中共推進戰略野心的工具。給沿途國家至少帶去7大風險,包括侵蝕他國主權、不可持續的財務負擔,地緣政治風險、負面環境影響和腐敗等。@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