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志萍的女兒悲哀地對她說:「媽媽,我承受不住了,我們母女斷絕關係好嗎?」吳志萍含淚答道:「可以,你說這個話我也理解……」

半年多來法輪功學員吳志萍的女兒接到過幾十個電話,街道派出所等部門威逼她,如果吳志萍不簽字轉化(放棄修煉),就要用女兒的房子做抵押,外孫考大學也要受牽連。女兒為此身心交瘁。以前,她曾經在法庭庭審中親眼見到母親被判刑的情形,傷心得失聲痛哭……

南昌鋼鐵廠67歲退休女職工、法輪功學員吳志萍因堅持信仰與講法輪功真相,曾遭到長達6年半的冤獄摧殘。2018年11月她出獄後,女兒被株連,在中共的脅迫與經濟壓迫中艱難度日,被迫流離失所。

吳志萍出生於1954年6月,曾患有嚴重的關節炎、胃病及鼻炎。1997年4月份,煉法輪功不久,原有的疾病不翼而飛。

1999年7月中共江澤民團夥迫害法輪功以來,吳志萍堅持修煉,多次遭到騷擾、盯梢、綁架、非法關押、抄家及拘留,兩次被非法判刑,刑期共計6年半。在江西省女子監獄裏,她遭受了九死一生的酷刑折磨,瘦得形如枯槁,上下牙齒全部掉光,嘴巴耷拉陷進去。

養老金被扣

吳志萍出獄後不到2年,2020年8月,突然領不到養老金,經查問,才知社保局不給她發養老金,說是要扣回她在監獄被迫害3年半期間已經發給她的養老金。吳志萍就這樣突然失去了生活來源。

難道要把依法交了社保、應享有養老保險的退休公民餓死?她去社保局交涉,社保局才答應每月不扣光,只給她1,100元生活補助費,扣掉1,800元。

母女被迫「脫離關係」

從2020年5月開始,街道派出所等部門就不斷地打電話騷擾她女兒,要她勸母親轉化,「向黨靠攏」,只有這樣,才不追究她母親。

隨著母親的不斷被迫害,女兒受驚嚇越發嚴重,健康出了狀況,身體因病動了手術。她恐懼地哀嘆:「要死人的!」終於她提出和母親斷絕關係。

為了女兒一家的平安,吳志萍不得不直面告知有關部門,自己已經與女兒「劃清界線」,再不來往了。中共的株連迫害活生生地逼出同城母女不再相見的悲劇。

被迫流離失所

4月14日,警察、社區人員等6人又來到吳志萍家中,逼她簽字「轉化」,並威脅她,不簽就要送學習班(洗腦班)。吳志萍說:「我是不可能不煉的,如果我違心簽了字,說不煉,講了假話,那我還修煉甚麼『真、善、忍』?」來人說:「國家不讓煉,在院子裏就不要宣傳。」

吳志萍告訴他們,法輪功洪傳一百多個國家,獲全球各國嘉獎3,500多項,法輪功不是x教,即使國內公安部公佈的14種x教中都沒有法輪功,自己修煉身體與心靈受益。

4月19日上午、下午,街辦社區人員又來了兩批人敲她家門,吳志萍沒再開門。

多年來,她曾經老是做噩夢,那些可怕的經歷給她留下精神創傷。2015年9月2日,她被西湖區法院非法判刑3年半,被送進江西省女子監獄。被警察唆使的犯人們用帆布束縛帶把她吊在勞動車間的鐵架上。

在轉化「攻堅班」裏,她被吊在窗戶上,被辱罵。他們把她的腳抬起來說是「開飛機」,她被輪番地撞來撞去,撞得暈頭轉向。他們罵她是「反黨份子」,要把她「整得生不如死」、「捏死你就像捏死一隻螞蟻」。往事不堪回首……

4月19日晚上,吳志萍連夜逃離了自己的家,一整夜在街上流浪。

在中共迫害法輪功的21年中,「株連」政策比比皆是,一人修煉法輪功,全家受罰,意在使家人之間彼此反目。為迫使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株連」致使信仰者在信仰和家庭之間陷入兩難。中共的「株連」手段也廣泛用於迫害維權人士、異見人士、良心犯等人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