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6日,中共國家統計局發佈了今年一季度的經濟數據。國內生產總值(GDP)初步核算同比增長18.3%。兩位數的GDP增長讓北京當局非常興奮,中共黨媒也抓住這個機會宣傳說,這些數字說明中國很忙,可能是全世界最忙的,這樣的國家怎能不繁榮⋯⋯

那麼,中共的經濟真的有這麼靚麗嗎?今天我們就圍繞這個話題來和大家聊一聊。

根據中共國家統計局公佈的數據,今年中共一季度GDP初步核算是249,310億元人民幣,以可比價格計算,與2020年一季度比較增長了18.3%。

一季度GDP增速:同比低於預期 環比在近五年中排倒數第二

我們再看看去年同期的數據,2020年一季度,受疫情爆發的影響,中共經濟出現歷史性萎縮,GDP同比下降6.8%。

我們看到,2020年一季度GDP的大幅下滑,給今年這個一季度的GDP核算提供了一個非常低的基數。在這個很低的基數效應上,中共經濟才在本年一季度出現了1992年以來最高的增長率。但是,這仍然低於市場的預期。

之前,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經濟學家預期中國2021年第一季度同比增加20%。而接受《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調查的經濟學家也對中國第一季度的預期達到了19.2%。這都高於中共一季度的初步核算結果。

因為疫情緣故,2020年一季度的經濟數據可比性較差,中共統計局同時也披露了2021年一季度和2019年一季度經濟數據的對比,這個數值是增長了10.3%,也就是說2020、2021年兩年平均增長了5%。而這個5%,卻是2016到2019年這四年中季度增速中最低的。

再比如固定資產投資,雖然今年首季升25.6%,不過消除基數效應後只有2.9%,只是疫情前的一半。消費方面,過去兩年平均增加4.2%,仍比疫情前的大約7%低。

3月25日的時候,中共總理李克強,曾在一個視訊座談會上說,「今年情況特殊,分析經濟不僅要看同比,還要看環比,一些經濟指標同比增速快,很大程度上有去年同期基數低的因素。」

李克強的話提醒了分析師們「環比」指標的重要性。那麼,我們按照環比來看,中國今年一季度的GDP和去年第四季度相比,增長了0.6%,這個增長率在過去的21個季度中,就是2016年到2021年一季度這個時間段中,排名倒數第二,排名倒數第一的是2020年疫情爆發時的第一季度。並且,今年一季度GDP環比增長速度也明顯低於2016年一季度的1.6%,2017年一季度的1.8%,2018年的1.9%和2019年的1.8%。所以,這樣的經濟數據好像和中共黨媒所說的「中國經濟內生動力持續增強」對不上號。

那外媒是怎麼評論中共公佈的這個GDP數據的呢?

《紐約時報》在一篇文章中說,「問題是,小企業和中國消費者是否完全同意這是個好年頭。」並列舉了一些事例說,消費者仍捂緊錢包。

一些經濟學者也認為,一些受疫情衝擊比較大的中小民營企業,還有些破產倒閉的企業重新進入市場都需要很長時間,而這些都沒有反映在宏觀數據上。

一季度經濟增速能否持續?

那接下來,我們再進一步看一下,中共經濟這個一季度的增速能否持續?

4月12日,人民銀行舉行2021年第一季度金融統計數據新聞發佈會,公佈了中國宏觀經濟最重要的指標——社會融資規模和廣義貨幣M2。這兩個指標具有一定的領先性,直接影響未來實體經濟的表現。

我們簡單說說這兩個指標的概念,社會融資規模是指實體經濟從金融體系獲得的資金總額,其中包括銀行、證券、保險等金融機構,也包括債券市場、股票市場、保險市場及中間業務市場等等。

而廣義貨幣M2供應量是指流通於銀行體系之外的現金加上企業存款、居民儲蓄存款以及其它存款,它包括了一切可能成為現實購買力的貨幣形式。

3月末的時候,中國的社會融資規模存量為294.55萬億元,同比增長12.3%,比2月末低1個百分點,同時也是近8個月來首次低於13%,在2020年11月的時候,社會融資規模的增速達到頂峰13.7%,之後基本上是逐月回落。

廣義貨幣M2,在3月末的餘額是227.65萬億元,同比增長9.4%,增速比2月末低0.7個百分點,基本上也是從去年的歷史高位開始出現下滑。

從社會融資規模和廣義貨幣M2的數值下滑情況來看,這表明需求在下降,因為貨幣的背後是需求。

社會融資規模來源於金融機構的資產端,是站在企業、居民和政府等融資端來看實體經濟的融資需求。社會融資規模扣除了金融體系內部的資金往來,單純的反映了金融系統對實際經濟的資金支持。而廣義貨幣M2來自於金融機構的負債端,既包括企業和個人的存款,也包括非存款類金融機構在存款類金融機構的存款。 M2追蹤了社會貨幣的供給速度。

社會融資規模包含的範圍也比廣義貨幣M2廣。社會融資規模不僅包含銀行存款和表外融資,也包含債券融資和股票融資。而M2只包含了銀行體系,卻沒有包含債券融資和股票融資的部份。可以說,相比起M2,社會融資規模與實體經濟的關係更緊密。

在2021年的中共政府工作報告中,李克強曾提到,「貨幣供應量和社會融資規模增速與名義經濟增速基本匹配」,由此可見,廣義貨幣M2和社會融資規模與GDP有著緊密的關係。而社會融資規模和廣義貨幣M2增速的回落,也向市場傳遞著一個信號,也就是2021年一季度的GDP增速有很大的可能不會被保持。

靚麗GDP背後是一個讓中共糟心的賬本

GDP是​​衡量一國經濟表現的重要指標之一,雖然它本身有一些侷限性,但是它在各個行業的分析決策中都被廣泛應用。投資者做投資決策時,往往也會將一個國家或地區的GDP增速作為一個考慮因素,很少人會願意把資金投入到一個經濟衰退的地方。

中共一直在不停的創造並向世界宣傳自己「靚麗」的GDP數據。在拉動經濟的三駕馬車——投資、消費、出口中,投資對中共起到的作用舉足輕重,尤其是基建投資,即使沒有市場需求,也常常被中共拿來為經濟增長築底。

這帶來的是甚麼後果呢?最直觀的是很多行業的產能過剩以及資源的浪費。這些投資又大多以舉債來支撐,也就是說投資的資金來源主要是從金融機構或債券市場借錢。但是沒有市場需求的投資回報率自然會很低,通過項目自身營運產生的現金流也就不能償還債務。

中共,不論是房地產還是國企,不論是地方政府還是金融機構,近期都爆出嚴重的債務問題,我們看到了北大方正、河南永煤、華晨汽車、清華紫光、華夏幸福的債券違約,也看到了包商銀行的破產和河南汝州政府違約而被中信信託告上法庭。最讓人瞠目結舌的,就是前兩天中國華融的債券風波了,華融的主要持股方是中共財政部,作為大型金融控股集團、具有相當高的系統重要性的華融,它爆出來的債務問題著實像一個隨時會引爆的炸彈,威脅著中共的金融體系。

成也蕭何,敗也蕭何,舉債幫中共創造了全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但是這個債可怎麼還呢?企業、地方政府、金融機構賬上記的這些債,估計會讓中共當局相當糟心,因為這些債務就像一個個炸彈,隨時威脅著中共金融體系的穩定。@

策劃:許巧茹、宇文銘
主播:蔚然
撰文:蔣天明、財商經濟研究所
剪輯:大中
監製:文靜
粵語配音:Ada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