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憂外患交織下,中共第13屆全國人大第二次會議昨日開幕。當局不僅下調經濟增長目標至6~6.5%,創近30年新低,軍費漲幅也比去年有所下調。中共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政府工作報告中稱,經濟出現新的下行壓力,要求各級政府「要過緊日子」。

儘管中國大陸國內生產總值(GDP)數據真實性一直備受外界質疑,但從中共官方公佈的GDP數據也可以看出中國大陸經濟走勢的端倪。

中共統計局上月公佈2018年的GDP下跌至6.6%,創28年來新低,但較2018年GDP 6.5%的增長目標略高。不過,李克強昨提交給人大的政府工作報告中,進一步下調2019年經濟增長目標為6~6.5%左右,同時上調了赤字率目標為2.8%。這是中共政府將近三十年來,目標定得最低的一次,反映出經濟下行的壓力。

同時,報告公佈,軍費漲幅為7.5%,到達1.19萬億人民幣,漲幅稍低於2018年度的軍費漲幅8.1%。

李克強認貿易戰衝擊陸企

李克強在政府報告中24次提及「風險」。

李克強表示,過去一年面臨外部經濟環境惡化,經濟出現新的下行壓力。他公開承認中美貿易戰對大陸企業帶來衝擊,形容當前的大陸經濟「新老矛盾交織,周期性、結構性問題迭加,經濟運行穩中有變、變中有憂。」

至於應對方法,北京當局聲稱要減稅、降費救經濟,全年減輕企業稅收及社會保障基金繳費負擔近2萬億元(約2.34萬億港元),並要求各級政府要過「緊日子」,連公務員開支公費也要大減。

減稅救經濟 學者:不奏效

本港經濟學家關焯照認為,中共將GDP目標下調至6~6.5%,是30年來最低,反映出經濟下滑的趨勢比預期更差。而且中共不給具體目標,而是改為一個比較大的區間範圍,「說明中共都未必掌控到經濟表現,不知道自己能否做到GDP目標」。

至於減稅救經濟方法能否奏效,關焯照說,短期雖然有刺激性,但長遠要看市民的消費信心能否恢復,「現在消費信心很差,零售都很差,人不想花錢,這才令人擔心。如果這些措施不能帶動消費信心,如果要達到穩定的經濟目標都很難。」

他直言,2019年是中共經濟「艱難的一年」,因中美貿易戰仍然困擾大陸經濟,外資紛紛卻步及撤離大陸,對中國經濟都是結構性的風險因素。

今年以來,中共高層和地方大員接連不斷放風稱要「過緊日子」,包括李克強在1月9日主持國務院常務會議時曾說,要樹立過「緊日子」的思想。外界認為,中國經濟寒冬已到。

德國智庫「墨卡托中國研究中心」(MERICS)最新的分析認為,2019年對於中國來說會是「無比困難」的一年,目前的狀況對於中共當局來講十分嚴峻。

野村首席中國經濟學家陸挺發表報告指,經濟增長定在6%~6.5%,表明中共已確認經濟下行的周期,GDP增長已無可避免下降,目標保六只是兌現2020年GDP翻一倍的承諾。

中共人大國際貨幣研究所理事兼副所長向松祚去年12月披露,據一個非常重要的機構研究小組內部報告,大陸2018年的GDP增速到目前為止是1.67%,另外一種測算是負值。

向松祚認為,導致中國經濟下行原因包括大陸民營企業在2018年遭受「重創」、中美貿易戰等的影響。

另外,儘管中國經濟放緩,但中共對於軍費開支的預算,卻有增無減,軍費漲幅為7.5%達1.19萬億元人民幣,只是較去年8.1%略為下調。

分析員:軍費開支料二萬億

澳門軍事分析員黃東認為,作為極權國家,中共軍費開支實際遠遠不止此數。中共軍事不透明,將軍費開支隱瞞,早已是公開的秘密,「其它西方國家,每年的軍費採購多少件的武器裝備,一清二楚,但中共有多少飛機大炮,都不肯公開。唯一準確知道的是每年生產多少戰艦,其它都是機密。」以他們軍事專家初步估計,中共軍費開支實際上的數字,至少是公開數字的兩倍,也就是至少2萬億人民幣。

對於中共對外公佈下調軍費開支增幅,黃東認為,這只是中共對內、對外做出的一個表態,一方面是因為中美貿易戰令中美關係緊張,加上美國對華為的打擊更直接衝擊了中共政權。中共現在很害怕出現蘇聯倒台前,軍費開支佔大比數的情況,故需要在軍費及其它開支方面做一個平衡。另一方面,要向軍隊交代,中共生產武器的費用大增,中共要滿足軍隊這個龐大的利益集團,仍然需要龐大的軍費開支來支撑。

維穩費恐比軍費更龐大

黃東並強調,軍隊只是中共維持政權的一個最後武器,而中共還有一大筆隱形開支,就是維穩費,對內鎮壓人民,而這筆費用也從來不公開,但「數量甚至比軍費還龐大」。換句話說,中共將龐大的經費用於維穩和軍隊,老百姓的日子當然就更不好過了。

高檢副檢長揭民企被刁難 某省數十名大老闆被拘捕

在中國經濟增長放緩、中共要求各級政府過「緊日子」之際,中共對民營企業的種種刁難打壓升級,社會管制越來越嚴。

中共最高檢察院副檢察長孫謙在兩會期間披露,各地政府「動不動就抓老闆、封企業」的現狀,某省拘捕了幾十個該省排名前一百名的民企老闆。

據財新網報道,3月4日,在中共政協會議的社科界別分組會上,中共最高檢察院副檢察長孫謙談到「動不動就抓人、封企業」的情況。他說,「過去個體私營經濟的老闆,一發現涉嫌犯罪就送進派出所」,「一封企業就癱瘓」。

孫謙還稱,他曾去某省調研,過程中發現全省排名前一百名的私營經濟企業老闆,有幾十個被拘捕,造成工人下崗、企業停工停產,政府稅收也受影響。

他稱,如果是行賄,「就給了幾萬塊錢,這一類不要抓人」。

本報經濟專欄作家何堅分析說,北京正在利用「明槍」(將企業家入罪)、「暗箭」(用各種行政手段讓民企倒閉)和「軟刀子」(加重民企稅務和社保支出的經濟政策)三大手段,加速吞噬民營企業。中共正在推行的所謂「混合所有制」國企改革,也被認為是變相的國企兼併民企。

民企外遷 對抗中共打壓

大批民企受到中共打壓,造成企業外遷潮。一方面,外資正以整個產業鏈相關企業群體外遷的規模逃離,搬到越南等東南亞國家;另一方面,大陸的民營企業也開始外遷或在外投資,最著名的就是玻璃大王曹德旺在美國投巨資建廠。另外,「造紙女王」張茵早前在香港業績會上也披露,集團也開始全球佈局,包括在美國收購的四家工廠,已陸續步入正軌,「收入穩定比大陸更好」。

移民到馬爾他的上海商人陳天庸,發表對前景的看法,指「中國這條船可能逃不過船毀人亡的結局」,呼籲能離開的及早安排離開。陳並直言:「離開中國是抵抗共產黨統治的最佳途徑。」

陳天庸認為,企業從謀劃遷移到實際搬遷,至少需兩、三年時間,他預期,2019年起的今後三年,企業外遷潮會一年比一年猛,其後果比目前能預想到的將更嚴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