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上海電子工程師、全自動家用豆漿機發明人吳中倬向《大紀元》爆料,他的豆漿機專利侵權官司打了近30年,至今仍未獲公正判決,只好在杭州買墓地、建墓碑發聲,向世人昭示中共治下的法治黑暗。

吳中倬今年71歲了,1986年發明全自動家用豆漿機,並申請專利,但專利被多個廠家侵權仿冒。1992年,吳中倬開始專利侵權訴訟,前後3次判決,一贏兩輸。

吳中倬表示,35年過去了,今天,全中國家用豆漿機生產鋪天蓋地,他的專利早已被用光,甚至有一家上市公司,就是依靠侵犯他的專利做大、上市的。他的全自動家用豆漿機專利產品惠及了千家萬戶,作為發明者,專利被侵權達30多年,而他所遭受的司法不公,無人知曉。

同一法院兩種判決結果

據吳中倬口述及其提供的申訴材料,1986年10月8日,吳中倬申請了「全自動家用豆漿機」產品並申請了專利。專利號:86204692。1991年,上海洗衣機總廠未經吳中倬許可,生產並銷售該專利產品。1992年,吳提起專利侵權訴訟,案件由當時上海中院孫××法官審理。

在一審判決時,孫判吳敗訴。吳中倬不服判決,提起上訴。二審由宋××法官審理,糾正了一審的錯誤判決,改判吳勝訴。但侵權判決賠償額僅1萬人民幣。

上海洗衣機總廠敗訴後,就把全套模具和豆漿機生產技術,轉讓給了浙江省鄞縣立鶴電器廠(下稱「立鶴」),幫助立鶴生產,並在上海市第九百貨商店銷售。吳遂對上述3名被告提起專利侵權訴訟。

但是,吳得到的結果是敗訴,法官還是孫××。吳繼續上訴上海市高院。但上海市高院維持了孫××的判決。

吳中倬認為被告律師與上海市高院法官存在串通、銷毀檔案等徇私舞弊行為,要求查證檔案證據,調查檔案管理員,重新審理案件,還司法公正。並向上海紀律檢查委員會申訴,但毫無結果。

官商勾結 求助無門

吳中倬原是黃浦江隧道管理所電子工程師,業餘時間喜歡搞技術設計,經常為一些廠家提供技術指導。1986年從單位辭職單幹,專門從事產品研發。1986年,吳中倬發明了全自動家用豆漿機,並申請了專利。

吳中倬表示,那時中國剛剛改革開放,各廠家都很需要產品。當時的廠家都是鄉鎮企業水平,大家都看上了豆漿機,幾百家廠家要造這個產品。大約有20幾家廠家購買專利;但絕大部份廠家沒買專利,而是仿冒。到後來,中國幾乎所有的家用電器廠都沒有買專利。

吳中倬於1992年開始,對侵權仿冒廠家提起法律訴訟。由於當時全中國家用電器廠都關注這個產品,因此官司非常令人注目。

吳中倬說,如果官司贏了,他們就不敢侵權仿冒;如果官司輸了,他們就會繼續仿冒生產。但仿冒廠家買通律師,律師再串通法官。結果第一次判決輸了,不服,繼續上訴。第二次審判的法官比較正直,改判官司贏了。這個法官後來去了美國。再後來,又是其他法官開始「搞手腳」,營私舞弊,官司又判輸了。

吳中倬說:「在中國打官司都是靠關係,搞營私舞弊,不是靠法律。中國司法非常黑暗,因為法律沒有監督。法官判錯了,你沒有地方申訴,錯了就錯了。沒有地方好講。」

用墓碑發聲實屬無奈

吳中倬本是一名科技人員,專利被侵權後,他不斷上訴,上訪。為此耗去大量的時間和精力。

「怎麼辦呢?我只好自己造個墓碑。每年來掃墓,來看的人也蠻多的。」吳中倬說。2011年,吳中倬在浙江杭州買下一塊墓地,2013年建成。在墓碑的兩面,分別刻下上海市法院兩份截然不同的判決書,向世人公告豆漿機專利侵權案的司法不公。

吳中倬是上海人,他表示,之所以在杭州買墓地,是杭州相對比較開放,注重私營經濟,對專利侵權比較公正。「上海就不一樣,法院在報紙上公開宣傳:為國營企業保駕護航。國家單位和集體企業訴訟,它優先照顧國家單位和國營企業;個人和個人打,就根據錢來判。在法律面前沒有平等的。」

吳中倬說,中國現在沒有人搞專利,搞專利的人會被笑話,把你當傻瓜。他還寫了一本有關專利侵權訴訟的書,但在中國無法出版。他希望能在國外出版,並對國際專利侵權方面產生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