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五十多名投資者組成的團體表示,他們正在聯繫四十多家跨國公司,包括H&M、VF Corp、Hugo Boss和Inditex(Zara的母公司),要求他們提供更多的供應鏈信息,並敦促他們退出可能導致侵犯人權的環節或部門。

路透社報道說,這群具有宗教和社會意識的投資者及其它基金就中國新疆地區涉嫌侵犯人權的問題,向西方企業施壓,此舉凸顯,在緊張局勢不斷升級之際,那些試圖維持商業關係的品牌面臨諸多挑戰。

投資者人權聯盟(Investor Alliance for Human Rights)的項目總監安妮塔·多雷特(Anita Dorett)表示,她擔心一些公司因為擔心中國社交媒體和公司的反彈,已經從其公司網站上刪除有關強迫勞動政策的措辭,或者承諾從新疆購買更多的棉花。

「公司沒有做到優先使用資源挖掘供應鏈,並摸清供應鏈。作為投資者,我們希望透明度和問責制,」多雷特告訴路透社。「這是他們的業務範圍。如果他們不知道發生了甚麼,誰知道?」

投資者人權聯盟的網站稱,該聯盟有一百六十多家機構投資者和其它組織,目前管理資產超過5萬億美元。

這些投資者具有宗教和社會意識,他們有獲得「跨信仰企業責任中心」(Interfaith Center on Corporate Responsibility)的支持。

跨信仰企業責任中心擁有廣泛的成員,包括宗教團體、公共和工會養老基金,以及其它一些資產管理公司。

過去一周,H&M、Burberry、Nike、Adidas和其它西方品牌因他們過去對新疆強迫勞動的關切,在中共組織和媒體宣傳下遭到中國消費者的抵制。

這股抵制潮恰逢英國、加拿大、歐盟和美國對新疆發生的侵犯人權行為實施制裁之後。中共一如既往、否認所有關於侵權的指控。

中國問題研究專家橫河在最新一期《橫河直播》節目中說:「(中共覺得)國家之間的報復覺得不解氣,打不痛對方,不對等,因為人家議員、學者在中國沒有存款豪宅,也不需要簽證去中國。硬的啃不動就打軟的吧,國家對公司,包贏不輸的。這就是中共的想法。」橫河說。

但另一方面,這些在華外國公司為了經濟利益、長期的靖綏政策也在一定程度助長中共的氣焰。

幾十年來,在華經營的外國公司大都很謹慎,不想給人留下對中國(中共)政府持批評態度的印象,即使受到中共日益增多的民族主義網絡水軍攻擊也都選擇息事寧人。

美國知名對沖基金大亨、海曼資本(Hayman Capital)創辦人凱爾‧巴斯(Kyle Bass)告訴霍士財經網:「如果把這(決定權)留給私營部門,或者說如果把美國的領導權留給私營部門,那麼私營部門幾乎百分百把利潤擺在道德之上。」

他說:「我認為重要的是,從國家安全角度和道德角度來看,美國政府必須避免與犯有種族滅絕和危害人類罪的國家開展業務。」

「企業之間迫不及待地想在中國賺更多錢,而現實卻是邪惡政權在對人們做出令人難以想像的事。」巴斯補充說。

H&M網站hmgroup.com的人權版塊從26日起不再有2020年新疆聲明的超連結。但該聲明仍然可以通過網頁地址直接訪問。

Inditex網站上關於強迫勞動的聲明從25日起已經無法訪問。

要求40家跨國公司提供供應鏈信息的企業投資者聯盟稱,企業刪除或更改與新疆有關的聲明,是出於對中國(中共)政府商業報復的擔心;但是,包括歐盟在內的其它市場也在制定合規規則,要求企業全面披露供應鏈。

此舉意味著,這些依賴中國市場的跨國公司將收到越來越多的來自國內的道德壓力。

中國歐盟商會(European Union Chamber of Commerce)稍早書面回覆美國之音說:「一般而言,在商業政治化持續升高的趨勢下,越來越多的歐洲企業面臨進退兩難的艱難處境。

「一方面,歐洲的民意要求企業要清楚地展現出負責任的社會責任原則。但另一方面,如果(企業)他們表現出負責任的一面,並確保供應鏈不受非議,就會被視為做出抗中(抗共)的表態,因此又遭到中國民眾的強烈反彈。」聲明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