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美攤牌後,雙方都開展類似中國古代諸國間「合縱連橫」行動,中美俄三個大國之間博弈,如三國演義一樣,更加激烈。

美國歐盟聯手制裁中共

3月19日中美會談結束後當天,美國國務院宣佈,國務卿布林肯將於3月22日至25日前往布魯塞爾參加北約部長級會議,並與歐盟領導人會晤。19日當天,中共也宣佈邀請俄羅斯外長在22-23日訪問中國。

會晤的第一天(22日),歐盟與美國、英國和加拿大協調行動,罕見地在同一天宣佈,對涉嫌在中國新疆踐踏人權的中共官員實施制裁。

還有消息說,拜登政府正考慮聯合歐洲國家在幾周內對中共採取經濟制裁措施,懲罰中共在新疆進行的種族清洗行為。

當天,中共當局迅速做出回應,宣佈對歐洲10名個人和4個實體實行制裁,包括多名歐洲議會的議員、歐洲一些知名智庫和學者,他們都曾就中國的人權問題積極發聲。

歐盟臨時取消中歐投資協議審議 

緊接著在22日當天,歐洲議會國際貿易委員會副主席居拉(Winkler Gyula)在一份電郵中說,「鑒於歐盟與中國(中共)關係今天的最新發展,尤其是(中方)令人無法接受的制裁」,歐洲議會決定取消原定星期二就簽署中歐全面投資協定CAI舉行的一個審議會。

2020年12月30日,在美國大選懸而未決時,中共突在多個長期無法得到解決的關鍵領域對歐盟作出重大讓步,從而與歐盟原則上達成中歐全面投資協定。

2020年11月15日,中共也大幅讓步,從而結束與東盟的8年談判,達成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係協定(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RCEP)。RCEP包括東盟10國、中國、日本、韓國、澳大利亞、新西蘭,這15個成員國占全球人口的30%,GDP總和超過25萬億美元。

中俄受美制裁  「關系處於最好水平」

與美國選在阿拉斯加會晤不同的是,中共邀請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訪華,選在四季如春、風景如畫的桂林。

拉夫羅夫3月22日乘船前往與王毅會晤的地點,同時欣賞了漓江的美景。

據俄羅斯媒體報道,訪華期間正是拉夫羅夫71歲生日,中共為他準備了盛大生日宴會。而在阿拉斯加,楊潔篪自稱自己「吃泡麵」。

對這次邀請,中共官媒只給出了短短的一句話稱,這是為中俄元首峰會做準備的,而沒公開談中俄面臨美國制裁的共同困境。

近來美俄關系急轉直下,美國指控俄羅斯操弄2020年總統大選,並因反對派領導人納爾瓦尼事件制裁了7名俄羅斯官員以及14個實體。

在最近一次電視採訪中,美國總統拜登把普京稱為「殺人犯」,引起俄羅斯憤怒。除俄羅斯官媒現在鋪天蓋地般批判美國外,俄羅斯還召回駐美大使安東諾夫,表達不滿。

與此同時,北約海軍在黑海開始10年來最大規模軍演,美國的一艘巡洋艦和一艘驅逐艦已進入黑海水域。這兩艘戰艦上所攜帶的戰斧巡航導彈射程能覆蓋俄羅斯,而普京每年很多時間就住在黑海岸邊。

而美國對中共的態度,拜登政府延續了很多特朗普時代對中共的制裁,就在阿拉斯加會晤之前,美國還宣佈制裁24名中國大陸及香港官員,其中包括位列中共最高權力機構的政治局25名委員中的人大副委員長王晨。

拉夫羅夫在出訪前接受採訪稱:「當前中俄關系處於歷史最好水平。」他還稱,2021年是《中俄睦鄰友好合作條約》簽署的第20個年頭,兩國將共同慶祝條約簽署20周年。此外,「雙方已商定將條約延期5年,並賦予其新時代內涵」。

這個條約是2001年江澤民簽署的,他沒有把歷史上因不平等條約劃給俄羅斯的160萬平方公里的領土收回來,而是永久地把面積至少40個台灣的中國領土劃給了俄羅斯。後人因此稱江澤民是賣國賊。

條約還提到,當雙方中的一方受到第三方攻擊時,雙方應及時接觸和磋商。這令表面上沒結盟的中俄之間,實質上具有同盟性質。

拉夫羅夫還在接受新華社採訪時稱,對俄方來說,中共是「真正的戰略伙伴,真正的志同道合者」。

中俄戰略互動是否涉台灣與烏克蘭?

這次中俄雙方進行「戰略互動」的背景是,台灣海峽局勢不斷繃緊,國際社會更加關注中共針對台灣可能的動作,而俄羅斯與烏克蘭的緊張關系最近同樣大幅升級,在俄羅斯官媒的電視政論節目中,攻擊轟炸烏克蘭大城市的言論不時出現。

美國之音分析說,在這一背景下,俄中是否會有一些暗中交易,這也是外界關注另一個看點。比如,如果莫斯科配合中共對台灣動手,中共投桃報李,作為回報將承認克里米亞是俄羅斯的一部份。外界稱,那將是世界的災難。

不過,中俄雙方就此問題都沒公開報道。

中國與SWIFT合資  俄外長籲減少使用美元

出訪前拉夫羅夫還對中國媒體表示:「我們需通過提高技術獨立性,並轉移至使用我們本國貨幣和替代美元的全球貨幣支付,來降低制裁風險。」他強調:「我們需擺脫使用受西方控制的國際支付系統。」

特朗普總統在任時,曾提出可能利用SWIFT(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支付系統來制裁中共對香港民主自由的鎮壓,不過在今年1月16日,中共央行主管的4家機構,與總部設在比利時的SWIFT,聯合在北京成立合資公司「金融網關信息服務有限公司」,其中SWIFT持股55%。

這意味著美國要利用SWIFT來制裁中共可能性降低了。

這次中俄外長會談,焦點固然是未來中美俄三國的政治博弈,同時中俄兩國如何在經濟及貨幣政策上加強合作對抗美元,亦是重點之一。

早在2014、2015年盧布危機的時候,中共就和俄羅斯深化貨幣合作,2014年中俄簽訂為期三年、價值1,500億元人民幣的貨幣互換協議,為當時因烏克蘭問題受歐美制裁的俄國提供了外匯流動性。

2015 年,俄羅斯第三大石油生產商Gazprom Neft稱,在對中國出口石油上,已開始接納人民幣作為支付貨幣,開啟了「石油人民幣」應用的一個時機。

資料顯示,在2015年中俄貿易中,90%是用美元結算的;不過隨兩國共同加強本幣使用,至2020年首季,美元結算佔比跌至只有46%,首次跌穿50%關口。

中俄雙邊貿易額2020年達1,077.65億美元,連續三年保持千億水平。中俄貿易在俄外貿總額中佔比擴大至近20%,中國連續11年成為俄的最大貿易夥伴國,為俄羅斯第一大進口來源國和出口目的地國。

俄羅斯經濟還沒從疫情中徹底復甦,由於受糧食價格急升影響,俄國通脹升至5.7%,創逾四年新高,央行不得不提早加息。不過利率一升,對當地經濟復甦苗頭帶來負面影響。此時俄羅斯特別需要中共的幫助。

中美會晤後,中、美、俄三國都在積極行動,更大衝突正在醞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