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表示,近期完成的美國國防戰略,十年來首次將會被用於特朗普政府的軍隊改良。根據新戰略,中、俄對美國安全構成主要威脅,而不是恐怖組織。

據《華盛頓時報》報道,馬蒂斯在最近的一次講話中強調了戰略的重要性,他說,「沒有一個合理的戰略,即使最優秀的將軍、裝備最精良的部隊、最先進的設備,也不會起作用,除非你的戰略、你的行動框架能夠將所用方式、方法真正結合起來。」

馬蒂斯說,新戰略將中、俄視為美國面臨的主要威脅。在制定該戰略時,五角大樓戰略家將安全威脅進行了分類,承認目前的主要威脅來自中共和俄羅斯,而不是恐怖組織。

馬蒂斯說,如果你看看中國(共),其如何在南中國海破壞信任,如何利用掠奪性經濟的⋯⋯這些都是對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的「各種形式的攻擊」。

馬蒂斯說:「這是底線。」

他還表示,新戰略將會使美國變得更加強大。

美國兩大基礎力量

馬蒂斯回憶了他在2004年領導海軍陸戰隊攻破伊拉克,在幼發拉底河(Euphrates River)巡邏期間的一個經歷。當時他們進入了一個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地方。「第二天早上我想起來,美國有兩大基礎的力量源泉,那就是,靈感力量和威嚇力。」

他表示,很多次,美國的軍事行動運用了威嚇力,但有時候也運用了靈感力。

馬蒂斯說,在中途停留期間,他和一名會說英語的伊拉克恐怖分子交談。此人因企圖在馬蒂斯前一晚上經過的路邊設置炸彈而被抓。

該男子說,他不想讓外國士兵駐在伊拉克。「我尊重這一點。」馬蒂斯說:「我也不想外國士兵駐在我的國家。」

該男子問馬蒂斯,是否他將會被送到監獄。馬蒂斯說,他將會被送到阿布格萊布監獄(Abu Ghraib)。該男子問到,如果他在監獄裏是一個模範囚犯,是否會被允許移民美國。

馬蒂斯說,現在回想起來這名男子的話,深感美國的力量和靈感一路延伸到幼發拉底河西部。一名男子這麼恨我們以至於他企圖要殺我,他將會願意移民美國。

他說,這名男子的問題讓他感受到「美國鼓舞人心的力量」。美國即使在最差的時期,也仍被認為是「最好的去處」。

馬蒂斯說,五角大樓正在研究最新的武器技術和能力,但他同時也再次強調,有了最新技術但「也不要忘記靈感力和威嚇力。有時你在一個不完美的世界裏兩者都需要。」

中俄是美國主要反間諜威脅

美國國家反情報及安全中心(NCSC)主管艾凡尼納(William R. Evanina)說,中共在美國的情報行動是美國面臨的最嚴峻的國家安全威脅之一。

艾凡尼納在5月15日的參議院特別情報委員會聽證會上說,中共正在利用人類行動和網絡手段竊取機密,是美國最需關注的威脅之一,威脅到美國的國家安全。

「中共用全政府(whole-of-government)的辦法來應對美國,目的是增強其經濟和軍事發展,這本身就是個問題。」 艾凡尼納說。

中共越來越多地在美國部署非傳統情報收集者,包括工程師,科學家和學生。在網絡方面,中共間諜正在利用網絡滲透來識別和提取美國研究機構的寶貴數據。 給美國的就業、研究和資金帶來了損失,但卻為中共提供了率先面市的經濟產品。艾凡尼納說,中共已經將「我們的創造力、專有數據及商業秘密拿走。」美國的打擊中共盜竊技術的反情報力度一直缺乏。

「直到最近,中共利用其情報服務來推動其國家發展(從而破壞了美國的經濟安全),仍沒有(在美國)得到足夠的重視。」艾凡尼納說,「美國必須持續應對中共在美國經濟的大部份領域系統地盜竊美國技術,這給美國造成了關鍵的國家安全威脅。我們的經濟安全就是我們的國家安全。」

艾凡尼納表示,在過去的兩年裏,FBI和國土安全部都在加緊努力,針對中共的盜竊專有數據,向學術界和工業界提供安全意識信息和威脅簡報。

艾凡尼納說,2015年美國人事管理局(OPM)遭外國網絡攻擊事件為防範外國網絡間諜的威脅敲響了警鐘。《華盛頓時報》國家安全專欄作家Bill Gertz稱,中共從這次攻擊中,獲得了2200萬個紀錄,包括美國情報界的敏感信息以及美國安全官員的信息。

「情報界不再是對手攻擊的唯一目標和受害者,作為一個國家,我們必須意識到,我們的專有數據、商業秘密以及個人身分信息(都是目標)」。

艾凡尼納還說,俄羅斯的情報部門也對美國的國家安全造成了威脅,正如其對2016年美國大選干擾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