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8月2日正式退出美俄《中導條約》,並計劃在今夏晚些時候測試新型導彈。美國國防部長隔天表示,希望儘快將這些導彈在亞洲部署。美媒稱,新導彈更可能用來對抗中共威脅,而不是俄羅斯。

根據美國國會的一篇報告,美被鬆綁後接下來的可能動作會是中共最不願看到和深感焦慮的。

《紐時》:美將測試新導彈對抗中共

《紐約時報》8月1日報道說,到目前為止,特朗普政府還沒有測試違反《中導條約》(INF)的新型導彈,因為INF禁止測試。但據熟悉五角大樓計劃的美國官員稱,這種限制措施8月2日起隨著美國正式退出INF而被解除,美國新型中程導彈的首次測試可能會在數周內開始。

第一批測試,也許最早會在本月。美國預計測試一種經過重新設計,能夠從陸地發射的戰斧巡航導彈。目前的戰斧導彈都是從海上發射,因為受限制,美國一直無法進行陸上測試。INF禁止陸基發射導彈,但不禁止從船艦或飛機上發射的導彈。

報道引述美國官員的話稱,如果首批陸基戰斧導彈測試成功,它們就可以在18個月內部署,此外,美國也需要找到一個願意接收部署這些導彈的國家。

2003年1月,美國從海上發射的一枚戰斧巡航導彈。(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2003年1月,美國從海上發射的一枚戰斧巡航導彈。(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第一批測試之後,美國還會在今年年底之前測試一種新的移動式、射程在1,800至2,500哩的陸基彈道導彈。這將是一種全新的導彈。

《紐時》稱,特朗普政府官員表示,INF束縛了美國的手腳來應對中共威脅,而另一方面,俄羅斯也沒有遵守條約。

文章指出,美國即將測試的這些新型導彈不太可能被部署用來對抗INF的另一簽署國俄羅斯。相反,這些部署很可能是為了對抗中國(中共)。

前國家安全委員會首席核戰略師加里·薩莫爾(Gary Samore)8月1日表示,在亞洲,最有可能接收這種新型導彈部署的國家是日本和南韓。但任何這種舉動都有可能會激怒中國(中共)。

路透社報道,就在美國正式退出《中導條約》的第二天,國防部長馬克‧埃斯珀(Mark Esper)向外界發出信號,他更傾向於相對較快地在亞洲部署陸基、中程導彈。

「我更希望在幾個月內(部署)……但這些事情往往需要比你預期的更長的時間。」埃斯珀告訴和他一起前往悉尼的隨行記者。

《紐時》此前曾引述消息人士的話透露,美國很可能會將這些導彈部署在日本或者關島。因為在那裏美國擁有大型軍事基地,並且幾乎不會受到政治上的反對。

美國務院的聲明透露特朗普政府退出INF的真實意圖

8月2日,美國國務院發表聲明,宣佈美國正式退出INF。和之前一樣,國務院先是譴責俄羅斯不遵守INF,要為美國的退出負責。但在聲明的後半部份,國務院強調,特朗普下達的一個任務是開啟一個擁有多邊條約的軍備控制新時代,而不是之前的美俄雙邊條約時代,並明確指出,將中國(中共)納入談判,只有這樣,才能為全球帶來真正的安全。

「特朗普總統給這屆政府的任務是開啟一個新篇章,尋求一個超越過去雙邊條約的軍備控制新時代。」國務院的聲明說,「展望未來,美國呼籲俄羅斯和中國加入我們,(創造)為我們國家和整個世界帶來真正的安全成果的機遇。」

特朗普總統8月2日在白宮南草坪接受記者問答,有關美國退出INF的部份,特朗普說:「我們已經和俄羅斯討論了有關達成一個核協議的事情,這樣他們消除一些,我們消除一些。我們可能不得不把中國(中共)包括進去。」「我們排名第一,俄羅斯第二,中國第三。」

特朗普總統8月2日在白宮南草坪回答記者問題,包括《中導條約》。(Brendan Smialowski/AFP)
特朗普總統8月2日在白宮南草坪回答記者問題,包括《中導條約》。(Brendan Smialowski/AFP)

特朗普還表示,他確實相信會達成一個削減核武的協議。

「我確實相信,我確實相信這件事會發生。我們已經討論了這個問題。我和普京總統討論過了。我也和中國討論過了。」特朗普說,「我認為,我們將會在某個時候達成一個協議。」

美國國會下屬的美中經濟和安全審查委員會(USCC)在其發佈的一份報告中證實,特朗普政府退出INF其背後考慮的一個原因就是中國(中共)。

美國政府認為,長遠來看,中共是比俄羅斯更大的威脅。USCC稱,在過去的二十多年內,北京已經建立了一個超過INF約束範圍的可怕的導彈武器庫。

《紐時》稱,大多數專家目前評估,中國擁有世界上先進的常規導彈武庫,遍佈大陸。今天,在中國東南部部署的數百枚導彈其射程可覆蓋台灣。在其它地點部署的導彈可以擊中日本和印度,中國的導彈可以觸及到隸屬美國的關島。

中共軍隊的火箭軍引起了五角大樓和特朗普政府的關注。2017年,時任美國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哈里斯(John B. Harris Jr.)在對國會的證詞中說,中共的火箭軍控制著「全球最大,最多樣化的導彈力量,庫存二千多枚彈道導彈和巡航導彈。」

哈里斯還表示,由於美國堅持遵守與俄羅斯簽署的條約,而在這方面受到了束縛。「如果中國(中共)是簽約國的話,其95%的導彈都將違反《中導條約》的規定。」

退出INF為美國鬆綁 加劇中共焦慮

美國從2月2日起,正式啟動為期6個月的退出與俄羅斯在1987年簽署的《中程核導彈條約》(INF,簡稱《中導條約》)程序。該條約要求銷毀並禁止生產或測試所有射程為500至5,500公里(310至3,420哩)的「陸基彈道導彈和巡航導彈、導彈發射器及其相關的支持結構和設備」。

1988年,美國前總統列根和前蘇聯領導人戈巴卓夫在《中導條約》生效後後握手。(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1988年,美國前總統列根和前蘇聯領導人戈巴卓夫在《中導條約》生效後後握手。(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前國防部主管東亞事務的副助理部長鄧志強(Abraham Denmark)此前表示,中國(中共)不是INF的簽約國,一直在研發和部署比美國所能達到的更遠程先進導彈。他說,退出《中導條約》能為美國鬆綁,好讓美軍部署更有效武器系統應對中共威脅。

在美國啟動退出INF程序後,五角大樓3月11日宣佈,美國將對陸基巡航導彈系統的組件啟動「製造活動」。

「我們將開始組件的製造活動,以支持這些系統(陸基巡航導彈系統)的開發測試。」五角大樓發言人米歇爾‧巴爾丹扎(Michelle Baldanza)中校當時說。

巴爾丹扎還表示,這些製造活動在2月2日之前是受到《中導條約》所規定義務的制約的。

中共多次表示反對美國退出INF條約。分析認為,對於中共來說,退出INF條約會讓美國沒有了過去的束縛,這將會推進美國整體的核政策。USCC的報告說,美國的退出將會加深中共現有的焦慮。美國國防部的《2018核態勢評估報告》、《2018國防戰略》以及美國的《2017國家安全戰略》,這些都讓中共對美國更加堅定的核政策和防禦政策感到焦慮。

支持者認為,美國退出INF後,可以在東亞部署陸基導彈,從而加強華盛頓震懾中共在該地區的侵略行為,使該地區的局勢更加穩定而不是更加動盪。

美國退出INF具有戰略意義

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此前曾解釋了特朗普政府對中共導彈的評估,並暗示1987年簽署的INF在當前新形勢下已無法解決問題。他指出中共的導彈能力意味著「那裏有一個新的戰略現實」,而且INF條約現在已成為「多極彈道導彈世界中的雙邊條約」。

博爾頓認為,擁有一個只限制美國的軍備控制的協議,使美國在世界各地的許多朋友和盟友,以及美國駐軍面臨相當大的風險。

美國海軍戰爭學院戰略教授安德魯·埃里克森(Andrew Erickson)認為,《中導條約》只對美國進行了單邊約束,無法約束中國(中共),而中國(中共)卻在發展INF所禁止的全球最重要的導彈力量。「所以說,這個日益陳舊的(INF)條約沒有前途。」

分析認為,中共對美國被解除INF束縛後啟動新的導彈政策、開發核武器深感不安。也正因如此,或迫使中共走上談判桌,加入多邊協議。《國會山報》稱,特朗普宣佈退出條約,也可能是一種策略。他可能是想要重新談判一個符合美國要求的協議。

USCC報告稱,撤出INF條約將對美國旨在進一步將中國(中共)納入軍控協議的政策框架具有戰略意義。

對於外界擔心美國的退出可能會引發軍備競賽,特朗普多次明確表明,他想達成的是約束美、俄、中的協議。他表示,希望與中、俄首腦坐在一起,達成一份更好的協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