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近年來的毒品犯罪高發,販毒與洗錢活動相互交織滲透。在清洗毒資毒贓的洗錢犯罪案件中,不時會見到華人涉案。一個名為江敬東(Jingdong Jiang,音譯)的華人日前在紐約南區聯邦法院承認一項共謀洗錢罪。

根據起訴書,2020年5月緝毒署接獲線報,有販毒組織找人在紐約運送大麻,以及找「中介」清洗大約200萬美元的毒品資金,將美元兌換為人民幣。

與此同時,布朗士一名洗錢中介指示CS1(緝毒署線人)到布碌崙一個地方收30萬美元現金,雙方的接頭暗號是一美元,中介拿出一張一美元現鈔,將上面的序列號發給上家,然後將這一元錢交給CS1,待他開車到達布碌崙指定的地點時,就將這一美元鈔票作為交易憑證,交給對方的人進行「接頭」,這樣就能和上家安全地對接。

CS1在5月19日下午2點在布碌崙和販毒集團人員順利接頭,拿到一個裝有30萬美元現鈔的盒子,就離開了。CS1離開後,在暗中進行跟蹤和監視的緝毒署探員,看到江敬東和CC2(代號)走進附近一個公寓樓裏,乘電梯到了五樓,進了某單元,不久之後,江敬東單獨拿著另一個相似的盒子出來,上了一輛豐田車後離開。

江敬東的豐田車剛開到第一個紅綠燈,就被執法人員截停。調查人員在搜查他放在車裏的盒子時,又發現了約三十萬美元的現鈔,隨後將江敬東逮捕。這時,特意留在公寓樓五樓某單元的陽台上觀察的CC2見狀不妙,從陽台爬到屋頂逃走了。

探員在江敬東的起居室和睡房內發現了大量的美元現鈔,放在袋子裏和碗中。(取自南區聯邦檢察官起訴書)
探員在江敬東的起居室和睡房內發現了大量的美元現鈔,放在袋子裏和碗中。(取自南區聯邦檢察官起訴書)

探員在江敬東的起居室和睡房內發現了大量的美元現鈔,放在袋子裏和碗中。(取自南區聯邦檢察官起訴書)
探員在江敬東的起居室和睡房內發現了大量的美元現鈔,放在袋子裏和碗中。(取自南區聯邦檢察官起訴書)

探員在江敬東的起居室和睡房內發現了大量的美元現鈔,放在箱子、袋子裏和碗中。(取自南區聯邦檢察官起訴書)
探員在江敬東的起居室和睡房內發現了大量的美元現鈔,放在箱子、袋子裏和碗中。(取自南區聯邦檢察官起訴書)

探員在江敬東的起居室和睡房內發現了大量的美元現鈔,放在袋子裏和碗中。(取自南區聯邦檢察官起訴書)
探員在江敬東的起居室和睡房內發現了大量的美元現鈔,放在袋子裏和碗中。(取自南區聯邦檢察官起訴書)

另一批緝毒署探員到江敬東此前進入的公寓進行搜查,一個講普通話的女子開了門,探員在江敬東的起居室和睡房內發現了大量的美元現鈔,放在袋子裏和碗中,還有成堆的橡皮筋和點鈔機,兩把Ruger LCP .380手槍和子彈,這些手槍的序列號全部被抹除。

執法人員發現兩把Ruger LCP.380手槍和子彈,這些手槍的序列號全部被抹除。(取自南區聯邦檢察官起訴書)
執法人員發現兩把Ruger LCP.380手槍和子彈,這些手槍的序列號全部被抹除。(取自南區聯邦檢察官起訴書)

現場還有兩個裝有現金的大袋子,一個袋子上用便利貼標註了「Allen」,另一個標註了「阿Jay」。桌上還有一個分類帳本,上面列有多個名字,總金額為299,584美元。執法人員稱,根據過往經驗,這些分類帳似乎是毒品販子使用的分類帳和洗錢者追蹤資金流向的記錄。現場的物證也表明存在大規模洗錢。#

一個袋子上用便利貼標註了「Allen」。(取自南區聯邦檢察官起訴書)
一個袋子上用便利貼標註了「Allen」。(取自南區聯邦檢察官起訴書)

一個袋子上用便利貼標註了「阿Jay」。(取自南區聯邦檢察官起訴書)
一個袋子上用便利貼標註了「阿Jay」。(取自南區聯邦檢察官起訴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