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裔男子喬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的死所引發的抗議活動6月1日繼續在紐約市進行。

針對中共官方對此事的幸災樂禍,以及故意與香港民眾抗議遭警察鎮壓一事混淆視聽,美國政界高層給予明確回嗆;紐約幾位華人與政評人士也反駁了中共的說法,認為無論從警察的暴力以及示威者的暴力,在性質上有著根本的不同;並警告美國政府不能再忽視中共在美國本土滲透與宣傳的危害。

紐約市一些商家怕打砸搶的暴力示威者破壞店舖紛紛用木板釘上門。(奧利弗/大紀元)
紐約市一些商家怕打砸搶的暴力示威者破壞店舖紛紛用木板釘上門。(奧利弗/大紀元)

中共通過官媒和社交媒體在剛剛過去的周末,加大播放美國的暴力抗議場景,並宣傳混淆視聽的說法。中共央視譴責美國「鎮壓」爭取合法權益的少數群體;中共黨媒《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反問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和國務卿蓬佩奧稱,「北京是否應該支持在美國的抗議,就像你們美化香港的暴徒一樣?」

對此,奧布萊恩回答說,「我想要告訴我們的外國對手,無論是津巴布韋還是中國(中共),我們與你們之間的區別是:殺死喬治・弗洛伊德的警員將受到調查,將得到起訴,將會受到公平審判。那些想要走出去參加和平抗議的人們,也被允許向他們的政府尋求補償。他們不會因為和平抗議而被判入獄。」

「這是我們和你們(中共)之間的不同。當這種事情發生時,我們將會弄個水落石出⋯⋯而不會進行掩蓋。」

華人反駁中共說詞

旅美中國異見人士蔡桂華對本報表示,美國警察的暴力執法和中國以及受中共控制的香港警察的暴力執法不可同日而語,前者是個體的,後者是制度性的。

「美國這個警察的暴力執法是一個個體,香港的警察暴力是一個制度;美國警察暴力執法已經被聯邦政府的FBI逮捕和調查,並會在法律層面上審理,美國是個司法獨立的法治國家,甚麼事情甚麼時候都依法處理。

「中共指使的香港警察和大陸的警察,權大於法,沒有法律,警察暴力執法誰遭被捕了?誰遭調查了?他們想抓誰、殺誰,想怎麼就怎麼樣。像目前這樣的例子,如果中國民眾或者黑人在大陸被殺,殺人的警察能有甚麼後果?制度性的暴力是從上到下的暴力,警察不會承擔任何刑事責任。打死算白死。」

蔡桂華說,「再說香港的示威和這裏的示威中的暴力性質也不同。香港是普通老百姓上街和平遊行對抗暴政,有一些小的暴力反抗,根本沒有達到這裏街頭的群體性的打砸搶的程度。所以這次美國的事情和香港人民抗議在以上三個方面是有本質區別的。」

美國退役空軍准將、五角大樓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中國問題首席戰略家斯伯丁(Robert Spalding)將軍說,這次暴亂的背後來自境外勢力,具有中共因素,他在推文中寫道,「他們(的暴亂活動)得到中共、俄國人和其他(反動)人士的支持,這與我們這個國家無關,這與那些想看到美國被摧毀的國家有關。」

特朗普的推文也暗指暴亂背後有中共因素,他評論有的新聞媒體只敢就暴亂問題指責俄羅斯,卻不敢觸及中共,「又來了,假新聞。CNN在指責俄羅斯、俄羅斯、俄羅斯。他們(CNN)輸得很慘,評級很差! 附:因為他們需要現金,所以不能責怪中國(中共)嗎?」

對特朗普總統的資格推文,斯伯丁將軍回應了三個字母:CCP (中共)。

對此,紐約中國時事評論員張林表示,他懷疑這個組織的背後金主就是中共。

「中共用統戰手段在全世界收買了很多黑人,其中也包括美國黑人,警察抓的暴徒以及安提法(Antifa)組織的領導人普遍和中共使館關係密切。」

他說,「中共還派專人傳授他們共產主義理論和作戰技巧,他們名義上是『反法西斯』,背後都是中共,就是想從內部顛覆美國。」

蔡桂華認為,中共想利用這件事情阻擋特朗普連任。

「中共和美國的民主黨中的極左派裏應外合,異曲同工,趁此時煽風點火、興風作浪,創造和釋放這種政治暴亂信號,目的是通過這件事攪亂特朗普的選情,不讓他當選,最終破壞特朗普當政下美國正在恢復的普世價值觀。」

他說,中共的滲透有明暗兩種,明的就是微信這種社交媒體,暗的就是那些紅色媒體大外宣,「這是美國政府要抓緊處理的問題,已經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頭,掐斷中共進行煽動的渠道以及取締中共的大外宣,這已經成了刻不容緩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