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國會眾議院民主黨彈劾案代表(managers)2月2日提交了80頁的彈劾審訊備忘錄,認為應對前總統當勞·特朗普定罪。特朗普的辯護律師團隊也提交了反駁意見,認為彈劾違憲、特朗普無罪,應撤下指控。

眾議院上月基本按照黨派路線通過彈劾議案,指前總統特朗普煽動暴民於1月6日襲擊國會大廈,犯有「嚴重罪行與不檢行為」(High crimes and misdemeanors);特朗普成為有史以來唯一一位被民主黨把持的眾議院提案彈劾兩次的共和黨總統。

眾院疑選擇性引用對特朗普不利的證據

「經過幾個月傳播他的大謊言,即他在2020年大選中贏得了壓倒性的勝利,在2021年1月6日之前和當天,特朗普總統召集、聚集並煽動暴徒襲擊國會大廈,導致三名警察和其他四人喪生,威脅副總統和國會,並成功叫停了選舉人團的點票工作。」民主黨彈劾代表在發出的一份聯合聲明中寫道。

審訊備忘錄還列舉了特朗普1月6日在華盛頓的部份演講詞,作為他煽動叛亂的證據。例如,彈劾材料中稱,特朗普告訴追隨者「要奮戰到底,(否則,)你們就不會再擁有一個國家」(fight like hell [or] you’re not going to have a country anymore)。

對比特朗普1月6日的現場公開演講,特朗普是在談及他的團隊在法庭上挑戰選舉結果時所說的這一句話。「我們要奮戰到底。如果你不奮戰到底,你們就不會再擁有一個國家。」(We fight like hell. And if you don’t fight like hell, you’re not going to have a country anymore.)

審訊備忘錄引用特朗普的講話也存在選擇性使用的問題。比如他們引用特朗普的話說:「你們永遠不能用軟弱奪回我們的國家。你們必須展示力量,你們必須堅強。」(You’ll never take back our country with weakness. You have to show strength, and you have to be strong.)

但備忘錄中沒有提及特朗普的前一句話,這句話是特朗普針對準備挑戰選舉結果的國會議員說的,不是針對現場的集會民眾。

根據特朗普1月6日的公開演講記錄,他當時的上下文如下:「我知道在座的各位很快就會朝國會大廈進軍,和平地、愛國地發出你們的聲音……任何人、你想要的話,我想就在這裏,我們要走到國會大廈,我們要為我們勇敢的參議員和男、女國會議員歡呼,(但)我們可能不會為他們中的一些人歡呼那麼多。因為你們永遠不能用軟弱奪回我們的國家。你們必須展示力量,你們必須堅強。我們來要求國會做正確的事情,只計入那些被合法規定、合法規定的選舉人。」

眾院新增彈劾論點 彈劾卸任總統不違憲

眾院周二提交的80頁彈劾備忘錄還提出一個論點,說明為甚麼對已卸任的總統(平民身份)進行彈劾審訊符合憲法。

對參議員質疑最多的問題,彈劾卸任總統是否違憲,眾院的備忘錄表示,在參議院審訊特朗普符合憲法,因為憲法的制定者定製了前官員在離任後受審的前景;民主黨人還列舉了英國和殖民地歷史上前官員受審的例子。

「作為推翻國王的革命者,制憲者致力於保護他們年輕的共和國避免權力被濫用。根據英國和美國早期各州的彈劾歷史,他們會認為,像特朗普總統這樣的前官員可以因其在任時犯下的重罪和舉止而被彈劾和審訊,這是不言而喻的。」眾院的彈劾備忘錄中寫道。

特朗普律師反駁 公開發言受第一修正案保護

特朗普的彈劾辯護律師團隊則針對眾議院的條款逐一駁回,特朗普律師表示,首先,彈劾一位前總統是違憲行為,並呼籲參院撤下指控。第二,暴亂者是在特朗普發表講話前就計劃衝進國會大廈,如果參院給特朗普定罪將開創一個先例,可能會嚴重限制今後的政治言論。第三,特朗普始終站在譴責暴力的立場上。

律師團隊否決眾院彈劾代表的說法,指特朗普「戰鬥到底」的說辭與國會大廈暴力行動沒有任何關係,這一點有演講錄音為證;同時,律師也否認特朗普總統有意干預國會當時的選舉投票的點票工作。

律師們強調,特朗普1月6日在集會上的講話受到憲法《第一修正案》的保護。

特朗普的彈劾辯論首席律師戴維‧斯科恩(David Schoen)表示,「特朗普總統一直在譴責暴力事件。閱讀他的演講詞。(他)呼籲和平。這(國會暴力事件)與特朗普總統無關。」

根據《大紀元時報》整理的1月6日事件的時間線,在特朗普結束集會演講之前就已經有人闖入國會大廈。隨著事件的升級,特朗普當天整個下午在推特上連續呼籲和平與尊重執法。

事件發生後,特朗普譴責「暴力、無法無天和混亂」,稱那些「潛入國會大廈的人玷污了美國民主的所在地」。

之後,司法部和聯邦調查局(FBI)也宣佈,他們起訴了在事發前幾天密謀闖入國會大廈的抗議者,司法機構的指控也間接挑戰了主流媒體提出的特朗普在1月6日演講是煽動暴力事件的說法。

美國法律和情報專家也稱,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1月6日衝擊國會大廈的暴亂者是預先規劃和協調的,稱暴亂者是受當時1.5英里外對支持者發表演講的前總統特朗普煽動所致——這一關聯性已越發被削弱;而定罪的關鍵是特朗普是否提前知道國會山暴力事件的策劃,即使沒有特朗普那天的講話,暴力事件是否也會發生。

參議員反應 可能要求傳喚證人 延長審訊時間

共和黨人不滿民主黨主導的這場匆忙彈劾案,認為在沒有經過正當程序——無正式聽證會、無證據、無證人、無交叉問證——就對特朗普發起彈劾。

同樣的,民主黨把持的眾議院在不到2周時間內就將第二次彈劾案送交參議院,而且眾院這段時間還發生了:新總統祖·拜登(Joe Biden)的總統宣誓就職以及參院聽證拜登的數位內閣提名人。第一次彈劾案在眾議院手上待了4周。

「這次彈劾由眾議院那邊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和最簡化的進程提出」,參議院少數黨領袖米奇·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上月公開說,「(但接下來的)續集不能是參議院沒有經過充足的程序,就剝奪了前總統特朗普的正當程序,或損害參議院或總統職位本身。」

參議院司法委員會排名第一的共和黨人林賽·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周一(2月1日)已要求他的民主黨同僚儘早結束這場審訊,並警告說,如果他們在彈劾審訊期間傳喚證人,那麼共和黨人可能會要求FBI作證,延長彈劾審訊的時間。

「如果你打開麻煩罐子(open a can of worms),我們就會希望FBI介入、讓他們來告訴我們,人們是如何預謀這次襲擊的,以及國會大廈的安全究竟發生了甚麼問題。」格雷厄姆周一對霍士新聞說,「如果你叫一個證人,那麼你就會打開潘多拉盒子。」

按照參院的規則,只要開始彈劾案審訊,參院基本上就必須停止正在進行的所有其它工作。格雷厄姆已據此否決民主黨參議員迪克·德賓(Dick Durbin)提出的2月8日為拜登總統提名的司法部長人選梅里克·加蘭德(Merrick Garland)舉行確認聽證會的請求。

格雷厄姆在給德賓的信中寫道,在彈劾審訊前一天舉行為期一天的確認聽證會時間不夠。

參議院臨時議長帕特里克·萊希(Patrick Leahy)將代替最高院大法官約翰·羅伯茨(John Roberts)主持特朗普的彈劾審訊,正式審訊從2月8日開始。

審訊過程中,由眾議院推選的議員代表負責對總統特朗普提起訴訟,而總統特朗普的法律團隊將進行辯護,參議員擔任陪審員角色。整個彈劾過程歷時冗長,將安排每周六天、數周的辯護與審訊。

根據憲法規定,需要達到三分之二的參院贊成票,才能決定彈劾與否。

雖然目前沒有明確的數字表明,有多少共和黨參議員會認同特朗普的彈劾罪名,但基於眾院的全體投票情況以及參院的50對50新格局,要獲得參院共和黨議員一定數量的贊成票、最終對總統特朗普定罪的可能性仍極低。

45名共和黨參議員上月投票支持一項決議,稱參議院的彈劾審訊違反憲法程序,因特朗普已不再是總統。民主黨人需要獲得17名共和黨人贊同才能確保最終給特朗普定罪,目前,他們最多拿到5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