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爾街投資銀行在對客戶的建議中稱,投資者不必擔心針對特朗普總統的彈劾調查會對他的當前任期甚至連任機會帶來甚麼影響。

但同時,有華盛頓的政策分析人士表示,真正令人擔心的應該是,彈劾調查可能會為同北京達成的貿易協議,以及與加拿大和墨西哥達成已經談妥的協議的通過帶來阻礙。他們說,果真彈劾啟動,投資者也不用再期待任何新的、比如處方藥政策等等立法了。

據美國全國廣播公司財經頻導(CNBC)報道,周二(9月24日)和周三(9月25日),針對總統的彈劾調查消息傳出後,華爾街多家券商都急忙向客戶解釋,共和黨參議院不太可能判定總統有罪,但眾議院議長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所推進的彈劾調查的決定,可能會使特朗普的幾項關鍵貿易舉措陷入困境,其中包括通過《美國- 墨西哥-加拿大協議》(United States-Mexico-Canada Agreement – USMCA),以及與北京正進行的談判。

佩洛西於周二宣佈對總統進行正式彈劾調查,原因是越來越多的民主黨人對總統「濫用職權」的指控感到擔憂,這使她因最初的不情願邁出這一步而面對重大壓力。最近的民主黨的強烈抗議發生在傳聞總統試圖「強迫」烏克蘭總統調查前副總統喬・拜登及家人的指控之後。但特朗普對外公佈的電話記錄顯示,通話中並不存在所謂的「強迫」或「利益交換」。

周三,特朗普公佈了他與烏克蘭總統澤林斯基(Volodymyr Zelensky)的通話紀錄。股市對此反應平平。

分析稱,這項彈劾調查將會危及具有里程碑意義的《美國-墨西哥-加拿大協定》的批准,該協定是美國、墨西哥和加拿大之間重新簽訂的貿易協定。

雷蒙德詹姆斯金融公司(Raymond James)分析師埃德・米爾斯(Ed Mills)和克里斯・米金斯(Chris Meekins)對此寫道:「立法已死。正如我們之前所說的,彈劾將導致國會除了必須在規定的期限內完成的事情(比如為政府提供資金)之外,甚麼也做不成。」

米爾斯和米金斯還表示:「兩黨在藥品定價、基礎設施投資和可能通過新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USMCA)等問題上採取聯合行動的想法,看來在2020年大選之前都是行不通的了。」

鑒於新的彈劾風波及相關爭論,華爾街也將注意力轉向了簽署《中美貿易協議》的可能性問題上。

華盛頓和北京之間曠日持久的貿易戰仍然被一些人認為是市場的主要阻力之一,一方面是由於對價值數十億美元的對方商品徵收關稅,另一方面是由於在華投資的首席執行官們對此感到不確定,是否要轉移供應鏈和維護其它基礎設施。

儘管華爾街不斷呼籲做出部份讓步,但白宮堅決表示,在達成全面協議、以及對北京盜竊知識產權等問題進行修補之前,會繼續採取相關措施。

雷蒙德詹姆斯金融公司(Raymond James)分析師埃德・米爾斯(Ed Mills)和克里斯・米金斯(Chris Meekins)對此寫道:「從同北京的貿易的角度來看,這場彈劾調查可能獲得的勝利,是給特朗普帶來巨大壓力,迫使他最後不得不通過對北京作出巨大讓步的『迷你協議』(Mini deal),或者加倍讓步以迎合他的基礎選民。」

他們補充說:「特朗普在聯合國的演講中更猛烈地批評了中共……,聽起來不像是一個可能將達成『小型協議』的人。」「然而,前方的道路仍然非常不確定。我們已經多次看到特朗普總統在政治和股市不確定的時候,轉向促進貿易爭端朝積極方向發展的情況。」

根據美國貿易官員的說法,儘管兩國在今年春天似乎已接近達成協議,但由於中共違背了某些承諾,談判破裂。隨著爭端的加劇,美國將中共電信巨頭華為列入黑名單,禁止該公司從美國供應商那裏購買零部件。

特朗普周三對外透露,美國和日本在推動達成更廣泛協議的過程中,已經達成了一項有限的貿易協議。特朗普在紐約聯合國總部會見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時表示,協議的第一階段將為價值高達70億美元的美國產品打開日本市場。

但是,民主黨眾議院推動的彈劾調查將會如何影響特朗普的白宮任期,甚至2020年連任,仍然是一個有爭議的問題。

不過,包括紐約投資公司Keefe Bruyette & Woods的董事總經理加德納(Brian Gardner)在內的許多人都認為,啟動彈劾調查,對特朗普而言毫無風險,反而對2020年競選的民主黨人來說卻是風險巨大。

加德納指出,特朗普具有不可思議的、戲劇性地利用政治困境的能力。此外,最近的消息還可能會影響拜登獲得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提名的機率。

加德納說:「特朗普先生有一種獨特的能力,可以扭轉政治困境為己所用,如果眾議院對他進行彈劾,我們認為,這可能會對民主黨產生相反效果,並有助於特朗普先生的連任前景。民主黨人可能會輕易地玩過火,製造一種反作用力,使共和黨人團結起來。」#